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花9.9元看场电影? 株洲市民还能享受到这样的福利吗?

◆记者赵露

前日,本报报道了在电商平台购票可以享受低价优惠的新闻。以目前正在热映的电影《大圣归来》为例,在猫眼电影,首次购票者可以享受每张9.9元的优惠。

9.9元的电影票,到底是市民难得的福利,还是电影市场的乱象呢?就在数日前,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下发了《电影票务营销销售规范》的通知,将票务电商正式纳入规范,制片、发行、院线、影院需签订影片发行放映合同,相关方需在合同中明确协议票价,具体票价相关方可根据市场供需和经营成本协商确定。

言下之意,就是对各电商平台推出的无底线低价票做出限制,规定电影最低票价。那么,株洲的电影票价如何,株洲市民以后还能不能在电商平台买到低价票呢?

1

株洲票价普遍较低

株洲人喜欢看电影,市电影管理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上半年,株洲观影人次达161.3万,票房收入达4800多万元,同比增长26%。记者查阅去年的城市票房数据了解到,2014年株洲在全国票房收入中排名66名,湖南省内第2,比排名第3的衡阳多1.6倍,但株洲的人口明显少于衡阳。

株洲的电影票价也很便宜,去年平均票价仅28.59元,排在株洲前面的65个城市中,只有山东淄博和烟台票价比株洲低。而在城市票房收入100强中,株洲平均票价排名倒数第七。今年上半年,株洲电影票价略有上升,平均票价为29.8元。

“其实,株洲城区的票价还没有达到这个平均数,南四县市的电影院缺乏竞争,他们的票价普遍较高,都在30元以上,一定程度上拉高了株洲电影平均票价。”市电影管理办公室主任陈静说。

在城区范围内,万达影院的票价最高,平均每张票31.1元;星鑫影院最低,为27.19元。

陈静认为,株洲电影票价普遍偏低,和株洲电影院的发展历史有关。早期株洲只有千金一家影院时,并不存在竞争。后来新开的17.5、美达、星鑫等影院都集中在中心广场一带,这些挤在一团的电影院,导致了株洲电影市场竞争的直接化和白热化,拉低票价也成为了竞争最有利手段。直到后来,河西以及其他地区陆续开办电影院,市场的竞争才稍有缓解。

记者了解到,当前大汉·希尔顿和美的城都将在株洲开办影院,万达还计划在河西兴建一个株洲最豪华的电影院。

陈静认为,株洲电影市场并未饱和,但电影院布局不能集中扎堆,同时要上档次,一些观影环境和放映设备都比较差的影院,只能把拉低票价作为吸引观众的唯一手段。

2

难以限制电商平台低价售票

记者注意到,电影新规中,对破坏市场秩序的违法违规行为,行业协会将警告、劝诫、列入黑名单、或停止其供片、发行影片、取消备案资格等。

对此,在接受采访时我市许多市民表示担忧,影迷李女士关切地表示,我就想问问以后还能不能搞9.9元的票了!便宜也不行,非得要四五十元一张票?

“9.9元的现象看似方便了市民,但从长远来看,是属于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对于株洲电影院的发展来说并非是好事。”陈静说,以一张30元的电影票为例,电影院要支付50%的收入给电影制片方,还要承担电影院的设备更新,员工工资和纳税。因此我们一般规定,电影票价不能低于15块钱。

美达影院负责人高晖称,电影低票价是电商平台贴钱竞争,真正竞争激烈的还是电商平台。我市网友“荷叶”表示,电商平台乐意贴钱,普通人得点实惠,为何要出台这样的规定呢?

问题是,如果电商平台恶意拉低票价,扰乱了整个电影市场的发展,让市民形成了一种电影票十分便宜的意识。

那电影院为何不对电商销售平台进行监管呢?高晖称,电影院没有权利管,也不敢管,株洲现在越来越多市民选择在网上售票,售票渠道逐渐由电影院转移到电商平台手上。

记者了解到,由于电商活动多,株洲有将近三成的影迷是通过电商平台购票,这一比例还在增长。

高晖称,甚至电商平台举办一些活动时还要求我们配合,如果不配合就不让电影院参加售票,那电影院的售票渠道就少了一条,票房收入肯定受到影响。

因此,株洲电影行业普遍认为,为保证电影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加强电影行业自律机制建设,创造良好的行业发展环境,必须出台相关规定限制电商的行为。

陈静告诉记者,即便国家不出台电影票价规定,株洲市内也会召开会议,让株洲各大电影公司做一个倡议书,在内部设定一个最低票价,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后各家影院老总一起签字。

我们此举并非是要把株洲电影票价拉上去,而是遏制各方面的恶性竞争,不会影响株洲正常电影票价。陈静无奈地说,“一些电影院负责人总跟我们抱怨,其他电影院为了吸引顾客恶意拉低票价扰乱市场,但同时他们自己也在降低票价。”

3

80、90后成为高票观影人群

记者在神农城的中影看到,当前热映的电影票价均不一样,除了巨幕电影,其他影片价格均在30元—60元之间。为什么影片的价格会不一样呢,电影院的票价是怎么定价的呢?

除了考虑电影成本外,电影院也会利用顾客的观影心理。陈静说,在株洲,80、90后属于比较稳定的观影人群,是电影院的常客。但随着近几年国产片质量提升,上映片子增多,进入影院的60、70后逐渐增多。

例如《智取威虎山》上映时,许多60、70后年轻时都看过这场戏,因此未曾进过电影院的中年男女就会选择去观看,作为不入或者少入影院的不稳定人群,电影院为了培养市场群体,就会把票价订低一些。

总的来说,80、90后热衷的好莱坞及其他众星云集的大片票价较贵,60、70后可能会看的国产片票价相对便宜。但如果以后60、70后也发展为稳定观影人群,那就难说了。

4

9.9元现象,或许还将延续

采访中一位市民透露,在网站团购电影票后去影院兑票却经常要补差价。该市民称,其花了26元在美团购买了一张中影3D电影票,去兑票时被要求补差价10元。记者调查中发现,我市许多电影院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一些消费者在促销或者团购中买到电影票后,去电影院取票时会临时被要求补差价,差价一般为5--10元。

记者就此事致电了株洲美团,但对方并未给予回复。

对于补差价的情况,中心广场某电影院工作人员称是限价片,需要另补差价。但对于原本的票价是多少、补差价的标准等并未披露。

记者注意到,根据刚下发的新规,电商可开展促销行动,但电影零售票价、活动票价均不得低于发行放映合同中的协议票价;影片促销活动中的折扣部分由促销方按协议票价补齐。

该工作人员表示,一些团购票价格比较低,严重影响了电影院的价格政策,因此对于特殊影片,电影院会要求补差价。但他认为,票价最有效的约束手段是经济行为,电商实行超级票价根本没有考虑赚钱的问题,如果没有更有效的手段能控制的话,低价票仍然会存在,随之补差价的情况也不会消失。

该工作人员认为,低票价电影多数是由电商售票平台及片方在掏腰包补贴,未来随着《电影票务营销销售规范》的实施,“9块9”现象将得到规范。

但更多株洲业内人士对此并不看好,现今情况是院线公司的重要销售渠道被电商平台牢牢掌握,新出来的规定对电商平台未必有约束力,如果监管有力的话还是有影响,执行不力,以前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

电影方想取消低票价带来到的恶性竞争,但对电商平台内部来说,他们的竞争更激烈,为了自身发展,未必会遵守规定。9.9元现象,或许还将延续。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