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军队腐败不能治,何谈“能战”?!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后宣布的一个重镑消息,是此前已经因贪腐问题而被审查的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被开除党籍后,又被进一步开除军籍和撤销上将军衔。

这样一位曾经位极人臣、多少荣耀加诸一身的军中“大老虎”,令人意外地跌落马下并被彻底搂光,再次使人清晰感受到“习式反腐”的力度之大、意志之强。在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还没有一位如此高级别的军官曾被这样查处。与其他类型的高级官员相比,徐才厚更有其特殊性,在他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十年间,解放军的多数高级军官是经由他提拨产生,一大批总得到他“关照”和“好处”的人,仍散布在军中各处,对他进行处理,弄不好会引发军队不稳,动摇军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近些年来,中国一直在推进反腐行动,但对军队采取这样大动作的反腐措施,却前所未见。在徐才厚之前,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已被收监看押,而在本届四中会会期间,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中将被免职的消息,也已传出。这两位都是副大军区级领导干部。

当谷俊山、杨金山、徐才厚这些“老虎”、“大老虎”一个个被曝光时,人们才发现:一直披着一层神秘面纱的中国军队,同样存在严重的贪污问题,甚至在范围和程度上,比起其他一些部门更加恶劣。

一支腐败的军队,能担任起保家卫国的重任、能在战场上赢得战争?1943年,当著名汉学家费正清作为美国与中国国民党政府的联系人来到重庆时,不到一年时间,他就“最终确信我们的盟友国民政府正在腐化堕落并逐渐失去权势”。在当年的中国抗日战场上,美军派来的最高指挥官史迪威中将后来与蒋介石失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史迪威来华后所看到的,乃是一支极度贪腐的军队,他对这支军队的战争能力缺乏信任。

中国军队已经三十年没有经历战争,这样一支长期没有经历实战检验的军队,还能不能打仗、有效履行新世纪新使命?大面积而且直抵顶层的腐败,正在使人们对中国军队的战争能力,打上一个问号。

腐败背后的问题,是文恬武嬉,苟且偷安。今天到全国各地的大中城市去看一看,装饰堂皇的楼堂馆所,有不少就是由军队所经营,据悉总数不下五六千家,这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当军队兴盈着贪污奢糜之见的时候,也是尚武精神不彰的时候。北宋时期,契丹人建立的辽国是北宋的敌人,但一旦辽宋订立澶渊之盟实现互市,辽宋之间竟然可以维持120年的和平。完全汉化的辽政权彻底被汉地的奢糜之气浸染后,就再也没有继续进取的尚武之志,及至后来女真人建立的金国,只花了12年的时间就灭掉辽国。但金国在将赵氏政权赶出中原地带后,也如当年的辽国一样被汉地的贪腐之气所磨尽锐气。当年南宋思想家陈亮写出《中兴五论》,指出南宋政权不必再如过去那样畏金人如虎,其中一个理由就是金人已汉化得与南宋无异。而宋人尽管通过腐蚀辽人、金人得到一度苟延残喘,但当更为凶悍的蒙古人到来时,浸淫于腐败荒淫久焉的宋人,就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中国军队目前的腐败,不仅仅在贪污受贿,更在用人腐败。

副大军队级高官谷俊山是靠什么起家的?营房。此人原为总后勤部营房部部长,像全国近十余年来兴起的“房地产大亨一样”,谷俊山曾经是解放军的营房大总管--实际上是解放军最大的一位房地产开发商,与一般房产大亨不同的是,他是商而优则仕,用赚来的钱又为自己官上层楼准备了敲门砖。

在一个谷俊山的背后,是成群结队的谷俊山。2006年因腐败案发而被撤职的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有趣的是,同样做过总后勤部营房部部长,乃是谷俊山的前任。一个长期管营房、没有做过部队主官、搞过参谋业务的人,能带兵打仗吗?在一些国家军队中,想来不可能想得到的事情发生了,王守业竟然当上了海军的副司令。

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支优秀的军队,是靠一批优秀的将领带出来的。什么样的人主掌军队,决定了什么样的军队品质。一支军队长期没有受到过实战的检验,正在显露出方方面面的奇形怪状。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一个以战争为业的组织,那些处在管理和训练第一线的优秀人才,却遭遇越来越少的升职机会,军队高级将领中,从师团指挥官晋升上去的,占比日益减少,相反,一大批管营房、财务、干部、武器装备配发的“有油水”部门的干部,却前仆后继充实到了“关键领导岗位”、步入了高级将领行列里。当这些以“善搞关系”而得以晋升的干部充斥各处时,也就不要怪与中国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大国,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了。

忘战必危。一支腐败的军队,必不能战。习近平执政伊始,即重拳头整治军队,不是没有源由。

中国军队目前所急需完成的一项重大任务,是大规模推进军队改革,将一支传统上以陆军为主的机械化军队,改造成多兵种协调发展的信息化军队。腐败所暴露出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军队也面临“利益固化”的问题,在以往的贪腐机制下,军队决策体制中的不少人,不是以“能战”为中心、一心一意筹划军队建设和改革,而是以“有好处”为中心,把一切体制机制的变革,都转换成为自己谋利的机会,这使得军队的任何实质性改革,都寸步惟艰。

不能冲破各种利益纠葛,就不可能顺利推进军队变革,也就不能打造出真正适应现代战争的中国军队。这些年来,人们已经习惯听到中国军队在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上的不断突破。随着国家科技、工业能力的不断增强和财政能力的不断提升,军队建设的物质基础的确在水涨船高,然而,这并不代表军队战争力的必然提升。战争能力所考验的,是人对武器装备的使用能力。仅仅看到装备和技术是不够的,120年前的甲午战争,大清军队在武器装备上并不输于日本,却在战场上败了,为何?晚清是一个腐败的机制,当一批腐败的官员主导着军队时,晚清军队所改变的,只是武器,无论作战理论还军队的组织编制,都没有经过近代化的改造。这是当时中日两国军队的真正差距。

又是一个甲午年,中国军队又到了一个急需大规模变革的关口。我们再次看到了一支武器装备快速更新换代的军队,然而,在军事理论和组织编制上,有着相应的变革吗?至少就目前来说,还没有看到。中国军队正在犯下1894年同样的错误?

与1894的大清海军只听命于李鸿章一人不同,今天的中国军队服从于一个党派的领导。这也是希望所在。军队必须服从于党的意志,当党要求它变革时,它就必须坚决贯彻要求,推进变革,不能推进,那就只能以党的意志,搬走挡在路上的石头。习近平对军队开刀,所反的是腐败,所谋的则是一般更大的棋,那就是以新的制度和人事安排,推动中国军队的深层改革,真正实现中国军队的现代化。

作者系知名青年经济学家,从事战略与国际政治问题研究工作。近年来主要关注东亚近代转型、东亚安全与一体化等问题,在《欧洲》《战略与管理》《开放时代》《二十一世纪》《世界经济与政治》等处曾发表文章若干。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唐剑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