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巾帼公交线”上的酸甜苦辣

“晚上回家,儿子睡了;早上醒来时,儿子上学走了”

程建明的微笑含蓄了点,但很温暖。坐上她开的车一定很舒心 记者 张媛 摄

程建明的微笑含蓄了点,但很温暖。坐上她开的车一定很舒心 记者 张媛 摄

陈科爱笑,笑的时候两眼弯弯,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女 记者 张媛 摄

陈科爱笑,笑的时候两眼弯弯,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女 记者 张媛 摄

株洲网讯(记者 洪会强 实习生 贾娟娟 通讯员 殷滋)微笑、认真,她们用过硬的本领、执著的信念、坚强的意志书写着自强自立的人生。她们,是T33路公交上的开路者;她们,17年来获得国家省市荣誉20多项;她们,是17名美丽大方的女公交司机。

明天是国际“三八”妇女节,她们没有休假,和所有的男公交司机一样,依旧开着车穿梭在建设南路、新华东路和中心广场等繁华地带。今天,让我们来聆听她们的故事,感受她们的酸甜苦辣。

对乘客

她们用微笑化解矛盾

下午3点半,在芦淞区经世皇城T33路公交始发站,陈科将公交车停下后急忙拿着拖把将车内拖了一遍,然后拿着1000ml的水杯,到公交调度室倒开水。“这下车厢内干净多了。”坐在调度室内,她笑着对值班的同事说。

穿着工作服,大眼睛双眼皮,皮肤白晰,一米六左右的个头,陈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陪同我们的巴士公交公司运营二部副部长冯湘说:“陈科漂亮吧?今年都46了,她年轻的时候更漂亮。”

说起工作,她说,自己22岁考取A照,23岁开始在公交车上当售票员,半年后开公交车。1997年,T33路正式组建全市唯一的“巾帼公交线”,她成为其中一员。

开了23年公交车,陈科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乘客。这条线路因经过中南蔬菜批发大市场,乘客多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买菜乘坐,记得有一次,一个20多岁烫着黄头发的小伙子,叼着香烟上车,烟雾缭绕,老年乘客们呛得直咳。

陈科通过喇叭告知车内不能抽烟,没想到年轻人不但不听反而大声说:“不就是开个破公交,牛X啥,抽根烟也不行了。”到了站,小伙子甚至朝车门上打了一拳头,满脸怨气地下车了。

公交是为乘客服务的,忍耐、微笑是必须的。陈科心里憋屈,可依旧心态平和地开着车。但不是所有的女司机都能这样忍受,有的甚至工作不到半年就放弃了。

程建明从创建“巾帼线路”就开始开公交了,43岁的她特别爱笑,她的乐观都体现在了笑里。一次一乘客没带零钱,直接投了10块钱,站在门口收取其他乘客的零钱,但只收了6块钱,这个乘客有些不耐烦,要程建明赶快帮她把剩下的4块钱取出来,可是程也没办法。

车到了终点站,程建明看到这名乘客还是不满意,就和对方开起了玩笑:“我给你5块钱,算我请你坐车了。”乘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钱不要了,你都笑着跟我这么说了。”

对家人

她们满心愧疚

“小陈,吃饭了吗?”陈科说,开车时间长了,乘客大多都和她认识,这样一句简单的问候都会让她开心一整天。她说,对于公交车上的乘客,她问心无愧,可是对于家庭,尤其是孩子,自己做得太少了。

“我们是上一天班休息一天,早上4点45分起床,5点45分发第一班车,晚上7点40分最后一班车发车,回到家已经是夜里将近10点。“晚上回家,儿子睡了,早上醒来时,儿子上学走了。”陈科说,她老公在铁路上班也是倒班制,两人顾及不到儿子,儿子从小到大都是他姥姥带着,和姥姥最亲。

“现在儿子读大二了,今年寒假回来,他跟我说心里话,说从小到大,我和他爸爸共参加过他的家长会三次,他最拿手的饭就是方便面加火腿肠,吃起来也挺香的,小时候去哪里玩,也是姥姥陪着。”陈科说,想起这些,她的鼻子直酸。

看到陈大姐的内疚,程建明也深有体会。“我和老公都是公交司机,儿子小的时候,我到公司接班,顺便会把孩子交给老公。我从来不敢给家人和孩子承诺,怕食言。”程建明说着眼睛湿润了,“我儿子18岁了,他跟我说,要是你和我爸不是公交司机多好,你看我们家照片,我们三人在一起的特别少。”

除了女司机们的奉献之外,职业病也随之而来。在聂安工作的13年中,因缺乏锻炼,颈椎病、胃病、腰椎病让她苦不堪言。甚至,夏天,长时间开车,很多女司机患有多种妇科病和便秘。“长时间开车,男司机都受不了,你说我们女的会怎样,没有一个女公交司机的颈椎是好的,就希望早点退休。”聂安半开玩笑地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