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吴子明:“医者仁心,得有菩萨心肠”

5

▲吴子明老师在为患者把脉 摄影 杨如

寻找湖南名老中医启动,欢迎社会各界推荐名老中医

推荐方式:把被推荐老中医的姓名、年龄、擅长领域、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发送到手机18373300906(杨记者)

◆ 吴子明,1940年出生,长沙人,主任医师、研究员、研究生导师;出生于中医世家,是吴氏家族第四代中医传人;

◆ 他虽笃志从医,但漫漫人生路上,历尽沧桑。从生产队卫生员到高级研究员,彰显老一辈中医人不平凡的一生;

◆ 他在近50年从医历程中,两次中标国家级科研课题并获奖;主持研究开发国家级新药5种、保健食品3种;发表专著10余部,发表论文30余篇;

◆ 他让中医走出国门,因其在老年痴呆研究方面的成就,1995年他受聘为美国·中国医学科学院客座研究员;

◆ “医者仁心,虽没菩萨那么大的能耐,但得有菩萨心肠。”这是吴子明常挂嘴边的一句话。采访时,他一再嘱咐记者不要把他写得多好,直言他仅仅是一个普通医生。

擅长领域:内科疾病,如心血管系统之高血压、冠心病、心肌病变、脉管类;神经系统之老年痴呆、儿童弱智、中风后遗症、坐骨神经痛、神经炎、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及亚健康调理;消化系统之急慢性胃肠炎,胃溃疡、胃下垂,慢性结肠炎等。

1

出生中医世家 儿时立志学医

“我六七岁时,家里开的诊所里,被抬进一个瘫痪了的中年男子,患者家属呼天抢地,跪求父亲救救他。父亲一番望闻问切后,拿出银针为其诊治,小小银针在父亲手中像被赋予了神奇的魔力,几针下来,男子四肢就可动弹了。几天后,这个男子竟能走到家里来治疗了。当时,年幼的我深受启发,觉得当医生,治病救人,真好!立志从医的念头,就在此时萌生。”虽然近70年过去了,吴子明在采访时说起这个经历,依然清晰如昨。

父亲吴震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吴子明依然记得父亲坐诊的桌上摆着一个坛子,来看病的人就往坛子里投币,隔不了多久,他就能看到满满一坛子的币。吴子明儿时喜欢翻阅父亲的医书,在《湖南省中医名人志》里,他能找到父亲的名字;父亲还有一些“头衔”,诸如中医学术小组组长,中医高等院校教材审稿人……据他父亲讲,吴氏祖辈皆是医生,自己是家族第四代中医传人。除了从小耳濡目染,接受中医的熏陶,熟读医书,吴子明还深受父亲高尚医德的影响。

父亲从小就告诫他:“医生要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不要贪名图利,要有菩萨心肠。”即使他父亲在年事已高,患病住院之际,仍坚持为慕名而来的患者看病开方。躺在病床上的吴父,不能手写病历药方,只能口报,让人照着他念的写下来。如此虔诚敬业,父亲这些事深深烙印在吴子明的脑海中,也深深影响着他的人生。

1960年,20岁的吴子明就读于湖南中医药大学(原湖南中医学院)第一届6年制本科;1980年,为了进一步深造,他就读于湘雅医学院研究生班,成为为数不多的“师法于西,西为中用”的中西医兼修的复合型人才之一。

2

10克麻黄打“天下” 会治病的知青美名扬

1968年,刚走出校门的吴子明就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被下放到了郴州的农村进行劳动改造。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上山下田、干农活、捡狗粪……别样的知青经历,虽丰富了他的人生,但所学所长得不到施展,他心里总觉不是滋味。

在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劳动时,他会偶尔给社员们看看病,但不能张扬,因担心会被打倒成“走资派”。金子总会闪光,经过几次看病的经历后,他高明的医术很快被传开了,也终于迎来了机会让他重回医学道路。

那是下放后的第二年,公社革委会的领导生病了,多方求治未果,有人介绍说吴子明很厉害,革委会的领导就找到了吴子明。

吴子明说,“这病,我不敢看,我怕犯资本主义错误。”领导说,给领导看病没有错误。吴子明故意说,“我还是不敢看,给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看病和给又红又专的领导看病就不犯错误吗?”领导立马明白了其中的深意,于是同意在治好病后,他劳动之余可以给社员们看病。

吴子明在为领导诊治时,判断是哮喘。关于怎么治,开什么药,他早谙熟于心。但为了在这次治疗过程中“大展拳脚”,他在开药时,灵机一动,遂把主要药物“麻黄”加重了剂量,十克麻黄服下后,领导感觉好多了,并大赞他医技名不虚传。于是,他成了公社里的“明星”人物。

十克麻黄打出来的“天下”,吴子明倍加珍惜。在农村,医疗条件相当有限,缺医少药,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吴子明就地取材,用草药治病,练就一身医药兼通的本事。

