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经济 > 正文

19元钱唱5小时还送果盘小吃 株洲量贩式KTV价格战正酣

娱乐方式多样化,KTV行业面临洗牌

株洲市的KTV越来越多。图为一家KTV内顾客在定包厢 记者 张媛 摄

吃饭、唱K曾是很多人热衷的聚会方式,如今正慢慢改变,据媒体报道,全国最大的连锁量贩式KTV品牌大歌星7月下旬已经全面退出KTV领域,KTV行业领军企业钱柜也陆续关闭了13家门店。株洲KTV市场怎么样?近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走访。

现状

KTV下午场19元钱可唱5小时

还送果盘、爆米花

记者昨天在某团购网站上看到,芦淞区芦淞路金色地标附近某量贩式KTV,迷你包厢下午场和午夜场只需要9元钱,到店加收10元开机费后,就可唱足5个小时,并赠送精美果盘、爆米花、纸巾等物品,即使是最贵的豪华大包,下午场和午夜场也只需要46元(含开机费)。

台北星距离、盛唐KTV东都店等,下午场和午夜场的迷你包厢,也只需要19元即可唱5小时,好声音KTV、贺家土迷城KTV、欢乐迪、魔音等价格则都在30元以下,只有华尔兹、保乐迪等少数几家在30元以上。

“这些年,KTV的价格几乎就没涨过,随着团购的兴起,商家之间的价格竞争也日益激烈。现在的价格比2010年左右至少下降40%。”一位业内人士称,KTV之间的价格战在各个环节都有体现。“低包厢费主要是吸引老年人及学生群体,针对高端客户,免房费则是吸引客户的主要手段,客户只要在店内购买一定量的酒水,就可以不收房间费用,相比团购,这种方式可以促进总体的消费额。”

市场

暑期旺季开房率不足七成

部分KTV已经陷入亏损

KTV大打价格战的背后,是这几年市场行情逐年下滑,竞争愈发激烈。记者了解到,虽然价格在下调,但各大KTV的客流却鲜有增长,甚至相比前几年还有所下降。“暑假本应该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以前总是爆满,现在开房率不足七成。”长江广场附近某KTV负责人介绍,相比生意最好的时候,该店的营业额下滑幅度在40%以上。

另一家KTV负责人则介绍,由于低包厢费制度,吸引了很多老年人前来唱歌,店里的总开房率没有减少,但作为消费主力的上班族比例一直在下降,总营业额也跟着下降,“2011年的时候,店里月营业额有150多万,现在每月只有100万左右。”

生意不好,人员的工资也跟着降。上述KTV负责人介绍,以前服务人员基本工资加提成奖金,至少都在3000元以上,但现在只能拿到2000多元一个月,导致服务员流动性变得很大。

“人力、水电、耗材、房租等各类成本在不断上涨,价格却一直在跌。”长江广场附近某KTV负责人介绍,一家中型KTV前期投入至少要四五百万以上,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两年能回本,现在至少要五年以上,而按照规律,五年左右KTV的音响设备和装修又要更新了。“部分位置、设备不好的KTV现在已经在亏本经营,根本没有能力更换设备,只能等待被淘汰。”

其他娱乐方式分流KTV市场

从全国到株洲,曾经火热的KTV为何举步维艰?

“以前大家能去玩的地方不多,KTV是主要的娱乐场所。”市民张豪认为,现在的选择更多,是KTV走向没落的主要原因。“聚会可以选择玩桌游、密室逃脱、奔跑吧等一些新潮玩法,电影院也越来越多。”他认为,原有的目标顾客被分流,加上KTV的运营模式多年来缺少创新和改变,故而对年轻消费者的吸引力也在下滑。

类似“唱吧”等APP的兴起让唱歌多了一种选择。“我们现在很少到KTV了,想唱歌可以直接在家。”市民小汪说,线上KTV的兴起,逐渐改变了自己唱歌就要众乐乐的习惯。据了解,“唱吧”注册用户数已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数千万。

市场过剩导致恶性竞争

市娱乐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除了受经济环境影响导致行情不好外,量贩式KTV在株洲已经过剩也是导致陷入恶性竞争的原因。

“前几年市场行情好,大家一股脑地进入,到现在骑虎难下。”上述负责人介绍,市区今年新开的KTV有温莎堡河西店、台北星距离、宝乐迪、好声音等,最近三年时间内新开的量贩式KTV,至少占了总数的四分之一,“蛋糕在变小,吃蛋糕的人在增加,势必会有一些要被淘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