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央政法委研究将司法考试改为法律资格考试

导读:“周永康大搞权钱、权色交易,严重损害党和人民的事业,也带坏了一批干部。不仅要深刻反思周永康案的沉痛教训,而且要彻底肃清周永康案造成的影响。”20日至21日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要求,要深入开展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教育,自觉按照党章、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和各项规矩办事,决不允许凌驾于组织之上,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决不允许把上下级关系变成人身依附关系,决不允许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严肃查处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和欺骗组织、对抗组织行为,确保中央政令通畅。

队伍建设

司法考试拟改为法律资格考试

会议指出,当前政法战线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有的地方和单位违法违纪问题仍时有发生;有时甚至顶风作案,重压之下花样翻新,社会影响恶劣。“对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贪赃枉法、买官卖官、收钱捞人甚至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问题,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涉及什么人,不论职务高低,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中央政法委负责人强调。

据了解,中央政法委就建设一支政治过硬、业务过硬、作风过硬的政法队伍作出部署。要求完善并实施法律职业准入制度,研究将司法考试制度改为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将法律职业立场、伦理、技能等纳入考试范围。

中央政法委要求政法机关抓紧部署保障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建立规范有序的司法权运行机制、全面深化公安改革、深化司法行政改革等一批有影响的改革任务,年内取得阶段性成果。

公共安全

群众自发聚集活动要研判评估

“对各类大型群众性活动,要严格落实安全防范措施;对群众自发形成的聚集活动,也要纳入研判评估范围,提前制定安全保障措施,确保绝对安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强调,加快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切实维护公共安全。

面对严峻的公共安全形势,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强调,不断研究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完善对各类安全隐患的滚动排查、风险评估、检测预警机制,确保对本地区影响公共安全的各类风险做到心中有数,并制定更加务实、高效的应对预案,真正形成常态化的安全监管机制。

会议指出,当前全球恐怖活动明显升温。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在党委和政府统一领导下,加强协调配合,深化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毫不放松地抓好反恐怖斗争,确保国家长治久安。

会议还指出,当前信访总量下降,进京非正常上访大幅减少,网上信访分别超过来信来访,信访秩序开始好转。下一步要深入推进信访工作制度改革,加快网上信访信息新平台的综合运用,提高网上投诉办理质量,逐步把网上信访打造成信访主渠道。据新华社

司改试点

第二批11个省区市将开展司改试点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提出,2015年是司法体制改革全面深入推进的一年。在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贵州等7个试点省市的基础之上,我国将继续完善司法责任制等4项改革,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包括云南、浙江、福建等省份在内的第二批11个试点省区市将开展试点工作。

地点

云南等11省份为第二批司法改革试点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提出四项具体司改措施,即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

此后,包括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贵州7个试点省市的司改方案均获中央政法委的批复同意,并相继启动改革试点。

按照中央政法工作会议要求,第二批11个试点省区市的改革工作也将于年内启动。北青报记者获悉,云南、浙江、福建等省份在第二批11个试点名单之列。

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前所长王公义分析,司法改革第一批试点考虑的因素较多,选择也较为严格,例如地域上要考虑有南有北,有沿海有内陆,经济上还要考虑有发达地区,也有落后地区等,同时也要综合考虑院长能力、法制环境等因素。而从第二批试点的选择上来看,“只要条件成熟,又有先行试点意愿的都可以纳入进来。”

内容

重点解决“法官、检察官遴选”等问题

按照会议要求,试点中要重点解决以下问题:一是法官、检察官员额。按照司法规律、综合考虑队伍实际和办案质量,确定法官、检察官员额。二是法官、检察官遴选。考虑到遴选的专业性和公信力,在省一级设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

新华社报道指出,遴选工作要严格标准、优化程序、择优录取、宁缺毋滥、逐步增补,不搞迁就照顾,确保业务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能独立办案的人进入员额。扩大选任范围,选拔更多品质好、有法律素养、实践经验丰富的优秀人才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

2014年11月19日,全国首个法官遴选委员会—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宣告成立。此后,全国首个省级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于12月13日在上海诞生。

据悉,委员会的主要职能包括遴选、择优选升、惩戒三项,负责全面考察法官、检察官参选人选的各方面表现和业绩,从专业角度提出遴选、惩戒等建议。以上海市为例,按照“统一提名、党委审批、分级任免”的制度安排,委员会将对上海全市的法官提出遴选、惩戒意见,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党组按规定程序审批办理。

思路

鼓励基层先行先试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提出,第二批试点省区市应“选择好试点地方、抓好组织实施”。

去年12月18日,在“推进依法治省守护七彩云南”系列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率先以“全国第二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亮相。

根据云南省委政法委的安排部署,确定昆明、普洱两个中院及其辖区西山、寻甸、思茅、景谷四个基层法院为司法改革试点法院。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出台《云南法院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及相应的20余项配套制度,此外,云南省三级法院均成立“一把手”为组长的司法改革工作领导小组。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表示,要把最优秀的人才挑选到最重要的法官岗位上。按照现在法官39%的比例选出最优秀的法官担任最繁重的审判任务,打造一支优秀的团队,形成核心队伍。

