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心疼弟弟治病花钱,姐姐帮忙找人骗医保

以为只是钻空子,结果16人被判刑

我市首例诈骗新农合医保案一审昨宣判,16名被告被处有期徒刑6月至6年不等

他曾因为一次意外全身大面积烧伤,至今仍在植皮。为了继续治疗,也为了牟利,他召集亲友,利用虚假的住院资料和发票,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以下简称新农合)住院补偿款36万余元。

这是我市首例诈骗新农合医疗保险案。昨日,经石峰区法院一审认定,何强(化名)等16名被告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6年不等。

看病途中买假证,拉人入伙骗医保

何强今年41岁,原是石峰区一家工厂的员工。1997年因为一次意外,他全身70%面积被烧伤,每年都要去北京植皮。

2011年,何强在北京治疗时,一名病友向他介绍了骗保方法。他当时就花4000元买了一套伪造的医保报销凭证,并由他在株洲的朋友苏翔(化名)出面,从新农合办骗保1万7千余元。事后,何强分到了1万元,苏翔获利7000余元。

随后,苏翔和何强商量,由何强去北京等地继续购买虚假凭证,苏翔在株洲寻找熟人入伙,不断发展下线。他们选取的对象,一般是农村户口、新农合参保人员,且最好有心脑血管病史。因为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去北京治疗较为常见,且有既往病史,在报销时工作人员也容易放松警惕。何强购买的多是做心脏搭桥手术、冠心病治疗等的虚假凭证,每套凭证票面金额为6万到8万元,都处于每次治疗的实际费用区间内,所以往往容易通过审批。

从2012年4月开始,苏翔先后说通自己的母亲、老乡甚至邻居骗保,而其中的利润,又让这个诈骗圈子不断扩大,不仅有株洲各县区人员,还有浏阳、新化等地的人。为安全起见,每人只诈骗一次。

何强每个月都会去北京治疗并购买虚假凭证,之后通过快递交给苏翔,再由苏翔交给骗保人去当地新农合办报销。钱款到手后,何强一般每次抽取1万元,其余由苏翔和直接骗保人收入囊中。

姐姐帮忙介绍入伙对象,获利全给他

为了继续扩大收益,何强又求助于开麻将馆的姐姐何丽(化名)帮他物色入伙对象。从2013年6月开始,按照何强的要求,何丽先后给何强介绍了10人参与作案,其中不仅有两人的堂弟,还有何丽麻将馆内的熟客。

去年9月,石峰警方接到相关报警。警方经过一系列走访调查,当月将何强等16人抓捕归案。

经石峰区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2月至2014年6月,何强等16名被告采取提供真实个人信息、购买虚假住院发票等资料、虚构在外治病的事实,骗取新农合补偿款36万余元。其中,何强参与作案17次,从中分得12.6万余元;何丽参与骗保10次,从中分得6万3千余元。因为心疼弟弟治病要钱,何丽把这些钱全都给了何强。

因犯诈骗罪,何强等16名被告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6年不等。

对话何丽

以为是钻空子,谁知是犯法

昨日,在石峰区法院刑事庭听取法官判决时,何丽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

记者:你为什么要帮弟弟干违法的事?

何丽:(沉默许久)帮他找点人,报销点钱,以为是钻空子,谁知是犯法。我始终记得弟弟当年受伤送医后,从头到脚包裹着纱布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所以当弟弟隐晦地跟我说完骗保的事后,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也没有想到会触犯法律,所以就同意了他的说法。

记者:弟弟受到了法律制裁,你是怎么想的?

何丽:弟弟这些年不容易,家里根本没值钱东西,全都用来治病了。当他开始赚钱后,我还有点欣慰,因为这些钱能帮助弟弟缓解经济压力。但直到民警上门,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主动劝弟弟自首。

记者:你也被判刑了,自己的事业也没有了,你觉得值吗?

何丽:(沉默)……(记者伍靖雯通讯员张雷刘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