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人物 > 正文

李博贤—— 做着拍电影的梦,走着考公务员的路

李博贤在床上看公务员考试试题 记者 张媛 摄

李博贤不知道今年的公考会是什么结局 记者 张媛 摄

公务员始终是一个热门并具有争议的话题。今年我市计划招考公务员214人,较去年增加91人;其中共有5392人报名省公务员考试,比去年增加千余人。

但记者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市陆续出现公务员离职的现象。尤其在“八项规定”出台后,随着公务员管理规范、透明、公开,公务员工作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大,更是让一部分人打消当公务员的念头,甚至有不少专家学者表达了对出现第二波公务员下海经商潮的担忧。

有的人在想出去,更多的人拼命挤进来,公务员的围城现象正日益明显。此次记者采访了一名曾经排斥当公务员,如今却选择考公务员的青年,了解他在围城边的纠结。

1

踌躇满志,从未想过当公务员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4月15日,一位女老师的10字辞职信,红了整个网络。如果是3年前的李博贤看到这句话,肯定会发自内心的表示赞同和共鸣。

年已28岁的李博贤,在人生中的前26年里,从未想过会去争取一个公务员。“稳定的饭碗,不错的福利和待遇,每天要么重复做着相同的事,要么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看似很好,却也无趣。”曾经在他看来,这是60岁以后才应该做的事,年轻人如若没有抱负,在这个世界上也是白活了。

李博贤出生在攸县一个贫困山村,父亲曾经在村里当过大队长,在村里一度很有威望。作为家中的独子,加上村子里残存重男轻女的思想,因此家里一直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他所享受的待遇,“博览群书的圣贤之人”。“我出生时,村子里的村民文化水平大多停留在小学、初中,取这个名字我父亲确实费了一番功夫。”李博贤说,他一直希望我做一个读书人,向圣贤看齐。

年少时期的李博贤并没有让父亲失望,从小学到初中,他的学习成绩都在班里名列前茅,初中时还连续两次包揽了年级的第一名。

李博贤记得,父亲当大队长时,在不大的村子里说话十分有份量,做人也有派头;卸任后为人就低调了许多;后来每次他从学校把奖状带回家时,又可以看见父亲在村子里“趾高气扬”几个月。

只是没想到,挫折来得也如此之快。2006年参加高考时,因为英语发挥失常,他的高考分数刚刚超过了二本线。这让李博贤难以接受,就把自己关在屋内半个月。他的父亲也是一句话没说,不敢出门觉得丢人,整天在家唉声叹气。

思虑再三,李博贤选择了复读,第二年终于考上了省内的一所重点大学,成为了村子里几年来唯一的重点大学生,村干部和村民都到家里来祝贺,李博贤很高兴,父亲也觉得十分有面子。

2011年,李博贤又顺利考上湖南师大的研究生。虽然人生经历有过坎坷,却大多却是平坦顺利,这也让他对未来充满着期望和自信。

大学开始就开始拍摄短片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著名电影导演或者剧作家,他就读的研究生专业,就是影视戏剧文学。

2

生活无奈,梦想在现实中逐渐落败

“梦想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这是大学时期,他在QQ上留下年少轻狂的签名。

这次记者再问道他的梦想时,他戏谑说,梦想,就是只能想想罢了。

同样,当记者问他土生土长的山村名字时,他一直不愿意透露。“太丢人了。”在他看来,以前经历过的光荣,现在已经成为了压力和负担。“我现在混得太差了,不能让村子的人知道。”

李博贤说,80后都有一个故事,读大学时,小学不要钱;读小学时,大学不要钱;没工作时,工作是分配的;可以工作时,被自谋职业;没挣钱时,房子是分配的;能挣钱时,发现根本买不起房子娶不到老婆,抱怨后依然坚韧的活着,他们就是80后。

考取了湖南师大的研究生后,李博贤给自己做了人生规划,最理想的就是毕业了当个大学老师,不仅有稳定的收入,还有足够的资源和时间去从事影视文学研究和电影剧本创作。

“我的抱怨比普通80后多了一个。”李博贤说,当他打算读研究生时,硕士学位想到高校任教并不难;而当他毕业时,发现到一所大学当老师已经需要博士学位,你永远赶不上社会的变化。

无奈,李博贤只好和同学开办了一个电影工作室,却因为资金和市场限制,早早就被迫关闭。

他也曾试图去找一份工作,但虽然有高的学历,专业却成为了他最大的短板。社会往往比学校更加艰难,不是只会考试就能存活,一个尴尬的影视戏剧文学专业,被现实逼到了生活的悬崖边上。不管是株洲还是长沙,甚至整个湖南,几乎都不招这样的职位。

因此,研究生毕业即将一年,李博贤还未有过一个正式的工作,每天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晚上起来活动,白天睡觉。他的生活费来源于帮朋友做一些杂活,偶尔写个小剧本、拍个婚纱摄影,勉强度日。

父亲总是打电话来问,工作怎么样了。“我只能骗他,说现在和人创业,刚起步还不错。”李博贤说,如果他知道我现在这样,也许会很伤心。

3

彷徨已久,考公务员成了最终选择

找不到更好的出路,无奈的2014年,李博贤和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样,加入了考公务员的大军。“人总是变成了开始最不喜欢的模样。”他的话语充满了自嘲,带着80后特有的风格。

在株洲见他时,他的嘴角两边满是胡须,许久没有打理,头发不仅杂乱,上面的油甚至可以让一只苍蝇站上去都会滑落。

记者打趣他说,如果嘴里再叼根烟,那和街头的流浪汉并无区别,很难让人相信你是一个名牌大学的研究生。他并不介意,反而说道,恨自己不会抽烟,喝酒也不会,很多负面的情绪无法发泄。虽然如此,他还是接过记者递过去的烟抽了起来,呛个不停后一直咳嗽。

他租住的屋子一片凌乱,到处是吃剩的盒饭,书本、电线、杂物让整个屋子乱七八糟,比起他自己的不修边幅更是严重。

桌子上放着几本考公务员的书籍,是不久前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就是为了省钱。

他报了省考的一个职位,正打算收拾行李前往长沙。他在长沙大学城附近租有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因为不常住他把两个卧室都租了出去,自己偶尔到长沙时就睡客厅,算是一个冒牌的二手房东,却有了免费的留宿地。

去年的省考,他考的是常德文广新局的一个科员职位。在常德考试时,坐他后面的是一个常德本地戴着眼镜的蔺姓青年,考试时蔺青年找他借了铅笔,考完后天下起了大雨,蔺青年就主动开车把他送到了车站。

在路上,李博贤问他,“你考的怎么样。”

蔺青年说,“不好,不过无所谓,我也不是很想当公务员,考不上就跟家里做生意。”

李博贤的心一紧,他并不羡慕蔺青年的家境,只是觉得人有时候能够选择,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

他对记者说,大学城的学习氛围更能让我安下心来,去年我对公务员考试还有些抵触,因此没有好好去复习。

“和他(蔺青年)不一样,我没有选择,所以今年我肯定会全力以赴。”李博贤说,考公务员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选择,却是最合适的选择。

采访完毕时,李博贤说,到了长沙就把胡子给刮了,好好打理下自己,积极面对以后的生活。他似乎想到了自己的电影梦想,突然又说道,看过《国产零零七》吗?就周星驰那样打理。

4月17日,“世界那么大,我的钱包却很小”在网络火了,李博贤在微博转发了这句话。他说,人只有过好现在,才能谈理想和未来。(记者 赵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芷江 华夏 日本 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