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勿让“红颜知己”们败坏女干部们的名声

有“南邮第一美女”之称的80后女人余敏燕,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不同的岗位之间任意转换,年纪轻轻便出任无锡新区宣传部部长。当底牌翻起,人们才发现,原来坊间一直猜测的“一定有背景”是真的,其是刚刚落马的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的“红颜知己”。

近一年来,类似的漂亮官员与更高级官员“通奸”的新闻已经让人有些“审丑疲劳”了。但疲劳归疲劳,却并未挡住此类事件继续被曝光。近日,南航集团财务部总经理卢宏业和财务部门女经理陶荔芳因涉贪腐被查。陶荔芳因为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不仅由临时工转为正式工,而且成为年管18亿基建工程的央企副处级经理,而被称为“中国升迁最快、央企最牛”的副处长。主导其升迁的则是与其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开了410天房的卢宏业。

细数这些身为贪腐干部下属的“红颜知己”们,无一不是年轻漂亮,或者曾经年轻漂亮如今风韵犹存,而且大都同样身居高位或关键位置,更关键的是,她们与贪腐干部们一样,也都涉嫌贪腐。

剥离掉其他因素,单看女干部们的贪腐,并不让人奇怪——当制度的篱笆不够紧密时,监督不力甚至形同虚设时,任何人,包括男人和女人,都有可能成为贪腐的那个人。这些甘愿做高官情妇的女干部们,从其献身的那一刻起,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即使他们自己认为彼此之间有“爱”,在客观上也仍然是一种交易。而交易的结果不仅是职位,更是与职位相连的利益。

但是,在愤慨于贪腐“男女都一样”并乐见反腐“男女都一样”的同时,善良的人们也不得不有另一种担心,即社会上正在悄然升起的对女干部尤其是漂亮女干部的歧视。而且,这种歧视还或多或少地带有某些猥琐的意味。即,只要看到职位较高或关键位置的女干部,便会产生对其背景的猜想,这对绝大多数的靠自身能力获得相应职位的女干部显然是不公平的。

这当然不是反腐的“负作用”。正如一些人担心反腐导致公众对官员信任度下降一样,认为反腐存在“负作用”者是短视的,因为,官员信任度下降的同时,政府的整体公信力却是在提升的,同样的道理,即使没有如此多与高官“通奸”的女干部落马被查,坊间也少不了对这些女干部们桃色新闻的传言。所以,从积极上意义上来讲,反腐是对女干部最大的保护——既消除了可能将手伸向她们的官员,也使官场更加风清气正,不再引人联想。

所以,说到底,要避免那些靠“肉搏上位”的“红颜知己”们败坏女干部们的名声,唯一的途径就是继续加大反腐力度。当权力被彻底关进制度的笼子,官场恢复风清气正,再快的升迁都不会再被人拿怀疑的眼光看待。

文/张楠之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唐剑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