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社区好教练刘亚芝,六年免费教广场舞

在她的带领下,小区里跳舞的人多了,打牌买码的人少了

每天傍晚,刘亚芝(穿红衣服)都会带领姐妹们跳广场舞 记者 张媛 摄

每天傍晚,刘亚芝(穿红衣服)都会带领姐妹们跳广场舞 记者 张媛 摄

随着《小小新娘花》的歌声响起,芦淞区麻纺一分厂健身广场上,一群舞者在晚霞中翩翩起舞。广场附近的居民,边欣赏舞蹈,边聊着家常。而在六年前,每到傍晚时分,这里的居民多半在相互询问到底要买哪个码好,或者已经在麻将馆里坐上了。是什么让居民们走上广场,开启了健康的新生活呢?跳舞的居民说,这多亏了刘亚芝。

免费教学后,跳舞的人多了,打牌、买码的人少了

旷女士是麻纺厂一分厂职工,2001年下岗后,一直在外打零工。闲着的时候,旷女士只有一项娱乐活动——打牌。“压力没处释放,就打牌。可打牌赢了还好,输了心里更烦躁。”旷女士说。

2009年,正是广场舞兴起的时候,旷女士发现有人在单位宿舍的健身广场上教大家跳舞。领舞的人正是刘亚芝。“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跟着学,慢慢的,人越来越多。一年后,跟着刘教练跳舞的人有五六十个。”旷女士说,这么多年来,刘教练一直都是免费教学。

因为大家都跟着刘教练跳舞,打麻将的人越来越少了,小区以前有6家麻将馆,现在只有一家了。旷女士说,买码的人几乎都没有了。

除了跳舞,队员们还一起出国旅游,犹如一家人

今年68岁的刘秋元并不住在麻纺一分厂。4年前,刘秋元经常出现头昏眼花的情况,她的老伴知道刘亚芝舞跳得好,还免费教学,于是推荐刘秋元去学。

“刘教练特别耐得烦,我在这里跳舞很开心。”刘秋元说,每次教新内容,刘教练都是手把手地教。她跳了几个月的舞后,头昏的症状消失了。在刘秋元的带领下,她家附近的居民也跑到麻纺一分厂来学跳舞。“现在,舞蹈队里四分之一的人是外面小区的。”刘秋元说。

除了跳舞,刘亚芝还会组织其他活动,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出国旅游就是其中之一。“刘教练带着我们去办护照,什么事都帮我们安排好。不是她,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出国。”回忆起去泰国、韩国的经历,65岁的董娣姣很开心。

刘亚芝:大家叫我一声队长,我就要带好队

年过五旬的刘亚芝在企业倒闭前曾是单位的团支部书记。2009年,社会上兴起广场舞,刘亚芝每天从麻纺一分厂乘车赶到中心广场学习,“那时候,每天来一次就要交一块钱的学费。”刘亚芝说,想着每天要挤公交车学舞,还得交学费,不如自己在家学。于是,刘亚芝开始买碟跟着学。听说身边的姐妹也想跳广场舞,她便开始在宿舍的健身广场上教,只要想学,都可以来跳,且不收费。

这一教,便是六年。刘亚芝教过的舞曲有100多支,其中很多都是她自己编的。

刘亚芝说,看着队员们个个精气神十足,她很有成就感。“大家叫我一声队长,我就要带好队。”刘亚芝说。

(记者成姣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