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145℃和62℃,“热情似火”的沥青混凝土

                                                                       易兴无在摊铺路面。 王军 谷经华 摄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王军 通讯员 谷经华 实习生 袁静莹)下午2时,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户外体感温度逼近40℃。易兴无解开袖口,挽至手肘位置,招呼工友继续施工。8月5日,记者来到106国道攸县大同桥段“白改黑”工程现场,看铺路工人接受沥青混凝土和阳光的双重高温“烤验”。

路两边,笔挺的杨树和水杉岿然不动,风不见踪影,疾驰而过的车辆,掀起一股股扬尘。沥青摊铺车与满载原料的大卡车顺利“接龙”,缓慢匀速前移,车内的传动设备将沥青混凝土均匀摊铺在道路基层上,并进行初步振实和整平。

沥青混凝土与路基接触时,一阵白色烟雾腾空而起,刺鼻的气味弥漫,随着热浪冲向修路工人。

“从搅拌站运过来的沥青混凝土温度高达170℃,刚铺到路面时也有145℃。”易兴无穿着厚厚的胶鞋,脸上汗如雨下,紧随着沥青摊铺车测量路面摊铺厚度,并指挥工人对摊铺不均匀处进行人工补料。他告诉记者,长袖长裤厚胶底鞋能阻断热浪的直接袭击,但只要靠近摊铺车,全身就好像在水里泡着。

145℃的高温是什么概念?易兴无从路边村民家里买来两个生鸡蛋,打碎在刚摊铺的路面,20秒后就成了半熟的荷包蛋,他拿着温度计贴在路面测量,62℃。

“这是一双新鞋子,前两天才换的。”易兴无说,沥青温度越高粘性越强,铺成的道路也越牢固,从搅拌站来了原料后,他们一刻也耽搁不得,铺晚了密实度就不达标,而站在刚摊铺的沥青路面上,鞋底很容易被融化,基本上一周要换一双鞋。

就在采访时,一滴沥青混凝土从摊铺车上溅到记者手臂上,一时疼痛难忍,几分钟后便起了水泡。易兴无赶紧找来盐水,帮记者涂抹。记者抓起易兴无的手臂,发现有多处大小疤痕,尤其手掌虎口位置一道长长的伤疤很醒目。“18岁就开始铺路了,没少被高温灼伤。”他淡淡一笑,48岁的他在株洲各条国省干线公路都留下了辛勤的汗水。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童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