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省内新闻 > 正文

湖南男护士仅1800余人 有女孩一听是男护士无下文

qF4E-awzunex9549018

石磊是湘雅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男护士,遇到搬运病人等重活累活,他总是一马当先。长沙晚报记者 陈飞 实习生 余劭劼 摄影报道

记者 唐江澎 匡春林 通讯员 杨 文 魏惊宇

湖南省护理学会男护工作委员会近日成立,这意味着,湖南1800余名男护士有了自己的“家”。在习惯了“南丁格尔”们都是柔弱女性的社会里,湖南“男丁 格尔”的就业环境、生活状态如何?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由于社会观念、职业前景等因素,“男丁格尔”们依旧紧缺。专家呼吁,别让他们流汗又流泪,让我们为 选择坚守的男护士们点赞。

【故事1】坚持:他受伤10余次仍不放弃

【档案】

郭兵,省第二人民医院(省脑科医院)精神科病房护士

前年,郭兵刚刚升级为“奶爸”。而在承担起父亲这个责任之前,在精神科病房工作已达11年的他,其实早就是病房里那些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超级爸爸”。

但事实上,当好这个“超级爸爸”并不容易。郭兵所在科室是医院的精神科急重症病房之一,一些重性精神病患者连家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而郭兵却要时刻关注他 们。郭兵所在科室曾收治了一名有严重被害妄想的男患者,入院后拒绝治疗,并有冲动伤人的企图。就在郭兵给患者喂药时,患者一下子死死咬住他的左手手掌。但 郭兵一边忍着剧痛一边抚慰患者,直到其他医护人员赶到,此时,郭兵左手小指已经被患者咬得血肉模糊。

11年来,在护理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过程中,郭兵受伤十余次,可谓遍体鳞伤。曾有3次因伤势严重,他不得不听从医生建议休息养伤,但郭兵仍默默坚守,不言放弃。

【故事2】成就:他是湘雅首个男护士长

【档案】

汪健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神科护士长

去年6月6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护士长任职前公示,该院精神科的护士长汪健健一下子成了微信朋友圈里的红人,因为他不仅是该院,也是湘雅百年历史以来首位男护士长。

2007年,汪健健成为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神科男病房一名男护士。曾有一次,一位精神病患者因恋爱受挫入院,已出现严重幻觉妄想的患者对上前的医护人 员大打出手,并跑到铁门边猛踹门。危急时刻,汪健健和几名护工一起冲上前控制病人。不料,患者一抬头,死死咬住了他的大拇指。忍痛控制住病人之后,汪健健 才发现手上早已渗出了血。

“白衣天使不但可以救人性命,还可以救赎迷失的心灵。”正是坚持这样的信念,汪健健默默在岗位上坚持了7年,他说,“我还会继续坚持。”

【故事3】有爱:他是小患儿的“灰太狼”

【档案】

陈勇,长沙市第四医院急诊科护士

“没想到男护士会这么细心,让我们特别感动。”昨日上午,长沙市第四医院急诊科,家住岳麓区二里半的张阿姨带着3岁的孙子在抢救室清洗手臂创伤。面对哭 闹不配合的小男孩,已从事护理行业超过4年的急诊科男护士陈勇灵机一动,扮了几个灰太狼的动作,小男孩一下子破涕为笑,随后乖乖地让陈勇帮助包扎伤口。

这样的场景常常在急诊室内上演,来自湖北的陈勇成为不少小患儿心目中的“灰太狼”。这个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长相斯文的29岁男护士也常被科里的女护士戏称为“勇姐”。

数据 湖南男护士占比不到1%

近年来,湖南各医院招收男护士的比率明显增加。与2009年的99人相比,湖南男护士不到6年时间增长了近20倍。

虽然男护士数量逐年增长,但依旧属于“稀缺资源”,目前全国的男护士占护士总量仅1.8%。据湖南省护理学会理事长孙向明介绍,目前湖南统计在册的护士共有19.2万名,其中男护士仅有1800余人,所占比例不到1%。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长沙乃至湖南,男护士大多集中在少数大医院,如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目前有男护士86名,约占该院护士总数的4%;中南大学湘雅二医 院共有男护士67名,约占该院护士总数的3.3%;省第二人民医院(省脑科医院)男护士73人,约占该院护士总数的10.69%,是湖南省男护士比重最大 的医院。这些男护士大多集中在急诊、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精神科等劳动强度大、需要男性护理人员的科室。

尴尬 不被认可是他们心中的痛

病人上下床搬运不便,男护士当仁不让;半夜急诊,他们随时替岗;病人冲动症状发作需要控制,他们身先士卒……“我们都愿意和男护士搭班!”这是医院很多女护士的心声,但尴尬的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对男护士却并不宽容。

粟华(化名)是省妇幼保健院前几年前特别引进到重症监护室的一名男护士。然而,因为服务对象都是女病人,他经常会遇到家属或病人要求更换女护士的情况。“看着女护士们忙得不可开交,自己却插不上手,那种滋味真不好受。”坚持了一年多后,粟华不得不离开了护士岗位。

不仅如此,男护士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尴尬还体现在生活上。“男护士在目前的社会中,地位偏低,人们传统的看法总觉得护士是女人干的事情,男人干这一行就很没面子。”长沙市第四医院男护士陈勇表示,当护士难,当男护士更难,这是男护士群体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而婚恋问题也往往成为男护士不愿提及的“伤心事”,有女孩子一听说对象是男护士,就立刻没了下文。有机构曾做过调查,男护士结婚的平均年龄在32岁。去 年,湘雅医院和湘雅二医院相继成立了“男丁格尔”联合会、“天使之男”男护小组,希望成为男护士这个特殊群体的沟通桥梁,并帮助男护士群体摆正职业心态, 提高职业自信心和认同度。

呼吁 别让“男丁格尔”流汗又流泪

“男护士精力充沛、耐力持久,心理素质、承受能力和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比较强,使得他们更能胜任现场抢救、仪器操作和重症护理等方面工作,一些涉及男 性隐私的泌尿科男患者也更乐意接受男护士。”湖南省护理学会理事长孙向明说。然而,“护士先生”与女护士相比,更难被大多数患者接受,甚至找对象都更难, 他们也承受更多的经济和家庭等压力,亟须得到更多的理解。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男丁格尔”联合会首任会长潘志保认为,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由病人先选择护士,然后在护士的建议下选择医生的先进模式而言,国内管理 模式使得护士成为执行医嘱和“打下手”的职业角色。另外,国内在医护人才培养方面,对学历要求的差异和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均衡导致护士与医生工作地位的不平 等,从而使愿意从事这一职业的男性不是很多。

湖南商学院性别研究专家陈燕指出,在职业心态不稳定、心理压力巨大的双重压力下,男护士从业后容易迷茫,出现对自身角色的排斥。社会需要依靠更多类似中 南大学湘雅医院“男丁格尔联合会”的“组织”来保护男护士群体,加强男护士的专业价值教育、提高男护士的专业认同感和凸现男护士在护理事业发展中的优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