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本埠热点 > 正文

株洲日报“暖春行动2015”开启 欢迎您参与

请拨暖春热线:28823925

株洲网讯(记者 刘琼)已经看得见过年的影子了,您是不是又在牵挂那些低保户家庭了?是不是又在担心那些留守儿童,能否穿得暖、吃得饱?2月3日,由株洲日报主办的“暖春行动2015”正式启动,此活动将持续到2月18日。我们将与您一起,承担社会责任,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困难群众,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用爱让他们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温度。

此次“暖春行动”主要关注城市留守儿童、农民工子弟、零就业家庭、孤寡老人,烈属家庭、失独父母等。活动中,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线索,探访他们的生活状态,倾听他们的新年愿景。本报还将联系爱心企业与爱心市民,尽力让更多的“温暖”惠及更多的人。本报也将对此活动进行踪报道,及时发布最新资助信息。

如果您愿意奉献爱心,或身边有需要帮助的特困家庭,请拨打我们的暖春热线28823925。

家有九旬老母、偏瘫的女儿、失明的妻子,低保户吴邦良:

我希望多扛几年 他们都离不开我

1

吴邦良和他的家人。谭浩瀚 摄

记者 刘琼

2月3日下午4点,寒意逼人,在株洲县洲坪乡霞石村朱冲组的一片菜地里,68岁的吴邦良正在锄草、翻地。由于患有肾结石、冠心病等,他只能干一会歇一会,就在半个月前,他才出院回家。

下午5点,天色渐晚,吴邦良赶紧扛着锄头回家。在那个简陋的平房里,93岁的老母亲、偏瘫的女儿以及先天失明的妻子,都在等着他的归来。到家后,来不及停歇,吴邦良又开始张罗起一家人的晚餐。清炒白菜、水煮萝卜,这样的菜,一吃就是一个礼拜。

“这一家人,真是苦得很呢!”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着这个家庭的不幸。

“他一天到晚总有忙不完的事,就像个陀螺一样。岁数这么大了,还得支撑起整个家。”村支书吴石告诉记者,吴邦良有一双儿女,女儿4岁时,因为发高烧没有及时治疗,落下了偏瘫的毛病;儿子则常年在外打工,至今未婚。而吴邦良的妻子,先天性失明,基本没有劳动能力。

“他还有个93岁的老母亲需要赡养。”吴石说,这属于典型的“老弱病残”家庭。过去,吴邦良还能靠打零工贴补家用,可随着年岁增大,身体每况愈下,如今,在外打工的儿子成为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

“我最害怕的就是生病住院。”吴邦良告诉记者,半个月前,因病情加重,他不得不去县城住院治疗,为了不让家里人挨饿,他提前做好了一个礼拜的饭菜后才出门。

“春节即将来临,您的心愿是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吴邦良说,“我希望自己的身体不再出大毛病,能多扛几年,因为他们都离不开我啊!”说到这,吴邦良握紧了妻子的手。

英雄儿子远去的张侣平:

想告诉孩子,不要担心    

记者 胡文洁

只要闲下来,芦淞区姚家坝乡东方冲村62岁的张侣平就会找出儿子的照片、革命军人因公牺牲证明书等,仔细摩挲。

时光回到2005年6月20日,那天,张侣平年仅26岁的儿子张争兵在广西桂林参与抗洪抢险时,突遇洪水,英勇牺牲。烈士还家,魂兮归来。英雄儿子的死讯给张侣平一家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张侣平的妻子从那时起便一病不起,如今已完全瘫痪在床。

英雄的牺牲,留下的不仅是日益老迈的父母,还有现今已近90岁的爷爷奶奶。如今,张侣平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但又要照顾妻子,又要照顾年迈的父母,近年来,他已感到力不从心。村支部书记张小利告诉记者,“如今,张侣平一家只能靠一点抚恤金和低保金度日,完全没了其他经济来源。”

