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网络语言应拒绝低俗化

第二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正在进行,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在启动仪式上,呼吁全社会培育有高度的安全意识、有文明的网络素养、有守法的行为习惯、有必备的防护技能的新一代“中国好网民”。日前,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指出,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排行,“尼玛”“屌丝”“逗比”“砖家/叫兽”的转发率最高,均超过千万次。崇尚网络文明,我们应该怎么做?

【微论】

不能任由低俗用语在互联网上疯长

胡印斌

人民网的调查报告,部分地披露了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现实——海量的低俗语言,正在构建一个相对闭合的话语场,并在论坛、微博、微信以及网站全方位无缝隙渗透,使人无法逃避。不仅如此,鉴于网民无穷的创造、再创造能力,低俗用语更是“如野草一般疯长”。

网络低俗用语的“疯长”,加剧了网络戾气的蔓延,使得过去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更加难以约束,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更加严重,而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更加粗鄙。

不仅如此,如果仅仅为了禁用低俗用语,完全禁用“网络语言”,也不免因噎废食。“网络语言”范围宽泛,不加任何区分界定,一股脑儿地禁用,既不合理,也难以操作,更让人们无所适从。

可见,若想避免网络低俗用语的蔓延,还是应该在日常的潜移默化中渗透与更替。语言是一条流动的河流,处于不断变动生成之中,究其根本,仍在于社会生活的发展与民众有表达的诉求。

社会平静和谐,语言就会温顺、典雅;社会戾气滋生,则语言暴力、恶俗低俗就层出不穷,而相应的社会共识也很难形成。特别是,如果民众的日常表达屡屡遇阻,难以畅言,很可能就会转移到网络上去。

说到底,净化网络用语,除了发言者自我约束,遵循公序良俗,守住文化底线之外,关键还在于标本兼治,消除社会戾气,避免社会不公,尊重话语权力。否则,一味封堵,恐怕只能是扬汤止沸。

【个论】

“网言网语”别把低俗当个性

秦川

文明包罗万象,蕴涵丰富,并不容易定义。但是,如果一个网民动辄骂骂咧咧,出口成脏,就离文明很远。做文明网民,就应该崇德向善,自觉把网络谣言、网络暴力、网络欺诈、色情低俗等污泥浊水清除出去,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

遗憾的是,低俗的网络用语很不雅观,却被不少网友随意使用。更可怕的是,有的网友根本不觉得使用网络低俗语言有何不妥,随口就说,随手就用,简直成为一种下意识的习惯,甚至有人把使用低俗语言当成了一种时髦,用来耍酷,或者凸显个性。

低俗词语很流行,但流行的未必就是好东西。别把肉麻当有趣,更不要把低俗当个性。低俗用语使用不当,不只是一种道德命题,还涉嫌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比如你看某人不顺眼,上去就辱骂“草泥马”、“特么的”,尽管披上网络用语的马甲,仍难掩辱骂之实。对方较起真来,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当然,有的网民使用低俗语言并无恶意,只是一句口头禅,或者刷存在感的方式。即便这样仍不妥,一个嘴上不干不净的网民,不会给人留下良好印象,也与“四有”好网民背道而驰。正如《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所称,尊重言论表达的自由,并不意味着可以肆意放纵;包容每个人的话语权力,并不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

有人说网络语言环境是培育中国好网民的“第一粒扣子”,做一个合格的网民首先从不低俗开始,如果连不低俗都做不到,就不可能成为好网民。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而是公共场合,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做中国好网民,除了提升素养、敬畏规则,还需要严格的约束机制。

【众论】

@好人真的:网络低俗用语,有些确实看着让人无语,说低俗算是好听的,简直就是垃圾用语,比平时那些骂人的话还难听,老祖宗们创造的汉字哪能就这么被糟践了,是到了该规范的时候了。

@滁人也:常用低俗用语只会让自己离文明越来越远。这些看似有趣,实则会对我们的思想进行腐蚀的低俗之语,其最大的危害,就是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招。因此,从我做起,自觉用文明的标尺来规范自己的语言,网里网外都做文明人,这样才能真正告别不文明,自觉抵制低俗网络用语。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梅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