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本埠热点 > 正文

陈飞:把音乐的快乐带给最孤独的心灵

1

▲孩子们的表演得到了长沙南雅学生的阵阵掌声 记者 汪成 摄

株洲网讯(记者 赵露)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爆发,广州军区作为前线部队,军区军官陈立云不顾妻子的反对,自愿申请调到战争前线。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儿子陈飞回忆,那一次,大院里许多军人都没有再回来,父亲陈立云也因踩到地雷受重伤,医治无效死亡。

陈飞说,那是多奉献少索取的时代,父亲是对他影响最深的人,是他人生里的榜样。

33年后,当陈飞选择义务到株洲儿童福利院教音乐时,同样遭到了妻子的反对,和父亲一样,陈飞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他在福利院的音乐教学之路将没有尽头。

1、相差22岁的跨代婚姻

现年已52岁的陈飞,人生可谓坎坷多难。1980年,父亲被安葬在衡阳的烈士墓后,陈飞一家就被分配到了株洲,年仅18岁的他进入了株洲玻璃厂工作。陈飞自幼就患有小儿麻痹症,在玻璃厂上班时又不幸受伤,右腿几乎残疾,走起路一瘸一拐。不久后,结发妻子嫌弃他身体残疾、家庭贫困,离婚而去。

陈飞并没有自暴自弃,他爱好音乐,自学成才,会弹电子琴、贝斯、打鼓。陈飞说,音乐能给人动力,能让人感受更多的幸福,帮助他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因此若干年后,他也希望通过音乐,让福利院的儿童走向有阳光的人生。

从企业内退后,陈飞就去歌厅演奏、学校上课赚钱生存。在一家幼儿园上音乐课时,陈飞认识了老师杨丹萍。杨丹萍是湘西永顺人,从小就患有血小板减少症,家里断断续续的治疗就花了十多万。因为想自力更生,杨丹萍不听家中劝告离家到株洲打工,导致了和家里的关系破裂,没想到在株洲时却突发疾病,身上不仅没钱,也没有依靠。当时只是普通朋友的陈飞见她可怜,不仅照顾她,还四处借钱为她治病。

在照顾杨丹萍时,两人渐生情愫,杨丹萍病好后,为感谢陈飞的救命之恩,就嫁给了陈飞。当时,杨丹萍才21岁,而陈飞已43岁。

在问起当初嫁给陈飞的决定时,杨丹萍告诉记者,“陈飞本来就善良,他的双亲已过世,在株洲也没有依靠。我家人口虽多,但从小就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我们有共同的心境,能够理解彼此。”

如今,他们的儿子陈九印已5岁,全家过着简单快乐的日子。

2、家境贫困却捐献2万多元音乐器材

2月3日的下午,长沙南雅中学学生来到株洲儿童福利院参加社会实践。福利院三楼一间小教室传出的音乐声吸引了他们。学生打开门簇拥而至,看到的场景让这些学生觉得不可思议:一位右腿有残疾的音乐老师,在打着节拍带着和他们不一样的学生在演奏。

音乐老师就是陈飞,学生是黄云珊、候叶伟、黄叶文、夏明明。比起陈飞的腿疾,几名学生的身体条件更是悲惨,他们都是因为身体有缺陷被遗弃的孩子,其中两名学生只有一只眼睛。

如无意外,每个星期一的下午,陈飞都会来到儿童福利院,带他的4名学生学习音乐。

2012年3月,陈飞义务到福利院表演节目时,发现福利院的孩子在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关注下,生活物资相对来说已比较充足。但孩子们却普遍缺乏兴趣爱好,也没有太多的娱乐方式。因此,他决定到福利院义务教孩子们音乐,“我没有别的能力,我只会音乐,我觉得这里缺乏音乐,就想到这里帮助他们。”

虽然有了义务教学音乐的想法,但福利院并没有音乐器材。为此,陈飞咬一咬牙,自费两万多元买了4台电子琴、6把吉他和一些音乐教材送到福利院。在福利院的支持下,申请到了一间小教室作为音乐教室。

