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周巴生:在我眼里,她是个伟大的母亲

27岁守寡,40多岁白了头,80多岁还在帮忙带重孙

周巴生母亲 记者 刘娟 翻拍

周巴生母亲 记者 刘娟 翻拍

周巴生手持全家福照片 记者 刘娟 摄

周巴生手持全家福照片 记者 刘娟 摄

株洲网讯(记者 刘娟)周巴生6个月大时,父亲周载云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父亲被追认为烈士,这给家族带来了荣光,然而在这荣光之下,却藏了母亲一生的奉献。母亲独自一人拉扯大孩子,她的牺牲与隐忍并不像父亲的战功一样为人所知,但一直留在了周巴生的心里。今年,已经78岁高龄的周巴生想借这个机会,讲讲母亲段丽辉的故事。

一生都在思念,想丈夫、想儿女、想外孙

1937年10月,原本随军的段丽辉回了老家。一个月后,她收到丈夫在淞沪会战中阵亡的消息,从此守寡60年。在周家一些关于段丽辉的回忆文字里,记者看到了一段她去世前两年对儿女念叨的话:“我这一生艰苦、辛劳并不在意,就是想念得伤了心。13岁刚做小媳妇时,想父母、想回家;丈夫当兵后,想丈夫。一生都想他、望他、眼睛都望穿了。后来,你们出门读书、工作、成家,我又想你们,一想到你们没了父亲,我就更加心痛。带的外孙被接你们走了也是想。”

周巴生介绍,母亲有一个习惯,就是爱站在门外看着那条回家的路,似乎在等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很多国民党老兵从台湾回来,母亲甚至幻想丈夫的死是弄错了,希望他已经去了台湾,还能够回来。“她这一辈子独自承受了太多的苦,她在我眼里是一名伟大的母亲。”周巴生说。

一生勤劳节俭,去世前要求简化葬礼

在农村生活,母亲段丽辉要种多亩田地,闲时,还要到路上捡粪给田地施肥。周巴生回忆,收成好时,家里吃饭没有问题;遇上灾年,从秋天起,家里就只能吃两餐,有时只能吃蚕豆拌饭。他不愿意吃的时候,母亲就将自己碗里的米饭挑出来给他吃。除了种地,母亲还帮人带小孩补贴家用。

周巴生说,自己和姐姐,一个是技校毕业,一个是大学毕业,这都是母亲严厉督促和辛勤劳作的结果。只是母亲却因为劳累,40多岁白了头,50多岁牙齿就掉光了,还驼了背。“后来,我和姐姐的经济条件好了起来,接母亲进城享福。但接来没多久,母亲就过世了。”

“那年,她87岁。去世前,她还在帮着带重孙。临终时,老人没说别的,就交代说不要棺材,也不要敲敲打打,简简单单地火化就行。”周巴生说,他在母亲的墓碑上也贴了父亲的照片,做成合葬的样式,圆了母亲的心愿。墓碑上一个还是青春年少,一个已经白发苍苍,让人动容。

征集

又是一年清明到,您是否也在深切怀念已故亲人和朋友,您是否也有你们之间平凡而动人的故事想与我们分享,您是否也想将他(她)的照片留在报纸上做永远怀念……您的话语,我们来聆听,请拨打联系电话:22593761。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