对于这些,张侣平却看得很淡。有人告诫他,可以打着烈属的名号去有关部门要钱,但他没有这样做。在他家采访时,记者发现张侣平穿着一件很旧很薄的单衣。他告诉记者,这衣服是儿子当兵时穿过的。记者注意到:衣服胸口位置写着的几个大字虽历经岁月洗涤日渐模糊,但仍显遒劲,看得出是:戍边卫国。

“儿子从小就孝顺,我们就希望他在‘那边’能知道我们过得很好,别担心我们。”张侣平说着,又为咳嗽了好一阵的妻子拽了拽被角。

 身患口腔癌的“金奖献血人”潘健:

一家人靠低保维持生计

2

血站人员看望潘健(左三)一家。 谭浩瀚 摄

记者 李和平

“捐款已收1000元,万分感谢。”2月3日下午,潘健的妻子帅金华给记者发来短信,表示十分感谢捐款帮助他们的好心人。

记者知道,1000元对潘健一家人来说,是多么重要。

46岁的潘健,是株洲本地人。父亲过世,妹妹因患上脑膜炎,生活不能自理……潘健童年的这些遭遇,是不幸的。

因为经济条件不好,2006年潘健与帅金华结婚后一直租房子住。2008年,从市煤气公司下岗后,潘健夫妻靠做临时工维持家用,一家三口生活清贫却过得充实。

“跟潘健结婚,看重的就是他的朴实,心肠好。”帅金华说。

从1997年开始,潘健已累计献血1.58万毫升,相当于4个成人的血量,获评“全国无偿献血金奖”。只要血站一个电话,潘健立马就会赶过去。潘健献的鲜血,不知道帮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具体帮了谁。但如今,潘健一家陷入了困境。

2013年底,不幸再次降临,潘健被查出患有口腔癌。

为此,潘健一家前后花了20多万元治病,还欠下5万元债。如今,帅金华做起了“全职保姆”,在家照顾潘健和8岁的女儿。荷塘区余家冲一栋民宅的楼道杂物间,是他们租住的地方,低保,成了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

“女儿这次在班上的成绩是第一名。”想着老母亲、妻子和女儿,以及面对每次1万多元的复查费用,潘健很无助,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希望早点康复,重新挑起作为儿子、老公、父亲的重任。”

父亲去世,聋哑母亲离家打工的袁氏姐妹:

外公外婆就是我们的天

1

袁千慧、袁曼姐妹两人和外公外婆在一起。成建梅 陈姝 摄

记者 成建梅 实习生 陈姝

这是一栋简单的政府安居房,家徒四壁。但袁曼欢快的笑声和穿来穿去的身影,为这个贫穷的家陡添生气。

“袁曼泡茶去了。”见我们在寻找袁曼,外婆乐呵呵地说。

2月3日,株洲县南阳桥乡南烟冲村温塘组,10岁的袁曼和姐姐袁千慧,就住在这里。照顾姐妹两人生活的,是年近七旬的外公外婆。

袁曼成绩优秀,是假小子性格,浓黑的短发可见一斑。“这次数学只考了85分……”她不好意思地说,有些贪玩,退步了。

外婆有些嗔怪,“本来不应该考成这样的。”

一直笑着的袁曼沉默了,眼眶强忍着泪水,引得一圈人忍俊不禁,赶紧安慰她:“已经不错了,不要难过。”

泪水终究落了下来,袁曼说:“也不是因为没有考好,是你们这么关心我,我觉得高兴又难过。”

4岁那年,袁曼的父亲在一场事故中身亡,母亲是个聋哑人,在株洲一家食堂洗碗打杂,只有微薄的薪酬。

“每个学期交到学校的伙食费,都是别人资助的,衣服都是好心人送的,姐妹两没买过新衣服。”

14岁的姐姐袁千慧将要升高中了,小声地说“不读书了”。外婆道出了秘密:“其实她很想读书,在家里都是哭着想要读书,实在是家里贫困,学杂费生活费支付不起,她才这么说的。”

要强的袁曼则说,阿姨,你相信我,下个学期一定会考得很好。

刚刚还哭鼻子的小孩子,此刻脸上又有了笑容。“外公外婆就是我们的天。我最大的理想,是长大了,赚好多好多钱给外公外婆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