开始时,陈飞的决定遭到了妻子杨丹萍的反对,陈飞家境不仅不富裕,甚至还算贫困。家中收入主要依靠他每个月一千多元的退休工资以及在家开办的音乐培训班,妻子没有固定工作。

他的朋友杨福生告诉记者,陈飞的房子是买的二手房,只有40多平米,一家三口挤在一室一厅的小空间里。同时,陈飞大部分时候都吃素食,妻子也吃得很清淡,中午经常吃米粉。

杨丹萍说,“陈飞右腿残疾吹不了风,在外奔波会加重伤情。以前儿子体弱多病,每周五都固定发烧,为了少让他跑动,都是我一个人抱着往医院跑。现在,经常往福利院跑,他的腿病更加严重,因此我几次劝他,希望他放弃。”

几个月后,经不住陈飞对义务教学的执著,杨丹萍转变成为他义教的支持者,时常带着儿子跟着陈飞来福利院看望这里的孩子。

陈飞说,“第一次带儿子陈九印来时,他看到我的学生只有一只眼睛,吓得跑出去躲了起来。但现在,他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

3、没有人是真正的残疾者

去年,儿童福利院从旧址搬到了环线上,因为没有开通公交,住在石峰区桥梁厂的陈飞,可谓要跨越大半个城区才能到达。

陈飞的主要交通工具是3年前花了3800元在二手市场买的豪宝摩托车,如今这辆车子早已破烂不堪,周二去福利院时还临时出故障被送到了修理店,但他还是坚持让朋友开车送他到了福利院。陈飞说,因为星期一福利院组织有活动,因此他选择在星期二把音乐课补上。

记者了解到,在福利院义教两年,陈飞几乎从不缺课。

福利院庞院长说,“陈飞是第一个把孩子特长教学带入福利院的人。在以前,我们都认为孩子们因为身体缺陷,无法学习特长。但陈飞证明我们错了,他教的几个学生目前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证明福利院的孩子们也可以和普通的孩子一样。”

做到和普通孩子一样并不容易。陈飞说,“孩子们因为先天性的缺陷,教学难度要比一般小孩高许多,一般小孩学一首曲子最多5节课,福利院的孩子则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4个孩子的努力也有了收获,他们已经可以代表福利院参加一些演出。陈飞高兴地说,“在收获了一些成果后,福利院也很欣慰,特意给我们这个小教室装上了空调。”

陈飞说,他们缺少很多东西,但最严重的是缺乏自信,缺乏对生活的勇气。通过学习音乐,他们获得了许多掌声,从中找回了对生活的热爱和信心。一名老师告诉记者,福利院的孩子内心普遍比较自卑孤僻,但跟陈飞学习音乐的孩子性格都开朗了许多。

4、签了5年的义务“卖身契”

在音乐教室左边的墙上,挂着一个聘书,聘书的内容大致为:从2013年3月至2018年3月,聘请陈飞为儿童福利院的义务教师。庞院长告诉记者,这是福利院的第一份义务聘书。

陈飞告诉记者,这是自己找福利院签订的聘用合同,在决心到福利院教音乐时,就知道坚持下去是一件很难的事。签了这个聘书,就是不想给自己找退缩放弃的理由。

庞院长告诉记者,在福利院献爱心的人很多,能坚持下去的却很少。因为是志愿行为,志愿者没有办法约束自己,大部分中途就会放弃。聘书的签订,也代表了陈飞持之以恒的决心。

陈飞说,5年只是一个期限,5年后如果还允许,还是会坚持下去。“我打算再多带几个孩子,如果社会上还有残疾的孩子要学习,也可以到我这里来。”

通过学习音乐,让孩子们长大后能有一技之长,可以加入一些小型乐队养活自己,是陈飞最大的期望。

在儿童福利院里,300多个孩子的经历都曾是一个苦难史。或许有一天,陈飞的学生们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站在高高的舞台上演奏,来证明他们不是世界的弃儿,而是宠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