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本埠热点 > 正文

两块青石碑讲诉醴陵城640年变迁

石碑共四块,七百余字,另外两块可能还埋藏在醴陵老县衙旧址

1

2

                           ▲《重修醴陵县政府记》碑刻 记者 温琳 摄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温琳 李军 实习生 李圣鹏)醴陵市公安局将要搬迁了,那里原来是醴陵老县衙旧址,由于担心搬迁会对地下文物造成破坏,醴陵市文物局专家日前进行了一次调查勘探,发现了两块青石残碑。

经过醴陵市文物局考证,两块青石残碑可能系《重修醴陵县政府记》石碑,上面不仅记载了醴陵600多年的历史,还控诉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军的罪行,对醴陵县城变迁具有重大的考古意义。

何人撰写?

撰写者为当地文人廖公侠,县志编撰人之一

据醴陵市文物局文保股股长肖邦祥说,他们在一栋老房子水沟里,发现这两块碑刻。两块碑刻保存完好,1米多长,半米多宽,全文为繁体正楷字。经过醴陵市文物局的考证,这可能是民国三十六年,也就是1947年,由廖公侠所撰的《重修醴陵县政府记》。

廖公侠是何许人?肖邦祥介绍,廖公侠是醴陵当地的文人,民国初年文学政治团体南社的会员,还是民国版《醴陵县志》的编撰人之一。

令人遗憾的是,根据民国版《醴陵县志》记载的内容,碑刻至少还有两块。肖邦祥猜测,另外两块碑文极有可能还在县衙遗址的地下。

有何内容?

640多年里,醴陵城曾遭4次大灾

根据史料记载,醴陵建城于两汉,由于时代变迁,醴陵城址曾数次迁移。肖邦祥说,这两块碑刻虽然记载的是县衙的历史,却反映了醴陵县城的兴废与变迁。

根据碑刻记载,醴陵县衙始建于明洪武二年,即公元1369年。在此后的640多年里,县衙曾四度被毁重建。肖邦祥说,这相当于县城曾遭4次大灾,既有天灾,也有人祸。清朝康熙年间,吴三桂曾火烧醴陵城;道光年间,渌江大水,水淹整个醴陵城,城中房屋多有倒塌;民国七年,袁世凯废止《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护法战争打响,醴陵城被北洋军焚杀劫掠;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醴陵,纵火焚城。

“尤其是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这场大火,碑刻中记载了当时醴陵被焚的惨状。”肖邦祥说,日军在城中纵火,大火烧了好几天,城中房屋尽成灰烬。抗战之后,醴陵城得以重建,县衙也焕然一新,两块青石碑文便诞生于当时,“可惜建国以后,老县衙被拆毁,只剩下市公安局门口的两堵红墙”。

根据廖公侠所撰的《重修醴陵县政府记》记载,醴陵老县衙始建于明太祖朱元璋洪武二年,县衙的建成说明现在的醴陵城,至少可以追溯到明朝朱元璋时期。

考古人员根据近年来的考古发掘,在醴陵西北方向的板杉乡,还发现一座古城遗址,而且遗址是由两个时代组成的,一个是西汉一个是东汉,据考证那是汉代的醴陵古城。至于汉代至明朝之间的1000多年,醴陵城址的位置,肖邦祥说,他们还在寻找中。

如何保护?

找到另外两块,将在县衙旧址竖立

“两块青石碑刻,保存完好,书法精湛,字迹清晰。”肖邦祥说,这是反映醴陵历史很珍贵的文物,目前已经被醴陵市博物馆收藏。

肖邦祥说,他们将继续对醴陵老县衙旧址进行勘察,看能不能找到另外两块碑刻,如果能找到,他们会请湖南省文物局的专家进行鉴定,如果碑刻确实是文物,他们将在老县衙旧址上,重新竖立起完整碑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