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失踪谢宏被证实已遇害,凶嫌是其男友》追踪

谢宏弟弟谢聪接受记者采访,谈他眼中的凶嫌:

“姐‘失踪’后,他把出租房弄得很干净 寻人不够主动,睡到10点半才起床” 

昨日,在荷塘区大众家园小区的墙上,还张贴着寻找谢宏的启事 记者 邓石华 摄

昨日,在荷塘区大众家园小区的墙上,还张贴着寻找谢宏的启事 记者 邓石华 摄

行凶嫌疑人石某(微信截图)

行凶嫌疑人石某(微信截图)

记者邓石华刘伟华实习生刘佳慧

“失踪”了22天的谢宏,最后被证实已遇害,而凶嫌竟是其男友石某(本报昨日A03版报道)。

昨日凌晨,荷塘区金钩山大众家园小区谢宏的出租屋已被贴上封条,而石某的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害怕父母得知真相后无法承受,截至记者发稿时,谢宏的弟弟谢聪还不敢把真相告诉父母,只能让亲属前往家中安慰父母。

昨日下午,谢聪前往荷塘公安分局,被告知杀害谢宏的凶嫌为石某。关于此事,本报将持续关注。

事件进展

出租屋已贴上封条,石某的电话一直关机

昨日下午,记者在荷塘区大众家园小区看到,谢宏的出租屋在一楼,由一个车库改装而成。据房东马女士介绍,谢宏是去年7月17日和男友一起来租的这个房间,租期为一年。租用后,谢宏一直住在这里。

谢宏“失踪”后,谢聪暂住在谢宏的出租屋内,直到前晚,荷塘公安分局的刑警通知他,让他另找地方住宿。据悉,出租屋门上的封条是昨日凌晨1点多被贴上的。

谢聪说,4月18日晚上,他从其他渠道得知姐姐已遇害、凶嫌为姐姐男友石某时,他当时根本就不相信。他向警方求证,但一直未得到肯定答复。他说,当天上午,他还打电话给石某,询问出租屋的wifi密码,两人还简单地聊了几句。

“晚上得到消息后,我就急忙拨打他(石某)的电话,发现他的电话已经关机了。”谢聪说,随后他又联系石某的家人,但他们也无法联系上石某。“他们还问我石某有没有来株洲。”

昨日,记者拨打石某的电话,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尽管诸多迹象表明谢宏确实遇害,但由于迟迟未从警方获得确切消息,谢聪并未将这一消息告诉家人。他说,父母就他和姐姐两个子女,“怕他们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不过,昨日下午,荷塘警方让谢聪前去协助破案,并告知他谢宏已被杀害,凶嫌就是她的男友石某。

谢聪讲述

A姐姐房间被石某收拾得很干净

曾经因此怀疑过他

谢聪说,他最后一次跟谢宏联系是3月27日晚上7点多。当时,谢宏说等她考完证券从业资格考试就回家,并无异常的地方。

3月29日下午1点多,谢聪接到石某的电话,称谢宏失踪。当晚11点多,谢聪从衡阳赶到株洲,石某在火车站接了他。

“姐姐失踪后的一切事情,都是石某跟我讲述的。”谢聪说,包括此前本报报道中提及的谢宏失踪后,石某到火车站等人、之后赶回株洲,第二天又回到考场寻人等。

其实,刚到株洲时,他也怀疑过石某。谢聪说,3月29日晚上,他进入谢宏的出租屋后,发现房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垃圾全被清扫一空,地板也拖干净了,而谢宏的衣服也放在洗衣机里清洗干净。

“女友失踪了,应该急着寻人,怎么还有心思搞卫生。”谢聪说,尽管有过怀疑,但是后来他登录谢宏的QQ发现,3月27日晚上,在石某从长沙赶回株洲之前,谢宏还在QQ上问石某吃了药没(石某患有痛风)。看着两人感情如此好,他打消了对石某的怀疑。

B姐姐曾发现石某与女同事玩暧昧

去年年底,石某曾去谢家赔罪

谢聪说,石某是永州祁阳县人,1990年4月出生。谢宏与石某都曾在工大读书,两人认识已经6年。谢宏与前男友分手之后,石某开始追求谢宏,两人走到一起,已一年多了。

谢宏跟石某并非一个专业,石某毕业后去了长沙上班。谢聪说,姐姐谢宏曾告诉他,在刚毕业找工作的一段时间,石某花了谢宏一些钱。

据房东马女士介绍,石某每个周末都会到株洲跟谢宏团聚,有时候工作日的晚上也会回株洲。

谢聪介绍,去年年底,谢宏忽然打电话告诉他,石某瞒着她和同事谈恋爱。谢聪说,谢宏有次无意间在石某的手机QQ的聊天记录里,发现石某与一名女网友言辞暧昧,两人甚至以“老公”“老婆”相称,就问石某是怎么回事?石某说,是别人和他“开玩笑”。但谢宏打电话询问了石某在长沙的同事,却被告知石某与一名女同事在谈恋爱。谢宏再去问石某,石某承认“只是牵了下手而已”。

谢聪说,谢宏为此曾和他打过很多次电话,“她没吵没闹,只是哭,打第一个电话时,她差不多哭了两个小时”。谢聪当时也劝谢宏与石某分手,但谢宏担忧,她独自待在外地,如果突然提出分手,“怕遭到报复”。

为表歉意,今年快过年时,石某还特意陪谢宏去了衡阳,给谢宏父母赔罪。那是谢聪及父母首次见到石某,“斯斯文文的他挺有礼数”。说起石某给他的第一印象,谢聪说“当时就感觉这个人心机很深”。

凶嫌轨迹

石某曾在株帮忙寻人

“主动性不够,吃得好睡得好”

谢聪说,从3月30日开始,石某便一直帮着他寻人,但根据他的观察,石某的主动性不够。更多时候是谢聪在急,而石某吃得好睡得好。

“姐姐失踪后,因为急,我每天都是早上7点就起床,而他要睡到10点半。”谢聪说,寻人的很多事情也是他在主导,而石某需要他的催促才愿意行动。“比如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姐姐失踪的消息,是我让他转发,他才转发的。”

谢聪说,石某从3月30日一直陪他寻人到4月7日,期间一起贴寻人启事,找监控。“4月7日那天,家里不少亲戚到了株洲后,石某便提出说要回长沙上班。”

“之后,他只在4月10日回来了一趟。”谢聪说,当天还是他要求石某回来查看小区门口的监控。之后,石某就没有回过株洲。

记者手记

杀害女友后淡定接受采访

表现得像个不知情的局外人

记者写完稿后石某曾提出审稿

谢宏失踪后,记者曾在4月4日见过一次石某。他身高170厘米左右,体重110斤左右,戴一个眼镜,长得挺斯文。

当时,石某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得完全像个不知情的局外人。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能看出,他很担心谢宏,还说托了老板帮忙找人,并上网找手机定位公司定位谢宏。

在他眼中,谢宏是个特别善良正直没有心机的老好人,很少生气。他当时说,他和谢宏在一起一年多了,感情很好,还准备订婚,希望能找回谢宏。

而且,石某还说,谢宏失踪后,他根本不敢细想,就怕她真的出什么事情。

当记者写完稿件后,石某提出审稿,说想看看。

事后,记者还曾两次用电话联系过石某,当时他还在长沙,记者将疑似谢宏的监控视频发给他确认时,他还向记者表示,监控中的女孩并非谢宏,并向记者讲起了谢宏的部分往事,表现很关心谢宏。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