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捐9元加入e互助平台帮助他人 患上乳腺癌的她获得40万元救助金

去年,在大学同学胡玲玲的推荐下,李文参加了e互助平台。加入的原因很简单,出9元钱就可以帮助别人。事后,李文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世事弄人,今年2月,李文被确诊为乳腺癌。在胡玲玲的提醒下,她申请了e互助,经过层层审核,昨天,李文拿到了40万元的互助救助金。

出于帮助之心

捐9元加入e互助平台

李文今年44岁。

去年7月30日,大学同学胡玲玲打电话给她,推荐她加入e互助平台。李文说,当时自己对这个平台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加入后,出9元钱就能帮助别人。“9块钱也就是一碗牛肉粉的钱,我也没有多想,就加入了。”

之后,李文也未关注e平台,对她来说,这件事情实在太微小了。

李文被确诊为乳腺癌

化疗6次花了20多万元

去年年底体检,李文被发现有肠息肉。手术前,她做了血液检查,发现身体功能出现很大偏差,随后进行全身检查,被发现疑似乳腺癌。今年2月4日,李文在省肿瘤医院确诊。

李文的丈夫何敏捷说,发现癌症后,家人并没有告诉朋友和同事。“按照我们家目前的经济状况,前期的治疗费用,还是能够承担的。”辗转长沙、北京的医院,经过6次化疗,花了20多万,李文的病情基本得到控制,情况也有所好转。

在与癌症抗争的路上,李文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她在朋友圈里,分享了这一情况。胡玲玲通过朋友圈,得知李文的病情后,赶到医院看望。闲聊中,胡玲玲突然想起,李文加入了e互助平台,她可以申请会员的互助援助。但李文对此事并不抱希望,“我才出了9元,怎么可能拿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互助金呢?”

几轮审查后

李文昨日领到40万元互助金

在胡玲玲的强烈建议下,3月1日,李文填写并提交了互助申请表。3月5日,e互助平台工作人员上门调查。e互助会员管理部经理吴楚键介绍,申请互助,有一整套严格的审查制度,并且会在网上公示。

5月21日,e互助平台的医疗专家团队成员——中山大学肿瘤医院首席专家卢泰祥给出了专业的医学审查报告,审定李文的癌症为何种类型,是否符合互助条件。

经过几轮审查,6月1日,e平台在网站和微信公告号公示了李文接受互助一事。

昨日,李文的互助划款仪式在市三中举行。上午10点32分,在多名见证人的见证下,李文的手机滴滴响了几声,40万互助款被成功划拨到李文的银行卡里。李文激动地说,她没有想过,10个月前,自己一次无心的爱心之举,最终让自己受益。

什么是e互助平台?

e互助会员管理部经理吴楚键介绍,2014年5月1日,国务院颁布的《社会救助暂行办法》正式实施,鼓励社会力量通过捐赠、设立帮扶项目、创办服务机构、提供志愿服务等方式参与社会救助。在此背景下,基于“互联网+”的思路,泛华企业集团创建了e互助平台。

2014年7月3日,e互助平台正式上线。目前,该平台已有27万多人。每名会员出资9元,就算正式加入。当发生互助事件时,每位会员需履行均摊互助义务,若出现不履行的情况,平台将从保证金中扣取相应的均摊金额。当9元保证金扣除完毕时,会员将有可能因为无法再履约,而丧失互助会员的保障资格。若要继续保留会员资格,则需要再出资9元。

昨日,李文的互助款项中,每位会员均摊了1.47元,最终汇集金额为401307.06元,40万划拨给李文,剩余的1307.06元重新进入e互助平台。

民政局:

民间公益救援值得提倡

但新生事物如何监管是空白

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互联网开展公益活动,是新兴事物,但不论形式如何,只要真正救助了需要帮助的人,并且做到资金公开、透明,是值得肯定的。不过,对于这种新生事物,国家暂时还没有出台相关的监管办法。

(记者旷昆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