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省内新闻 > 正文

湖南大学生毕业旅行 江西武功山救起坠崖小伙

16日,湖南科技大学,杨灿、胡鹏、蒋森和滕张成龙(从左至右)毕业前的一张合影。6月7日,他们与同学符星珂在武功山救起一坠崖小伙。符星珂回家了,没能出现在这张合影中。图/潇湘晨报通讯员 陈明谋

一场普通的毕业旅行,因为一次救援,变得“再也没法忘记了。”

湖南科技大学的5名毕业生,在江西武功山救起一坠崖小伙。救援结束后,他们“累瘫了”,回到宾馆蒙头就睡,无力完成登顶武功山金顶的约定。再过几日,他们各自走上工作岗位,要完成这个约定,“估计要看缘分了。”

6月7日早上9点多,江西武功山风景区铁蹄峰处,5名湖南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在悬崖边发现一个背包。这个背包打乱了他们的行程,发现坠崖小伙,沟通安抚,报警,送食物送衣服,与消防官兵一起抬出伤者……5个大学生忙活了一整天。

6月1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这几名参与救援的大学生,谈到最多的是缘分一词。毕业旅行成了义务救援,是缘分;救起的小伙子,也是湖南一高校的应届毕业生,这也是一种缘分。

  遗落的书包让他们心里一紧

毕业时同赴武功山登顶,这是杨灿、胡鹏、蒋森、符星珂和滕张成龙5个人的约定。他们都是2011级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一班的大四学生,除杨灿外,其他4个还住在同一个寝室。

6月6日下午,他们乘火车赶到江西萍乡,并于7日早上登山。胡鹏回忆,大约9点半左右,他们登至铁蹄峰处,发现悬崖边有一个书包。滕张成龙心里一紧,朝悬崖下喊了声“下面有人吗?”随即,五个人又一起喊了四五声,发现悬崖下方有人回应。

“回答得很吃力,但能听清。”胡鹏回忆,通过简单的沟通,他们得知悬崖下方有个男的卡在灌木丛内。这个男子大约是7点左右坠落的,听到胡鹏等人呼喊时,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头部、颈部以及腰部均有痛感。

胡鹏说,他们立即联系公安、消防、医疗等救援人员。杨灿按照伤者的指引,在书包中取出伤者手机联系其家人,滕张成龙去附近找当地人施救,蒋森和符星珂继续同伤者讲话以使他保持清醒。

符星珂说,与伤者交流时,他特别注意节奏,“基本10分钟一次”,为的是让伤者保持意识,又不让他过度消耗体力。

因为事发地位于山上,救援人员上山要花三四个小时。其间,滕张成龙跑到其他山头,在一家驿站向3名当地人求助。当地人带着他们,准备徒手下山崖解救。

滕张成龙说,准备下山崖前,他们还特别带了食物、水以及蒋森的外套,但走到一半,发现悬崖下竟然还有一个十几米的高台,下方是大片的灌木丛,而且突然下起了大雨,地面湿滑,根本无法确定伤者的具体位置,他们只能折回。

  与救援人员一起抬出被困者

6月7日中午,蓝天救援队、萍乡消防部门、被困者亲友以及医疗部门相继赶到现场。

当地的媒体曾对此事有过报道,称前往救援现场的途中,武功山景区天气突变,突降中到大雨,山路湿滑,大雾弥漫,能见度严重下降。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徒步前进,已被雨水淋透的消防战士到达事故现场。

救援人员利用绳索垂吊接近并找到被困人员。经询问,被困人员身体无大碍。救援人员利用担架固定被困人员,利用绳索作为牵引,逐步将被困人员抬上悬崖。

胡鹏说,因为地面湿滑,空间狭窄,现场的救援难度很大。悬崖很陡,有近200米高,在将伤者从崖底抬上崖顶的过程中,救援人员出现体力透支,胡鹏等人也轮流帮忙扛担架。被困小伙被运至山下时,已经接近晚上8点。

滕张成龙回忆,他们与救援人员一起吃了晚饭,回到宾馆蒙头就睡,“完全累瘫了”,次日,5人返回湖南,没有能登至武功山的金顶。

16日下午的采访中,杨灿告诉记者,他们暂时没有重登武功山的想法,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5个人大都找到了工作,都在不同的企业,有的在深圳,有的在河南。

  [延伸]

  坠崖者年龄相仿,也是湖南大学生

6月9日,江西省公安消防总队的官方微博称,获救男子叫陈黎希,24岁,坐着休息时被强风“吹倒”,瞬间滚下悬崖。

胡鹏说,他们原本打算等救援队及伤者父母来后就离开继续完成旅行,可是在看到伤者母亲时改变了主意。

在他们看来,能够救助伤者也是源于彼此间的缘分。伤者坠崖后昏迷不醒了将近两个小时,却恰巧在他们大喊时醒过来。而且,被困者的年龄与他们相仿。杨灿透露,坠崖被困的陈黎希也是湖南某高校的一名应届毕业生。

事发后,市民潘先生受陈黎希姐姐的委托,到湖南科技大学给胡鹏等人送锦旗,表达感谢之意。潘先生说,小陈已经在康复中,但对于具体情况,他表示不便多说。

潘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后,小陈的姐姐用微信与胡鹏等人取得了联系,还用微信转了1500元的红包,被他们婉拒了。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怡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