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刘炳钧:中医典范 百姓爱戴的老院长

刘炳钧在为病人把脉

 ◆ 记者 杨如 

寻找湖南名老中医启动,欢迎社会各界推荐名老中医

推荐方式:把被推荐老中医的姓名、年龄、擅长领域、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发送到手机18373300906(杨记者)

◆刘炳钧,1940年出生,株洲人,主任医师。曾任攸县中医院院长,香港中华中医药学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会员,中华全国中医学会会员。其业绩载入《湖南省卫生志》、《中国高级专业技术人才辞典》、《中国当代高级医师大全》;

◆他16岁开始学医,20岁进入湖南中医药大学(原湖南中医学院),学医6年,功底深厚,中西医兼通。深谙中西医治病特长,把现代医学与中医特长结合起来,各取所长,对各种疾病采取中西医治疗选择颇具权威。从事临床工作50余年,擅长治疗内、妇、儿、骨伤科及疑难杂症;

◆他敬业如痴,具备高度责任感,50余年间,上班从未迟到过一次,从未收过一个病人的红包;

◆他还精通草药,文革时期,他自制草药标本一千多个,培训农村师生数以千计,用中草药治疗急慢性肝炎、肾病、消化性疾病、病毒感染性疾病有口皆碑。

擅长领域:内、妇、儿、骨伤科常见病、疑难病。对高血压、冠心病、高血脂、中风偏瘫、眩晕症、失眠、动脉硬化、风寒湿痹、颈腰椎病、鼻炎、咽炎、支气管炎、肺心病、胆道疾病、肝炎、胃肠炎、糖尿病、肾病、小儿外感、疳积、水痘、各种病毒感染、妇女月经不调、带下病、乳腺增生、内分泌功能失调、前列腺炎及亚健康患者疗效颇佳。

说起名老中医,我们往往会想到这样的老辈医家形象:德高望重、对中医事业无限热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投身中医一辈子,两袖清风,技艺精良。日前,记者采访到这样一位医生——刘炳钧,他就是老辈医家典范。

1

六十年代初正牌大学生  为数不多的中西兼修专家

刘炳钧出生于1940年,1956年就读于原株洲卫校医疗专业,1960年就读于湖南中医药大学中医医疗专业,西医学习3年,中医学习6年。

刘炳钧的学医之路,充满传奇色彩。他出生40天时,刘父就离开了人世。关于父亲的记忆,他只能从母亲的口述中获得些许印象——父亲是因患病,高烧昏迷数日,医治无效离世的。自幼失父之痛,深深刺在他心里,使他萌发了从医的愿望。16岁,他考上株洲卫生学校学习西医,3年后毕业,任职于乡村卫生院,20岁时,他又考取湖南中医药大学,但当时因为已经参加工作,成为一个正式的“公家人”,吃的是国家粮,而且因为父亲去世得早,好不容易可以拿工资为家庭作贡献了,所以家人和领导都极力反对,而他认为自己的医术水平有待提高,立志深造,最终他说服家人,成为了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届本科班学生,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加上第一次就业时感受到知识的重要,刘炳钧在校学习特别刻苦。

今年75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精神矍铄,谈吐清晰,记忆力好。采访过程中,谈到中医经典古籍,很多他都能脱口而出,他随意背诵了《本草药性赋》里的一段:“甘草味甘,和药善长,入补剂而补,入凉剂而凉,生用气平,补脾胃而泄心火,炙则气暖,入元气而散表寒,通十二经,解诸百毒,中满症忌之。”刘炳钧说,背诵不算什么,必须做到烂熟于心,要成为一个好医生,上通古今,下通中西,与时俱进才能游刃有余,学艺不精就是对生命的一种不敬畏,就是无德!

2

攸县中医院的“台柱”  老百姓眼中“了不起的人”

1967年,文革爆发,响应知识分子下乡的号召,刘炳钧和很多年轻大学生一样被下放,来到株洲攸县中医院,“攸县来了省城里的大学生医生”,凭借扎实的功底和刻苦的钻研,他很快便成为县城里的“名人”,前来求医的人络绎不绝。从普通医生到科室主任到院长,直到退休,他一直坚守在自己挚爱的医疗事业上,而且坚持在一线看病,一看就是50多年。

记者采访刘炳钧的当日,他坐在专家诊室内,四周围满了很多病人,其中不乏驱车几百里来自攸县的病友,也有很多慕名来自广州、长沙的病友,大伙都亲切地称他“刘院长”,说起刘院长,大家都竖起大拇指。