3

“医生只要和名利沾上边,就很难有大成就”

1983年,吴子明调入湖南中医学院,从事研究工作。从伤寒教研室到内科教研室;从内科病症研究室到食疗研究室再到中药戒毒研究室;从讲师到副主任,再到主任、研究员。这一路走来,他严谨求实,诚信钻研,深研经典,传授真经,结合病案,注重临床。

吴子明的一位老友向记者透露:“以他的成就和造诣,多赚点钱或出名是很容易的,但他一直与名利保持距离。”吴子明的低调、务实精神,也体现在他的教学当中。他桃李芬芳,悉心育人,培养了一批人,带出了一个又一个团队。

他经常告诫他的弟子们:“一个医生只要和名和利沾上关系,就很难有大的成就”,告诫学生不要和医药不正之风沾上关系,不要让名利控制自己的心性,一个好医生就要做到两袖清风,一心只为看好病。“人若是动了歪脑筋,就难修成正果。”

“其实好中医看病真不贵,我7付药,100多块钱。”记者在采访吴教授时,一旁的病友说。

4

潜心科研数十春秋 著书立说造福后人

吴子明的学术科研成果,在业内赫赫有名,尤其是在老年痴呆的防治、中药解毒的研究、药膳食疗等方面。

在近50年的学医从医历程中,他两次中标国家级科研课题并获奖;主持研究开发国家级新药5种、保健食品3种。他发表的论文有30余篇,因其在老年痴呆研究方面的成就,1995年他受聘为美国·中国医学科学院客座研究员,多次赴美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参与国际学术交流。他还主编出版过很多书籍,如《家常食疗养生药膳》、《宋元明清名医类案》等专注10余部。

吴子明和同窗好友李肇夷教授(名医李聪甫之子)整理编著的《宋元明清名医类案》,是他多年读书和临床的心血力作,在《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能一窥其对中医的执著与坚守:

“我俩于20世纪60年代投身于中医事业,合计已逾数十载春秋,虽然中医学院系统学习中医理论,对其精华感受最深者,乃在临床。早年曾受父辈耳提面命,指授口传,学得家传之术,但他们淳淳所嘱者,正是‘临床有所造诣,前人之医案乃必读之书’,并授《宋元明清名医类案》,命以沉潜钻研,认真体会。韶华易逝,转眼已逾四十余载,数十年研求探索,结合临床,反复实践,深感此书却有其重要价值。”

5

长沙名医来株 只因“中医情结”

吴子明现在是神农中医馆的特聘专家,每周五来株洲坐门诊。来株洲坐诊之前,他曾拒绝了很多地方的盛情邀请,其中不乏国内知名医院医馆,待遇也比株洲好得多。

为什么舍近求远来株洲?吴子明告诉记者,现在的人唯经济第一,赚钱第一,都在追求经济效益,办中医馆现在不是很赚钱,”我发现神农中医馆这批年轻人,对中医药有厚重的情怀,有很强的事业心,不是谋名利的人,是想为中医药做点事的人,这一点很让我感动,我们都干了一辈子的中医事业,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习中医,学中医的到了医院都改行西医了,他们投入这么多钱来传承和发扬中医,我们理当支持。”

吴子明认为,在神农中医馆不担心假冒伪劣药品,“这里的中药质量一流,‘好马要配好鞍’,医生开方才能发挥更好的疗效,而且,我开的处方单子便宜且疗效好,在很多医疗机构认为这是个不会赚钱的医生,而神农中医馆以事业为先,对医生没有创收的要求。”并且,神农中医馆团结了一大批老中医,很多都是当年的同窗好友,有共同的志向,大家可以叙叙旧,是一件开心又有意义的事,所以他选择了来株洲。

6

长沙“书痴” 乐在其中

吴子明除了看病的时间,其余大部分都深居简出,很少参加社会应酬,而是“躲”在他长沙的一处书屋内看书做学问。

吴子明在长沙有3处书房,保守估计有两万册书籍,医书可谓应有尽有,很多绝版书籍都能在这里找到,尤其是历代医家的医书医案,除了各种医书外,各种文史经典也一应俱全。

在书屋里,除了一桌一椅外,每个角落都是书,将要看的书都放在随手可以取到的地方。相比很多人整洁的书房,吴子明的书屋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用吴子明自己的话说,“我在书房,不是看书,而是嗜书。”

吴子明读书有个习惯,喜欢把精彩的部分抄摘下来,制成读书卡。他还写得一手好字,在他的书屋里,有很多字迹隽永的读书卡。此外,他还会吹笛子,悠扬的笛声曾俘获众多粉丝的心。

若不是被神农中医馆致力于中医药传承的炙热之心打动,他本来退休后的计划是写小说,把独特而丰富的人生经历写进小说中。然后,看看书、写写字、吹吹笛……

医乃仁术,无德不立,大医精诚,生生不息。吴子明,他对中医事业执著的爱和无私的奉献, 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医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