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依法治国方略既定,法律权威在于实施

今日问题的焦点不在于要不要实行法治,而在于如何让法治落地,使其以看得见的方式构建每一个个体的日常生活。

备受关注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于昨日闭幕,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依法治国”的总体思路和改革方向,对此前外界热议的“如何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出了回答。

法治为何成为当下热词?毋庸讳言,当前中国社会不少地方有法制而无法治,有关部门通过人治手段来应对现实问题和社会矛盾,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等现象普遍存在,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十八大提出“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要求,法治对于国家与社会现代化转型的意义一再被强调,朝野对于法治逐渐取得共识。今日问题的焦点不在于要不要实行法治,而在于如何让法治落地,使其以看得见的方式构建每一个个体的日常生活。

四中全会公报一经披露,法治建设诸多问题的答案得以揭晓。公报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达到这样的目标,首先应保障实施宪法,关键则要确保依法行政,“加强宪法实施;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增强全民法治观念,推进法治社会建设。”法治的落实固然需依赖每个人源自内心的拥护和对法律真诚的信仰,但确保“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让每一个人在日常司法实践中感受公平正义,仍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大前提。

法律信仰的培育,依法治国的实现,重中之重在于处理法律与权力的关系。公报提出:“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遵守法律,带头依法办事,不得违法行使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法治与“权治”差别在于,前者是多数人之治,后者则是个人之治。法治的首要目标,就是要限制那些不受制约的为所欲为的权力,任何权力和个人都须遵守法律。目标如何实现?四中全会给出的答案是,“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完善纠错问责机制。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原则,推进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既靠内部制约,还有赖于外部监督。

知易行难,这样的目标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完善具体而微的制度安排。公报提出,对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要建立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希望以此来解决权力干预司法的问题。此外,建立跨行政区划的法院和检察院,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也都可以理解为是对权力干预司法的一种救济。至于建立行政机关内部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也不难看出在权力制约以及民主制度化、法律化方面的努力。

全会提出,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各级政府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在法治轨道上开展工作,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依法治国今已破题,不妨按照既定路线踏步前进。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唐剑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