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施暴丈夫现身求原谅,被打妻子称已“寒心”

伤者仍未脱离生命危险;警方:如果鉴定构成轻伤以上(含轻伤),则可追究施暴者刑责

2

  ▲昨天下午,阿钟看着扭过脸去的阿芳,陷入悔恨 记者 李军 摄

前日凌晨5点多,芦淞工业园某宿舍内,邵阳籍男子阿钟毒打妻子阿芳,宿舍床上、墙壁上都有血迹。阿芳被送进医院手术室后,阿钟却消失了。(详见昨日晚报A07版报道)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市人民医院,发现阿钟出现在阿芳的病床边。说起毒打阿芳的事,他低着头说“很后悔”,并说最重要的是先筹钱治好阿芳。而当他向阿芳悔过请求原谅时,阿芳艰难开口称“寒心”,不会和他过了。

昨天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市人民医院阿芳所在的病房,发现阿芳的父母、弟弟等家人都已赶到株洲,丈夫阿钟也出现了。阿钟染着红发,穿皮夹克与牛仔裤,坐在那不说话。

为何要拿钢筋打妻子?阿钟说,前天凌晨1点多下班后,他买了点花生,还喝了酒,后来因为一点小事和阿芳吵起来,“后来头都是蒙的,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可阿芳的妹妹阿丽反驳称,姐姐的工友说听见他和姐姐“吵了一个晚上”,她猜测阿钟应该没有醉到毫无意识。对此,阿钟没有回应。阿丽说,每当姐姐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阿钟就会挑事吵架。对此,阿钟没有否认。

阿钟说,自己也知道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可他不善沟通,也不懂如何解决夫妻间的矛盾。一些情绪在心里憋久了,他就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发泄。以前是否打骂过阿芳?阿钟回答说打骂过,但没这次严重。“这次我完全是错了,真的很后悔。”阿钟说,请求阿芳再给他机会。阿芳哽咽着回应称对阿钟已经“寒心”,“不会原谅”。

住院的妻子  缺损头皮有巴掌那么大,两天花了2万多元治疗费

阿芳的主治医生黄医生介绍,阿芳目前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她的颅骨出现粉碎性开放性骨折,“有可能引起颅内感染,增加治疗难度。另外,阿芳缺损的头皮有巴掌那么大,就算植皮覆盖,也要密切观察复原的情况。”

目前阿芳的治疗已花费2万多元。阿丽说大部分是自己家垫付的,阿钟只筹到了5000元,还是向他弟弟借的。阿钟说,他弟弟做点小生意,曾经借了他的钱,他和阿芳给弟弟打过工,但工资一直没拿到。这次弟弟说筹不到那么多钱,就先给了5000元。

龙泉路派出所相关负责人称,前天已受理邓先生的报案。如果受害人阿芳或其家属报案,并要求追究阿钟的责任,他们将先对阿芳做法医鉴定,然后根据阿芳的伤情做出相应处理,“如果构成轻伤以上(含轻伤),则可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记者 李军 实习生 刘青)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