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独自离家,14岁男孩陷入悲惨“碰瓷之旅”

辍学后跟着两名陌生男子去赚钱,却被卖入“碰瓷”团伙

为增强效果,丧心病狂的团伙成员竟将他的手臂生生敲断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温琳)

昨日,一个犯罪团伙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赵某,被株洲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准逮捕。说起来他们这个团伙做的事真是狠心:从广东“买”来未成年人,敲断其手臂,强迫其参与“碰瓷”。今年6月,该犯罪团伙在株洲县南阳桥,对一辆小轿车“碰瓷”时,被车主识破,三名团伙人员相继落网。

昨天,记者了解到了一名被该团伙敲断手臂参与“碰瓷”的14岁少年的经历。

被老师批评了两句

从此辍学在家

这名少年叫小童(化名),今年14岁,永州南山人,4岁时跟随父母到广东东莞打工,由于父母工作忙,对他无暇管教,养成了他散漫的性格。在读六年级的时候,小童跟同学发生了冲突,老师认为他有错在先,批评了他几句。

小童没有听进老师的批评,反而认为老师偏心,有意针对他,再也不愿去学校了,从此辍学在家。回到家中的小童,年纪还小不能进厂打工,父母工作又忙,只能叮嘱他好好待在家中。

他不喜欢待在家中,经常一个人四处乱逛,到了晚上才回家。甚至有时候一连几天都不回家,饿了买一个面包,困了睡在路边,身上钱没了,这才回家。

小童一开始不回家,家人还会四处寻找,看到他回家后,也会责备他几句。后来他又离家几次,家人都不再寻找了,以为小童在外面玩累了,就会回家。

今年5月18日上午,小童再次来到公园,遇到两个年轻人。此后一个月的生活,让他后来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跟着两名男子“赚钱”

被卖到“碰瓷”团伙

那天,两名年轻男子见到小童一个人在公园玩耍,问他,有一份赚钱工作,是否愿意跟着他们一起干。小童听说可以赚钱,可以自食其力了,连工作的内容都不知道,就跟着这两名男子走了。

两年男子带着小童,来到公园附近一家宾馆,宾馆里已经有5个人,其中4个人是青年男子,还有一名男孩比他略大一些。带他来的两名男子,从一名男子手中接过3000元,随后就离开了。他们走的时候跟小童说,“跟着这些哥哥就能赚钱。”

后来,小童才知道,宾馆里的5名男子,是一个专门“碰瓷”的犯罪团伙。比他略大一些的男孩小建,也是被人骗卖到这个团伙的,所谓“赚钱的工作”就是当“枪手”,即在“碰瓷”中假装倒地冒充受伤的人。

小童说,当“枪手”首先要会“演戏”,为了能在“碰瓷”中,装得更像因交通事故中受伤的人,被要求做各种痛苦的表情。

一名“枪手”跑了

他成为“照顾”对象

株洲县检察院透露,这伙“碰瓷”犯罪团伙作案时,一般为一辆小轿车与一辆自行车配合,驾驶轿车者故意放慢速度,逼后面的车子超车,之后带着“枪手”的自行车“撞”上目标小车,造成交通事故假象,敲诈被害人。

小童说,他们很快从东莞出发,坐车到湖南、湖北作案。一开始他只是旁观,到了5月23日,在岳阳县荣黄路附近,小童和赵望(化名)等人配合,以“碰瓷”的方式,诈骗一名过路司机1100元,那是他第一次成功当“枪手”。

让整个团伙没想到的是,5月29日在湖北省武穴市的一次“碰瓷”时,“枪手”小建趁着他人不备,从团伙逃脱了。

整个团伙只剩下一个“枪手”了,小童也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为了防止他也脱逃,团伙其他成员开始对他严加盯防。

为了增强效果

团伙敲断小童左臂

小童说,“枪手”是整个“碰瓷”团伙的核心,换一句话说,“枪手”的表现直接决定碰瓷效果的好坏。

为了增强碰瓷的效果,5月29日,赵望说,要“做了”小童的手,意思就是要打断小童的手臂,要不然效果不逼真,挣不到钱。在其他团伙成员的威逼下,小童无奈同意了。

在旅店住下后,团伙成员李大(化名)对小童说,吃了“安眠药”(其实是K粉),打断手就不疼了。团伙成员林大(化名)指使成员周贺(化名),将毒品K粉通过吸管吹入小童的鼻子,待小童昏睡过去后,赵望等人就拿出钢管,朝小童左手手臂猛敲了一下,见小童左手臂肿了起来,才离开。

然而这次敲击效果并不明显,第二天赵望带小童去“碰瓷”了一台三轮车。到骨科医院做检查时,医生说小童只是骨裂不需要动手术,这让赵望等人大失所望。

回到车上后,赵某说要把小童手臂再敲打一次。

当天下午回到旅店,赵望等人故技重施。小童吸食K粉昏睡之后,他们拿着钢管再次敲打小童左手臂。这次终于有效果了,小童左手尺骨和桡骨骨折。

在株洲县“碰瓷”

被轿车司机识破

在医院确认小童的手臂被敲断后,6月4日该碰瓷团伙来到株洲县南阳桥乡,他们以同样的方式,“碰瓷”了一辆轿车。

据轿车司机回忆,当时他看了后视镜,并没有撞到小童,轿车的后侧方也没有擦撞的痕迹。当他看到小童左手肿得巨大,吓了一跳。不过,一名自称是小童亲戚的男子提出私了时,让他起了疑心,他带着小童去了附近医院检查。

然而,检查结果出来后,更让这名司机怀疑了。医生说,小童确实骨折了,但骨折得很蹊跷,手臂上没有擦伤,像是被钝器重挫后的伤情,不像是交通事故造成的伤。

“这是不是碰瓷?”该司机立即拨通了110。看到民警来到医院,小童的“亲戚”立即消失得没有踪影,把小童一个人留在医院。

得知小童是被骗充当“枪手”,民警表示非常同情,他们立刻联系了小童在广东的父母,把他送回给了家。

该碰瓷团伙的三名成员,相继落网。逃到广东的赵望,后来也被警方抓获,昨日他被株洲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准逮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