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江西外甥想找株洲舅舅 民警帮助上演“大团圆”

“这样的情节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啊”,失散多年的亲人团聚后十分感慨

本报讯 (记者 李军 实习生 何亦佳 通讯员 冯刚)10年前,家住南昌的安家利(化名)与株洲的舅舅失去了联系。近日他写信给荷塘区茨菇塘派出所,希望帮忙寻找。民警在4天内找到了他舅舅的儿子蒲先生。

9月21日,蒲先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并向该所核实确有其事时,蒲先生颇为惊讶,“这也太巧了,这种情节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啊!”

接到民警来电,他怀疑这或许是骗局

蒲先生家住芦淞区曦美苑小区,据他回忆,9月21日上午,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茨菇塘派出所的民警,说一个江西亲戚想找他父亲,派出所里还有那个亲戚写来的一封信。

蒲先生说,一开始,他怀疑这或许是个骗局,但他家确实有亲戚在江西。当天下午他决定去趟茨菇塘派出所,还真拿到了一封表哥写来的信。

信的开头写着:“舅舅、舅母,您好!我们好久没有通信了,我们很想念你们,今天我们托派出所民警给你们转交信……”读过信,蒲先生再没疑问,激动地把信拿回家交给了父亲。

蒲先生的父亲蒲松(化名)今年75岁,他说,写信人是家住南昌的大外甥,比他还大一岁。10多年前,他与姐姐一家用座机联系,每隔两三年就去南昌与姐姐团聚一次。但大约10年前搬家后,他家换了座机号码,记录亲人联系方式的电话簿也丢失,从此就再没通过音信。

蒲松说,他家六姊妹,由于分居各地,平时联系并不多,而大外甥这么重视这份亲情,让他感到温暖与感动。

当天晚上,蒲松拨通了外甥的电话,两位老人说起失去联系的原因,都分外感伤,一度出现哽咽。

与株洲的舅舅失联10年,他想向株洲警方求助寻亲

写信给蒲松的外甥叫安家利。他说,母亲有六姊妹,舅舅蒲松是最小的。由于年龄相近,爱好也差不多,他们曾经很合得来。在他眼里,蒲松是舅舅,更像朋友。

据安家利回忆,两家最后一次联系是2000年春节,当时舅舅到南昌住了几天。2006年,舅舅打电话说想去南昌探亲,但不巧的是,他母亲病重,他自己身体也不好,就要舅舅先不要过来,“来了,家里病人多,反照顾不到他。”

后来,安家利曾多次给蒲松打电话,却总是没人接听,写了信也没回。渐渐地,安家利觉得联系不上舅舅了。

“今年上半年,小姨妈一家到南昌探亲,感叹六姊妹如今只剩下她与舅舅。”安家利说,小姨妈向他问起舅舅的下落,于是他重拾起找舅舅的念头。

上周二,他去南昌当地派出所求助,民警按他提供的信息,建议他联系荷塘区茨菇塘派出所。于是他连夜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该派出所,希望民警帮忙寻人,另一封写给舅舅,希望他能去南昌团聚。

安家利说,这次在荷塘警方的帮助下找到失联10年的舅舅,“很激动,真的很感谢株洲当地派出所的帮忙。”

背后的故事

民警收到信件后

多方查找才找到人

茨菇塘派出所副所长刘冬介绍,9月17日,派出所收到了安家利的来信,他们就着手帮助找人。

刘冬和几位社区民警了解到蒲松住在天鹅花园小区某栋,当他们赶到后发现,房子里住着一对来自湖北的夫妻。这对夫妻在株洲做生意,说自己并没有蒲松的电话,不知道怎么联系他。

眼看线索断了,刘冬又找到该小区的物业公司,物业经理说他认识蒲松的儿子蒲先生,并提供了联系方式。刘冬打电话给蒲先生,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一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