“不仅是因为他是院长,医术高明,他人也很好,没架子,待人随和,跟我们‘合得来’。”一位从攸县来的病友说。

“刘院长在我们那里是个了不起的人”,另一位病友告诉记者,“1970年,我才6岁,当时患了乙脑,高烧40多度,昏迷不醒,全身抽搐,看了几个医生也不见好,滴水不进,危在旦夕,家人都不抱什么希望了(当年乙脑流行,死了很多人),加上那时家里条件不好,也没有钱治疗,后来我父亲把我背到中医院找到刘医生(当时他还不是院长,是个年轻医生),刘医生见状就开了几副草药。我爸爸后来告诉我,因为我家没有钱,有几味草药还是刘医生告诉我们,让我们自己去挖的。草药服下后,奇迹出现了,烧慢慢退了,硬是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刘院长我很熟悉,是我们信服的‘老辈医生’”,旁边的一位老大娘也来插话,“从我的父亲开始,我们一家人有病都是找刘院长看,那时候中医院还是破破烂烂的,刘院长在那儿当院长十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60多岁了,我的小孩,小孩的小孩都是找刘院长看病,这几年,刘院长来株洲了,我们也跟着来了,这样的医生难找,我们都信他。”

3

患者“封”的“儿科专家”

“今天看的大部分都是儿科的号子。”刘院长指着桌面上一叠垒得很高的挂号单对记者说。其实,刘院长是全科医生,他们那个年代,学习中医并不分科,专业都是中医医疗,所以内、外、妇、儿都要学,这些年也是什么病都看,看得最多的还是心脑血管疾病,消化性疾病,妇科疾病等。

“现在的小孩都是家里的宝贝,很多父母亲在小孩生病时,就抱去医院‘吊水’,‘吊水’还没有治好就来找我。其实小孩的病很多都是感冒、发烧、咳嗽、拉肚子,由于平时生活不注意或者细菌病毒感染引起的,动辄吊水,很容易使小孩对抗生素产生耐药,副作用也很大……”刘炳钧说起现在儿科疾病的治疗,满是忧心。

“就一个流感,我学习西医这么多年,西医对治疗流感病毒的药物本来就少,加上滥用,病毒变异,西药对流感病毒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相反中草药治疗流感,很有优势……”

“小孩消化不良、拉肚子,用药只能点到为止,因为小孩脾胃发育尚不完善,这个时候用抗生素,会导致肠道菌群失调,拉肚子表面上看来好了,其实把胃肠的生态平衡破坏了,反而会越来越严重。”

我这个“儿科医生”不是卫生局封的,是病人“封”的。刘院长调侃地说,“看小孩的病看得多了,反响不错,一个介绍一个,儿科的病人越来越多,我就变成儿科医生了。”

4

经常被人误解的“草药医生”

刘炳钧喜欢用草药(这里说的草药不是常规中药的草药),经常在他的处方中看到一些如黄花倒水莲、金线吊白米等不常见的药,很多患者拿到处方在外面抓不到药,以为医生故弄玄虚,为此,他经常被人误会,他自己也很苦恼,“现在的中药很多都开始人工培植,品质和过去没法比,而这些草药都是野生的,疗效确切,我几十年用下来效果真的很不错,如:用八角莲,七叶一枝花解毒去火抗病毒就特别好,优于现在常用的各种中西药物,草药我研究有几十年了,攸县、茶陵、炎陵草药资源相当丰富,可以就地取材,而且草药大都很便宜,过去在攸县中医院,我每年都要开车去安仁,参加草药节呢。”

5

50余年职场生涯  未迟到一次,未收一个红包

刘炳钧16岁学医,50多年来一直坚守在传统中医领域,除了拥有深厚的医学功底,丰富的临床经验,还兼具高度责任感。50余年职场生涯,上班从未迟到过一次,也从来没有收过一个患者的红包,刘炳钧说,从医之人,不可缺医德;医者仁心,医生首要考虑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利益。

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千古传诵,“精”,专业熟练;“诚”,品德高尚。“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刘炳钧熟读经典医学古籍,不仅仅是对医学知识烂熟于心,在医德、医风等方面,也是铭记于心。

“凡大医者,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刘炳钧用自己的一生,践行着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具备的品德。

刘炳钧联系电话:18973310877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