福建地区一名基层法官向北青报记者介绍,该省的司法改革工作已于近日启动,并率先从人民法庭开始推行办案责任制改革。

根据福建省高院下发的意见,从今年开始,该省208个人民法庭全面推行办案责任制改革。“从文件的精神看,人民法庭的审判人员及辅助人员分成主审法官、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四种。所有法庭简易程序的案件均须由主审法官办理,普通法官不能单独办理简易程序案件。在裁判文书的签发上,院里各领导不能签发不是自己办理的案件。”该法官表示。

据悉,下一步,福建高院将选择若干人民法庭作为省级联系点,鼓励基层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努力形成可推广的经验。

清理考核指标

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将取消

中央政法委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今年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

会议要求结合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重点健全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制度,完善对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措施和侦查手段的司法监督,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会议要求探索建立刑事案件申诉异地审查制度,确保执法办案每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能及时发现、纠正、问责。对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或者重大过失,导致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或者造成错案的,以及错案发生后拖延不纠正造成严重后果的,要终身追责、严肃处理。会议还要求对执法司法权集中的部门、岗位,要实行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

对话

辞职法官张伟:担心结案率会有“替代方案”

作为一名曾在郊区某基层法院工作17年的法官,张伟对结案率这项指标再熟悉不过。一到年底,张伟就要把判决书带回家,加班赶点。为追求考核指标,一些法院到10月份开始就不太愿意继续接案。2013年全年,张伟接案件248件,办结245件,结案率达到98.8%。

结案率考核影响院长庭长

北青报:在法院系统,结案率的考核会影响到哪些层级?

张伟:主要是院长、庭长两级,排名会影响到对他们的综合指标考核。结案率高,通常被认为是业务水平高。哪怕只高出0.1个百分点,可能也会把名次向前推进两三位。作为领导,当然都想业务能力排名靠前,那追求结案率一定是最好的方法了。

北青报:结案率在综合指标里占什么位置?

张伟:在数十项指标考核中,结案率通常是排在第一位的。

北青报:追求结案率对审判工作有哪些影响?之前曾有报道,法院临近年底不再收案,招致很多当事人不满。

张伟:我们国家明确规定了审理期限,案件要3到6个月审结。如果考核结案率,作为法官,这一年中到10月份,他基本就不敢再收案了。因为接了,就意味着要在两个月内审结,但实际情况有可能结不完。法院当然不愿意收了,因为收下就等于结不了,无形中还增加了分母。

这种情况下,有的法院立案庭可能从全院考核指标考虑,会控制收案或者“立小号”—即案件照样收,但不在电脑系统里立正规案号。审案时,也先会审理能很快结案的,一些比较难的案子可能就不收了。工作人员可能会告诉你,过了今年再来立案。这样,实际上导致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因为这些规定受到限制。

北青报:你自己曾受到过这方面的困扰吗?

张伟:对我个人没太多影响。我挺要强的,本身就会希望结案率好看。结案率靠后,基本上跟评先进、优秀无缘。

到年底,儿子在家写作业,我在旁边写判决。为什么加班,就是希望在12月20日前把案子结出去。2013年我收了248个案子,最后只剩了3个没结。结案率达到98.8%,这个数据就是比较靠前的。如果没有结案率的要求,法官没有必要在年底加班加点。

我觉得指标考核是惰政

北青报:你觉得取消结案率考核有哪些积极的意义?

张伟:按照司法规律,审判活动是不应该被指标考核限制的,它更多体现的是智慧与实践。如果以工业化的量化生产指标来考核,真的就像用一个很死的框框去套一个智力活动,这种模式下,审判活动挺受束缚的。我一直觉得指标考核就是管理者的惰政,让他们方便管理。

北青报:取消结案率指标之后,如何设计考核才算合理?

张伟:我其实挺担心结案率被另外一种僵化的考评模式所取代。如果模式没有变、思维方式没有变,那只是一个考核指标或名称的变化。其实,早几年,在法院,均衡结案率已经基本取代结案率的单线考核指标,它更细化,把案件审理程序细化成几十个方面,涉及几十个统计指标。也有一个问题,这一项指标降低了,可能导致另一项上涨了。除非能拿出解决这个矛盾的制度和措施来,否则,很容易出现“替代方案”。

取消有罪判决率能减少冤案

北青报:你怎么看取消有罪判决率这一项指标?

张伟:很明显,有罪判决率是思维惯性产生的结果,认为判决有罪代表法院承担了社会职能。刑事审判有一定规律,比如某个法院有罪判决指标要达到40%,但本地区可能达到有罪判决的案件占到28%左右,如果要追求这个有罪判决率,那能怎么办?能够判无罪的就判个缓刑,也算有罪判决,又不采取实刑处罚。取消的好处是,把一些可罚可不罚的取消掉了,罪轻不足以处罚的当事人就直接释放了。从这个角度看,取消有罪判决率有积极影响,会减少冤案的发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