株洲网

首页 > 其它频道 > 情感 > 正文

一个人躲在卑微的角落里哭泣

    ◆记者 伍墨

    倾诉人:落小漠

    年龄:24岁

    倾诉地点:爱神婚介

    我曾经的角色

    晴是我的闺中好友。跟许多好姐妹一样,我们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大概在4年前,晴认识了Y。我不只一次地劝她分手,甚至争吵过几次,因为Y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每次晴都坚信Y是真心爱自己的,他之所以还没有跟老婆离婚,只是迫于孩子还小。

    对于这些话,我是不信的,这样的爱情注定没有结果,而且是不被祝福的。我不想看着我的好友这样被人欺骗,越陷越深。但是有时候晴很偏激,我也怕伤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我劝不动晴,也没有办法去干涉更多,相反在现实生活中,因为晴的关系,我对Y还是挺客气的。除了偶尔一起吃吃饭,期间几个人还出去玩过两回。

    因为比我们都要大许多的缘故,Y看起来成熟稳重,比身边的那些同龄人有魅力许多。我跟晴都属于那种没什么安全感的人,我想,晴应该是看重了这一点吧。他是晴的男朋友,免不了要见面,慢慢地,大家成了朋友,至少表面上都挺和气。晴跟Y有时候也吵,闹得不可开交,我心想这样下去他们总有一天会分的,只是没想到分分合合的,走了3年多。这3年多里,我充当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亲眼目睹他们之间的许多,从开始的劝说到后来的默认,我想,我在他们身上确实有看到属于他们的爱情。

    其实,这中间我也受过一些委屈,Y第一次决定去晴家里,他俩拉上了我,而且让她家人误以为Y是我的男朋友。我为他们打着掩护,心里暗自难受。类似这种事曾经不止一次地发生着,但慢慢地,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我发现一路走来,我时刻在他们面前妥协着。一开始是基于跟晴的友谊,后来也就无所谓了。

    直到去年6月份,他们正式分手了。原因很简单——晴家里给她安排了相亲,她也觉得自己耗不起了,24岁了,一个女孩子还有多少青春能够等待?对方是株洲本地的一个男孩,在市区有一套月供房,个人条件也不错,相完亲后,她跟我说这回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分开了。

    他们分手之后的反应很奇怪,晴没什么过多的情绪,也许是因为找到了新的寄托吧,可Y完全相反,他很低落,时不时地给我打电话问晴的事情。我当时也刚刚结束一段感情,心情并不怎么好,我不想卷入他俩的事情中去,但是几年的相识相处,我也不想看到Y太过于伤心,只能说一些宽慰的话,默默地祈祷着一切都能好好的,晴能重新开始,Y会好好地回到家里去,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心里明白不行,但还是做了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忘了是从什么事开始,Y打电话给我不再是因为晴,只是很单纯地跟我聊天,后来我们一起看电影、吃饭,相约出去散心……那段时间,他的心情有了很大的转变,我心里也有了一种成就感,慢慢地有了种很微妙的感情渗透在里面。Y开始有意无意地让我陪他去他儿子学校,偶尔向我说一下他的行程,如哪天要去某市,什么时候约了谁在某个地方吃饭,有时候出远门,借口说一个人开车容易犯困,说让我陪他在路上聊天。我的心一直很纠结,我很明白再这样下去我们只会越走越近,我反问自己,难道要走当初晴走过的路?而我以后又该如何去面对我这最好的朋友?我也清楚地感觉到,我无非就是成了晴的一个替代品。因此,我一直有意地保持着两个人的距离,在心中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能失了分寸。但我好像不能受自己控制,我明明那样清楚,却一再地跟他牵扯不清。

    时间过得很快,晴订婚了,订婚时我也参加了。那天晚上,我和Y还和往常一样在网上聊天, 他丝毫未问及晴订婚的事,我心里不由得暗自高兴。突然,他说了一句想见我,我问为什么,他没回答,他问我做他女朋友行不行,我只回了一句话“不以结婚为目地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他沉默,尔后说在楼下等我,我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下楼了。我们去了风光带,秋天的晚风吹得人很是舒服,却也略带一丝寒意。我们聊了很多,也聊了很久,他给我描述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其实我心底里是不相信的,但还是感到了一丝幸福。我是不是很傻?我当时甚至想过这些话他是不是也跟晴说过?

    他周旋在我俩之间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戏剧化,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

    就在第二天,在我跟Y好了之后,晴便毁婚了,她哭着回来找Y。Y问我他该怎么办?我当时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不惜毁婚来找他,可见Y在她心里的份量。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又怎么忍心看她伤心,让她再受打击。当昨晚的一切都没发生是我惟一能做的……

    在我以为一切又会回到原点时,Y打电话来了,他说他不想去见晴,他不想再和她有什么。其实我明白的,他这么说只是来安慰一下我,3年的感情哪是说代替就能代替的呢?接下来,Y在我面前对晴的每一句关心,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怜爱,那么的在乎,让我无法再有任何的期待,也不敢再有任何希望。我只希望时间能够回退,让一切都不曾发生,我还是原来的我,他也还是原来的他。

    可是所有的事并不是我一个人能控制住的,他瞒着晴周旋在了我俩之间,他不断地给我保证着他的心会一直在我这里,现在只是出于一种同情才会去关心晴。我的罪恶感在一天天的加重,我没办法面对晴,我也没办法面对自己想要留住Y的心。这样的日子我过得太压抑,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说,也无法全身而退,因为Y一直不断地承诺。

    觉得自己爱得好卑微

    这样的日子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晴发短信过来问我“爱Y吗”,我给她回了四个字“心甘情愿”。我不明白那到底是不是爱,晚上一个人想他想到哭,白天常常看着手机发呆,只怕错过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可以原谅他任何的失信,看到任何一点小事便第一个会想到他,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里,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静静地等待,等待着他那些所谓的承诺,接受着那些所谓的关心,但自己却依然心甘情愿。

    她骂我贱,我认了,我道歉,她说她后悔把我当最好的朋友。我哭了,我把自己锁在家里足足哭了一晚,第一次发现原来结束一段友情也可以像结束一段爱情一样痛彻心扉,种种记忆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且无法告诉对方原来自己是那么那么的不舍,想乞求她的原谅。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自己太过于天真,而我彻底失去了这一段维持了5年多的友情。

    事后很多天Y都没有主动来找我,我以为不仅仅是我失去了晴,Y也同样失去了她。但我想错了,他们又在一起了,这是十几天后Y亲自和我说的,他说他们又在一起了,但只是暂时的。他说他没办法,晴以死相逼,他说他总有一天会和她好好谈,一定会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好,让我先缓缓。我很平静,平静得自己都觉得害怕,我说挺好,在一起就好好过,你们的事我不想再掺合进来。说完后平静地离开,回家后蒙头大哭,好像要把这几个月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满全都要一次性发泄出来。

    他要我等,他从一开始就要我等,等了这么久我等到了什么,和他在一起听她和他打电话聊天,和她在一起听她说她和他曾经的相爱,我能做的只是一个人躲在卑微的角落里哭泣,一个人静静地等待。

    现在,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忘记,忘记他们所有的一切,可我能做到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