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进一步减少死刑罪名有利于走向法治文明

10月27日,人大常委将对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进行审议。走私武器、弹药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币罪、伪造货币罪、集资诈骗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阻碍执行军事职务罪、战时造谣惑众罪9个死刑罪名拟被取消。如审议通过,中国死刑罪名将由现在的55个降至46个。(10月27日新华网)

近年来围绕死刑的争议,早已超出司法领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究其原因,死刑不仅仅关乎正义,并与生命和道义紧密相关。对待死刑的问题,尽管国际社会已经取得了基本的共识,但就死刑问题的讨论中,“速废”和“渐废”各有其理由。

而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废除死刑不可能一蹴而就。回溯3年前,2011年5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取消走私文物罪、走私贵重金属罪、盗窃罪等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这使中国的死刑罪名减至55个。事实上,在大多数已废除死刑的国家和地区,死刑的存废争议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正如曾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大法官肖扬所说,从哲学上说,废除死刑是应该的,是早晚的事,但中国还没有到这个阶段。

无论有多少国家、地区已经废除死刑,对中国而言,“渐废”是更容易被大多数人接受的选择。对于持“速废”论的人来说,他们对生命权利的敬重,终结以暴制暴循环的良苦用心,很多人也是理解和赞同的。不过“速废”的民意基础尚不具备,同样那些极端的死刑支持者实际也是少数,存废之争早已陷入严重的对立。极端的对立让一丁点迈进都甚为艰难,而空耗无助于解决纷争,也不利于保障疑犯的生命权利,因此进一步减少死刑适用罪名是各方多能接受的务实选择。这一步看似不大,但意义不容低估。

当然,减少这些死刑罪名,既有我们迈向法治文明,兑现对公民各种权利保障的内在动力,也是对国际社会承诺的积极回应。还应看到,减少现阶段有能力废除的死刑罪名,有利于公民提升对人本身的信心,走出以暴制暴、复仇思维的人性幽暗深谷。比如走私假币罪、伪造货币罪、集资诈骗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等,用于死刑罪名的频率本身就很低,其危害一般也不至于危及人的生命;阻碍执行军事职务罪、战时造谣惑众罪等,更是多年未用,本身也只适用于特殊情况下。

不否认,进一步废除部分死刑罪名,会导致一些受害家属的心理难以抚平。因此,废除这些死刑罪名的同时,有必要延长部分罪名的有期徒刑最高刑年限,并严格限定减刑幅度。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说,上述犯罪取消死刑后,如出现情节特别恶劣,符合数罪并罚或者其他有关犯罪规定的,还可以依法判处更重的刑罚。若此,有利于解决“死刑过重、生刑过轻”的结构性矛盾。而这,实际上也是符合国际趋势,并能更好打击和恫吓犯罪,维护社会公平。

还应看到,尽管减少了死刑适用范围,但是对于死刑的判决、复核程序,依旧有待加强。为此,死刑复核权于2007年重新收归最高院。但近年来,一些地方不时还是发生一些冤假错案,应引以为戒。人的理性是有限度的,司法系统内部的压力和其他原因,都会造成错杀。提高死刑门槛,严格和增加复核程序,也是对嫌犯生命权利的尊重。除非有十足的证据,并有严格的程序,死刑的判处当慎之又慎。但要落实好这一点,比进一步取消部分死刑罪名更难。

文/张燕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唐剑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