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警方揭开农家乐神秘面纱 抓捕“吸毒”11名男女

“他们带我吸毒 我恨他们”

编者按

    毒祸猛于虎

    今天我们讲述的两个涉毒故事,故事中的人往往是怀抱好奇与侥幸心理去接近毒品的。一是11名男女躲在农家乐大院包厢里集体吸毒,其中一对还是夫妻,双双吸食,面对警察的讯问,居然认为“吸一点能助兴,只要不上瘾就没事”。一是吸食毒品产生幻觉的小伙,想戒戒不掉,只好一边享受快感,一边痛骂毒友。

    在毒品这张血盆大口面前,毁掉的不只是吸毒者本人,毒品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也是无以复加的。

    经营不善的农家乐,背靠山丘,高墙铁门内的大院杂草丛生已有好几个月,可从3月初开始,萧条的大院逐渐恢复了人气,只是外观装修依旧残破,且来来往往的人格外低调且神秘。这不同寻常的“繁华”引起了天元警方的注意。

    3月20日晚上,马家河派出所的10多名民警、辅警悄然而至,揭开了这个大院神秘的面纱。

yanjing_140383_b

 

    夜色中

    抓捕行动悄然开始

    晚上9点多,一辆民用牌照车、两辆警车来到大院附近。按照预先制订的方案,如果大院外有望风者,民警就不动声色地迅速将其拿下,再对目标包厢进行包抄。但从现场观察到的情况看,院墙内外并没有可疑人员。

    强攻大院铁门容易打草惊蛇,民警决定从围墙翻入院内,水泥围墙上方镶嵌了不少碎玻璃,民警只能带着手套一块一块将玻璃拆下。

    “这个地方原来是个农家乐,因经营不善,已经萧条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3月份开始,这里又热闹起来。”马家河派出所所长欧阳升介绍,他们在行动之前对目标地点进行了秘密调查,发现该农家乐一楼有个包厢最近进行了重新装修,还增添了打碟机等设备,从装潢风格来看,像是个高档KTV,或者说是嗨吧。

    这绝不寻常——地处偏僻、隐藏在铁门大院之内、外面没有招牌,仅仅对一个包厢进行了装修。

    警方嗅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根据事先的调查,包厢的出口只有一个。

    包围、破门、所有人不许动,警方顺利进入包厢,在第一时间控制住了场面。

    包厢内11人涉毒

    包括两对中年夫妇

    包厢里霓虹闪烁、音乐震耳欲聋,在酒精作用下,15个男女尽情发泄着。警方透露,经过调查,其中有11人(4女7男)吸食了毒品,基本都是30-50岁的中年人,其中还有两对夫妻。嗨吧的经营者晏某也在其中。

    现场所有的男女都不是天元区人。20日下午,15人中的几个人先聚集在一起吃饭,席间大家得知曾某(男)最近签了一笔大单,利润应该相当丰厚,朋友潘某(男)“策”他请客,这样有进有出,财源才会滚滚来。

    曾豪爽地答应了,并拿出了3200元钱给潘,让他组织人、安排场所,把活动组织好。晏某就在席间,于是就邀请大家到自己的场子里“乐一乐”。

    潘某收下3200元钱后,表示自己也可以为活动做点贡献,大家心领神会。

    潘某说的“贡献”就是毒品,他交代,这些毒品是很久之前从一个醴陵人那里买来的。

    尿检证实,潘某的妻子也吸食了毒品。她承认知道丈夫有吸毒的现象,丈夫跑货运,走南闯北要跟形形色色的人交往,沾染这种习惯也难免。潘妻天真地认为,偶尔吸一点只是增加活动气氛,只要不上瘾就没什么大事,去年年底,丈夫过生日时,她为了助兴也一同吸食了。

    不要让还在读书的孩子知道,不要通知任何家里人,这是潘某夫妻对民警的请求。

    所长欧阳升介绍,从警之后,他接触过很多因毒品造成的悲剧,有白发老人老泪纵横地请民警送唯一的儿子去强戒、有花样年华的大学生抱着好奇心态试一试,结果深陷毒瘾,毁了前途,“毒品是碰不得的,不要相信什么好奇、试一试、偶尔吸一点就不上瘾的说法。”欧阳升说。

    截至记者昨晚发稿前,警方透露,因为涉及人员较多,调查工作还在继续。

    (首席记者 李卉 通讯员 刘峥嵘 袁蓓)

    相关新闻:吸毒后 觉得“有人要杀他”    他报了警  后又将警察当成杀手

    等到自己越陷越深,他才惊觉吸食毒品上瘾,戒是戒不掉了。无数次,经不住煎熬,他一边享受吸食麻古的快感,一边痛骂当年带他吸毒的人。

    昨天,荷塘区检察院依法对叶新(化名)提起公诉。

    吸毒后

    产生幻觉“有人要杀我”

    2013年9月16日夜,叶新又一次吸毒后,恍惚看到那个曾带他吸毒的“仇敌”绑架了他,要割了他骂人的舌头,还要一刀结果了他。

    极度惊恐中,叶新拿起电话,哆嗦着拨打了110……

    月塘派出所民警在合泰一家小旅馆找到了叶新。桌上有自制的吸毒工具,原来“90后”的叶新,已有近一年的吸毒史。

    仿佛见到救星,原本缩在墙角不住发抖的他,一下扑过去,紧紧揪住民警手臂,惊恐地说:“他们要杀我,你们快救我出去。”

    民警将叶新带回派出所协助调查。不料,警车行驶途中,叶新的幻觉又发作了。这一次,两位民警成了他脑海中的“杀手”,要将他带去荒郊野外活埋。

    “你们是假警察!”坐在后排的叶新突地探身抢夺方向盘,并掏出手机,猛砸民警头部,迫使警车急停。

    拉开车门,叶新向反方向奔逃,紧追而来的两名“杀手”将他摁倒在地。叶新奋力挣扎,手脚被压制了,仍强扭过头,在民警肚子上狠咬一口。

    “他们带我吸毒    我恨他们”

    被带回派出所后,叶新仍在尝试“逃命”,一直过了近3个小时,才逐渐恢复神智,承认自己吸食了半粒麻古和冰毒,产生了幻觉。

    叶新中学毕业后,和朋友一起,从益阳辗转来到株洲打工,结识了一帮酒肉朋友。“是他们害了我”,他说,2012年7月,在朋友的怂恿下,他第一次接触了麻古,“飘飘欲仙”的滋味,难以形容,也让他暂时忘记了囊中羞涩的困扰。

    叶新说,他知道毒品不好,最初,和这群人在外面玩乐时,他们吃摇头丸等毒品,他并不参与,但相处久了,每次“溜冰”,朋友都邀他一块,若一直推拒,他觉得“不好意思”。

    到了想戒,却戒不了的时候,叶新开始痛恨这群朋友,“做梦都想把他们暴打一顿。”等毒瘾一犯,只能一边骂娘,一边哆嗦着,一头栽进“烟雾”里去。

    (记者 伍靖雯 通讯员 易莱香 袁芳 孙续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