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英国医生用闻气味的细胞修复脊髓 帮助瘫痪4年的男子下地行走

医学专家:这一技术为治疗中风打开了一扇门,比“人类登月更让人激动”

绿色部分为嗅觉球

在康复期间,配合物理训练,费迪卡恢复得很快。术后半年,他已经可以在平行支架的帮助下行走了。

4年前,保加利亚男子德雷克·费迪卡遇袭,脊髓严重受损,导致他下半身瘫痪。最近,英国科学家通过神经重生技术,为费迪卡修补了脊髓。现在,他已经能在器械的辅助下行走。

严重受损的脊髓在过去被医学专家认为是不可修复的。因此费迪卡能够再次行走,在他们眼中比“人类登月更让人激动”。

负责嗅觉的细胞修复了脊髓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1日报道,费迪卡今年40岁。在受伤前,他是名消防员。2010年,费迪卡遇袭。歹徒反复用刀捅刺他的背部,差点完全割断了他的脊髓。这场袭击让费迪卡胸部以下身体失去知觉。医生曾对他进行物理疗法,但费迪卡丝毫没有康复的迹象。

2012年,费迪卡来到波兰弗罗茨瓦夫市的阿克隆神经康复中心,并在那里接受一种新疗法。这家医院与英国尼古拉斯脊椎损伤基金会等有合作。来自英国的医学专家成功将他鼻内负责传送气味到大脑的嗅鞘细胞,移植到脊髓内。这种细胞被认为能使其周围神经纤维不断重生。

奇迹慢慢出现。治疗开始后三个月,费迪卡感到自己的左腿肌肉有了感觉;半年后,他已经能在平行支架的帮助下缓慢行走;而现在,费迪卡已经恢复到偶尔能在器械的辅助下外出行走、甚至开车的程度。

BBC《全景》节目记录了费迪卡最近一年的恢复状况。在他看来,自己能够恢复行走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说:“当你无法感受到你的大半个身体,你会感到无助;而当这些身体的感觉重新回来的时候,你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样。”

他们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负责嗅觉的神经元回路,可能是我们身体内唯一能够自我再生的神经系统。每当我们呼吸的时候,空气中带有各种气味的分子会接触我们鼻内的神经细胞。通过这些细胞,气味所包含的信息传递到了鼻腔最上部的嗅觉球,并最终将信息传递给大脑。

在与气味不断接触中,负责嗅觉的神经细胞每时每刻都可能被破坏。而正是嗅觉球内的嗅鞘细胞帮助它们不断重生。正是基于这种特性,让英国医学家联想到,用它来修复脊髓。在费迪卡最初的手术中,医学专家摘取了其中一个嗅觉球(人体上一共有两个嗅觉球),并将它作为嗅鞘细胞的培养皿。由于细胞本身就取自费迪卡本人,因此不用担心移植过程中会出现排斥反应。这被视为是整个治疗最关键的突破点。

费迪卡脊髓受伤部位在左边,出现了长约8毫米的残缺部分;右边的脊髓只剩下薄片。为了帮助修复,专家们从费迪卡的脚踝处取下4条神经组织,在残缺部分搭起了“支架”。然后,专家将取自费迪卡体内的约50万个嗅鞘细胞,分100次微注射进入他脊髓伤处的上下两端。专家们希望,嗅鞘细胞会沿着脚踝神经“支架”不断生长。

术后,费迪卡恢复的肌肉、行动能力也大多是左半边身体。由于大脑通过左半边的脊髓控制左半身的行动,医学专家据此相信,费迪卡的康复得益于细胞再生。

为中风治疗打开了一扇门

此前,医学专家在动物身上实验过这类修复术,而费迪卡成为该修复术应用在人体上的首个病例。像他这样脊髓严重受损的病人,此前被认为是不可治愈的。著名的病例如原超人扮演者克里斯托弗·里夫,曾从马背上摔下,摔伤了脊髓,落下终身残疾。

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神经再生的吉奥夫·雷斯曼教授,参与了针对费迪卡的治疗。在他看来,费迪卡能够再次行走,“比人类登月更让人激动”。“因为脊髓受伤而瘫痪的病人全球有三百万人,如果我们能够说服国际神经治疗领域的专家,这种方法非常有效,那么想必它的发展会很快。”雷斯曼教授说。

帕维·托巴卡是波兰弗罗茨瓦夫医科大学的博士,他说:“没有这种修复术的时候,病人恢复的几率不到1%……治愈脊髓受伤而造成的瘫痪,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现在它变成了现实。”

在接下来几年,雷斯曼和托巴卡将各自领导医疗队伍,对波兰和英国国内10名瘫痪病人进行治疗。在BBC采访时,雷斯曼表示,这项修复术仅仅是个开始,不局限于修复脊髓中的神经细胞。在不久的将来,例如像中风这样因神经损伤而造成的疾病,或许也可以通过这种修复术得到治疗。“这就像打开了通向未来的一扇门,其中包含的可能性大得惊人。”雷斯曼说。

(据都市快报)

?脊髓受到严重损伤;

?从鼻内取下嗅觉球,内含大量嗅鞘细胞;

?大约50万个嗅鞘细胞移植入脊髓受伤部位;

?移植脚踝神经搭起“支架”,神经细胞沿着“支架”重生,修复受损脊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