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满山金银花被“偷”采一空 谁干的?上至耄耋下至孩童

事发醴陵新阳乡,种植户直接损失达十余万元 当地政府已介入调查

11

12

▲徐大乾望着被采光的金银花,一年的辛劳付之东流 记者 温琳 摄

株洲网讯(记者 温琳  实习生 李圣鹏) 醴陵市新阳乡湖潭村北部有一块山地,从没如此热闹过:从上周末开始,村民们上至耄耋、下至光屁股孩童,一个个背着篮子提着袋子,不约而同地来到这座山头。他们要干什么呢?原来,这山上种植了“宝贝”——金银花,他们以为种花人已经采摘过一轮,剩下的就跟山林里的野蘑菇一样,谁采到归谁……

种植户赶到,金银花已经寥寥无几

种花人是谁?徐大乾是株洲神农人和科技公司(下称“神农公司”)的总经理,公司在湖潭村承包了400亩山地,那是村里的5个山头,山上种满了忍冬。

忍冬的花初开为白色后转为黄色,名叫金银花,是一味清热解毒的良药。今年是第四年,4个山头在公司基地附近,一个位于村北的山头,离公司基地有1公里远,照看比较麻烦。

每年5月底6月初是忍冬的花季,徐大乾要赶在开花前采下花苞,没开花的金银花药性最好,市场上能卖个好价钱。

每年忍冬花季前几天,是徐大乾收货的季节,他会在村里请工人,采摘金银花,先是村北山头,然后是基地附近。今年村北山头的金银花,开花时间有些延迟了,他改变了计划,先采基地附近的山头。

前一天的清晨,徐大乾来到村北山头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感到震惊,金银花已经被采摘殆尽!

村北山头的金银花被谁采了?徐大乾很快有了答案。

村民:我们占点便宜怎么了?

村北山下有一所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说,上周末,山上来了不少村民,他们提着袋子背着篮子,上至七八十岁老人,下至五六岁小孩,纷纷上了山。

“他们好像去采山上的金银花。”这位老师说,可是这座山已经被私人承包了,山上的金银花怎么能采呢?

“他们不是采过了吗?我们怎么不能采。”一名农妇理直气壮地说,神农公司承包了村里的山岭,每年给村民的福利又很少,“村民占公司一点便宜怎么了?”

像该农妇一样,村里大多数人不知道,神农公司没采过村北山上的金银花。根据往年的经验,看到公司雇人在基地附近采,就以为村北荒山已经采完一轮了,他们去捡一点剩下的,拿回家泡茶喝,就像山里的野蘑菇,谁采到归谁嘛,“没想到山上这么多金银花,采都采不完。”

“村北山上有很多金银花”的消息在村里不胫而走,附近的村民纷纷赶来,有的叫上全家,有的拉上同学,两三天的时间里,村北山上的金银花被扫荡一空,等到徐大乾赶到,藤头上的花苞已经寥寥无几。

徐大乾痛心地说,村北山上共有6000多株忍冬,往年至少能产5000公斤金银花,烘干了也有1000多公斤,根据市面上金银花每公斤百余元的价格,直接损失有十五六万。

部分村民退回金银花,乡政府已介入协调

“这是侵占他人财产,是违法犯罪行为。”看到村北山上的金银花被村民们扫荡一空,徐大乾非常生气,他立即向当地警方报警,“一定要严肃处理”。

为此,民警还一家一户的跑,这让村民们有些慌张,不少村民承认上山采摘了金银花,“不过都是老人、小孩贪图便宜”,他们还将采摘的金银花送回,送来的金银花没有及时烘干,显得黑乎乎的。

根据当地警方调查,目前已经有40多户居民,承认上山采摘了金银花,警方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具体处罚还要与上级部门商议。

此事还引起了新阳乡政府的高度重视,昨天,副乡长刘宁波闻讯后,特意赶到湖潭村。

“上午,我还带着村干部找公司商议此事。”刘宁波说,村北山头位于两村之间,是比较难管理的地方,加上神农公司与当地村民有一些矛盾,所以村民想到占公司一些便宜。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首先要教育小孩。”昨天,刘宁波跑了附近几个村的小学,让老师教育学生,不要再到湖潭村北的山上采金银花了,哪怕父母带去都不行。

村民侵占金银花一事如何处理,乡政府暂时没有答复。刘宁波说:“目前正在商量此事,会尽快给神农公司一个答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