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12年前,铁警袁佳勇斗歹徒英勇牺牲

凌晨抓住窃贼不放,直到手指被剪断

他生前一直资助孤寡老人,死后存款仅百元

袁佳烈士遗像 记者 徐滔 摄

袁佳烈士遗像 记者 徐滔 摄

昨日下午,衡阳铁路公安处工作人员和往年一样,来到袁罗生家,将他接到衡阳烈士陵园,缅怀他逝去的儿子袁佳。12年前,铁路警察袁佳在株洲县三门火车站勇斗歹徒,英勇牺牲。

他抓住歹徒至死未松手

2002年5月3日凌晨1时40分,株洲县三门火车站,刚从外巡查回房的袁佳接到群众报案:三门火车站北头有人盗窃铁路运输物资。来不及细问的袁佳立即带领4名铁路职工,迅速赶到现场。此时,盗窃人已经离开,被他们盗窃的运输物资20件彩灯散落一地。袁佳和大家一起将被盗物品一一搬回养路工区院内。

回到车站后,袁佳查询列车往来情况,获悉天亮前仍有一趟货车在三门车站停靠。凭着职业敏感和办案经验,袁佳猜测盗窃嫌疑人肯定将再次行窃。凌晨4时,袁佳在车站北头巡视时,发现一人躲藏在铁路旁草丛中,袁佳表明警察身份后,准备将对方带到车站进行盘查。

“对方是小偷,偷了很多铁路物资,当然不会轻易就范。”袁佳父亲袁罗生说,小偷随后和袁佳扭打起来。袁佳很快就将对方制服,压在身下,不料对方大喊躲在不远处的同伴过来帮忙。一名小偷丧心病狂地举起两把大号钢丝钳,从背后朝袁佳头部、颈部疯狂猛击。袁佳头部、眉骨等7处遭到歹徒袭击,最长的创口长达13厘米。为不让歹徒脱逃,袁佳死死扭住其中一名歹徒不放,以顽强的毅力向车站方向艰难地扭打行走十几米远,终因伤势过重倒在血泊之中。天蒙蒙亮时,过路群众发现奄奄一息的袁佳,立即将他送往医院抢救,但他终因流血过多英勇牺牲,年仅25岁。

“他至死都抓住一个歹徒,没有松手,凶狠的歹徒后来用钢丝钳剪断儿子的手指才得以脱身。”袁罗生说。

两名凶手被执行死刑,他被永远铭记

袁佳牺牲后,时任公安部部长的贾春旺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公安机关全力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广州铁路公安局极为重视,迅速组织衡阳铁路公安处45名民警成立专案组。2002年5月11日,专案组民警在武汉市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丁祖斌(38岁,湖北省孝昌县花西乡人)。2002年6月8日,在湖北麻城市警方协作下,又抓获了另一主要犯罪嫌疑人曹迁河(男,29岁,又名曹正东,麻城市麻溪河乡董家河村人)。2002年9月23日凌晨,在武汉铁路公安处支持、协作下,另一犯罪嫌疑人田幼明落网。

2004年1月18日上午9时30分,广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在湖南衡阳火车站广场举行宣判大会,副院长王新建宣读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杀害革命烈士、铁道卫士袁佳的杀人犯丁祖斌、曹迁河的死刑执行命令,随后法警将罪犯丁祖斌、曹迁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其余参与该案的罪犯,也分别被判处死缓、有期徒刑等。

袁佳牺牲后被追授为“革命烈士”、“中共正式党员”、“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和“人民铁道卫士”。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袁友方,铁道部公安局副局长李志刚和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党委常委,广州铁路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薛志刚在袁佳的表彰会上分别讲话,高度评价了袁佳烈士光辉的一生。

长期资助孤寡老人,死后存款仅剩百元

“儿子特别孝顺父母,对群众也是热心帮助。”67岁的袁罗生回忆这个儿子时,忍不住流下眼泪。袁老说,儿子袁佳刚参加工作时,工资只有千元左右。拿到工资后,除了交家里补贴家用外,还经常给父母买衣服、营养品。

袁佳牺牲后,袁佳的同事们帮袁佳清点遗物,他办公室兼宿舍里摆放着全部家当,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床铺下开裂的皮鞋沾满了泥土,办公桌上是一篇未写完的工作日记,抽屉里仅有15.7元零钱和100元的存折,还有一张“追逃”行动、抓捕逃犯时摔伤手治疗时留下的90元医药发票。细心的同志发现,在他已经抹得掉色发亮的旧公文包里,有他下乡搞宣传、调查时用过的面值1元、2元不等的109张汽车票。这,就是一个参加铁路公安工作近4年的小站民警的全部财产。

“当时我收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真的是撕心裂肺,想起儿子这样年轻,婚都还没结,就这样去了……”袁罗生说。记者了解到,袁佳当年在三门火车站当铁路公安时,长期资助当地一个孤寡老人,做一些老人无法做的体力活,经常给老人一些零花钱。袁佳牺牲时,老人来到现场,大哭了一场。

曾是学校乐队的大号手,能作词谱曲

袁罗生说,儿子太敬业了,出事的时候,恰逢“五一”假期,当时领导说,长假期间,也是铁路盗窃的高峰期,要他提高警惕,加强巡查。本来当晚他收缴第一趟赃物后,快到凌晨2点了,如果稍微懒一点,就不用再去巡查了。但他去了,而且和罪犯进行了殊死搏斗,最终以身殉职。

袁佳牺牲后,袁佳的哥哥被安排在铁路部门工作。他说,弟弟多才多艺,在警校读书时,是学校乐队的大号手,歌也唱得很好,还给学校编写了一首《队歌》,弟弟自己作词谱曲。

壮举来源于严格家教和警校熏陶

袁罗生告诉记者,儿子牺牲后,在刚开始的那几年,妻子和他天天以泪洗面,妻子因此身体受到严重影响,于去年6月份去世,现在他和大儿子共同生活。袁佳英语成绩很好,在株洲县五中毕业后本来考上了湘潭师院,学费都交了。后来一个省教委的干部告诉他,袁佳的成绩可以去就读郑州铁路公安干部管理学院。

“当时就业环境不好,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没有工作,所以袁佳最终选择了可以包分配的警校。”袁老说,他从小对两个儿子要求很严格,特别是对袁佳,经常教育儿子,既然当了警察,就要履行公安的职责,保卫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儿子在衡阳铁路公安处组织的一次演讲中获奖,演讲词叫《忠诚》,他说为了工作,时刻准备着牺牲生命。儿子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警校老师的教育也对儿子影响大。”袁老说,儿子放寒暑假后也和他经常交流,说起警察的光荣职责。

“有这样的儿子,我感到光荣”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致电袁罗生准备补充采访。他告诉记者,衡阳铁路公安处的领导已将他和他的大儿子接到了衡阳烈士陵园。

“12年来,每年都来接我去那里。”他说,儿子牺牲后,衡阳铁路公安每年在清明节、7月1日等特殊节日,都要组织一些年轻的铁路警察,去袁佳墓前,聆听袁佳的事迹,缅怀烈士,继承这种精神。

“我没有哪一天不想我这个儿子的,我很伤心,但单位一直没有忘记袁佳,多少让我感到宽心和安慰。”他说,“有这样的儿子,感到很光荣。”

(记者徐滔)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