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渌江书院启动保护整治项目,有望重新绽放魅力

醴陵千年文化的核心载体,湖湘文化的缩影

◆记者 肖 捷

在醴陵,有一个在湖湘文化中盛极一时,与长沙的岳麓书院、衡阳的石鼓书院同样重要的古老书院——渌江书院。朱熹曾在这里讲学,传道授业;左宗棠曾在这里执掌教鞭;这里还培养出了李立三、程潜、陈明仁、左权等历史的风云人物。

近日,记者获悉醴陵已启动渌江书院保护整治工程。这座饱经了数百年沧桑变革的渌江书院,曾有着怎样的辉煌过往,现今又以何种姿态伫立在当代,它的未来又将有什么样的变化?

A靠山面水,古老书院闹中取静

穿过熙熙攘攘的醴陵街道,渌江书院就座落在苍翠秀丽的西山山腰,与老城区隔渌江相望。

从西山公园的观景台神怡楼登高远望,可以清晰地看到渌江书院的全貌。这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占地近7000平方米,背靠仙山公园,三面环山,面向渌水,几栋青砖绿瓦的古建筑掩映在山间,左侧是醴陵名胜古迹靖兴寺和宋名臣祠,布局典雅,虽然地处市中心,但难得闹中取静。

渌江书院设有头门、讲堂、内厅、斋舍。记者沿着陡坡缓缓而上,一股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远远可见院内有一株约1500岁,高30多米,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古樟树,至今仍枝繁叶茂。树旁有碑,“老树千年惟鹤住,深潭百尺有龙蟠。僧居却在云深处,别作人间境界看。”这是明代哲学家、教育家王守仁来到千年古樟树下,有感而题的诗。现在,书院内外仍保留着90棵百年甚至千年古树名木。树下的洗心泉,今天还是一方碧绿。

“渌江书院”的匾额,是1982年著名醴籍书法大家李铎在此题书的。下首的对联“道崇东鲁,秀毓西山”,是由道光末年任书院山长的易卓题写,从对联中我们就能窥见渌江书院传承自孔孟先贤的文风文脉。

B名儒讲学,朱熹、张栻开创渌江书院名声

古时候,由于罗霄山脉的隔断,从江西到湖南,一般都会从醴陵经过。因此,与湖南其它地方相比,醴陵便多了一些读书人的往来。翻开渌江书院的历史,最为人所熟悉的莫过于朱熹与张栻那场精彩的理学之争。

张栻是南宋当朝宰相之子,也是著名诗人陆游的文友,虽出身豪门却一心向学,他是同时代为数不多有着与朱熹相近的学术思想的知名学者,在理学史上有着与朱熹一样的重要地位。因此,为了这次与张栻的聚会,朱熹足足准备了两年,从福建崇安出发,不远千里而来,终于在1167年8月的一天,踏进了渌江书院的院门。两位中国学术文化的顶尖人物带着各自最深厚的思考,在渌江书院发生了激烈的学术碰撞。使渌江学子领略到了理学最精髓的学术思想,饱览了大儒们的气度和风采。渌江书院也因此名声大噪。

数百年来,作为醴陵七大书院之首,渌江书院演绎着一段段文坛佳话。明代哲学家王阳明曾两度慕名而来,在渌江书院浏览讲学,盘桓多日。与朱熹、张栻齐名的浙东学派婺学创始人吕东莱,也与渌江书院有着牵连,他把自己短促人生中最精华的部分,奉献给了渌江书院。小小的书院,文脉悠远,延传至今,成为了株洲办学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一座书院,是过去湘东子弟求知究学的首选之所。

C名流掌教,青年左宗棠曾任书院山长

据《渌江书院志》等资料记载,书院从建院伊始,就承继朱子讲学之风气,所聘的掌教山长(院长),都是一时的名流。在51位有姓名可考的山长中,有进士12人,举人33人,其中在京城、地方任过官职者大有人在。其中最鼎鼎大名的一位就是晚清名臣、湘军领袖左宗棠。

1837年,年仅24岁的左宗棠屡试不第,功名止于举人,就任渌江书院山长,转而遍读群书,钻研兵法。左宗棠曾为渌江书院撰对联:“身无半文,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他还常领着生员登西山,指点何处可守战,何处可设伏。也正是左宗棠执掌渌江书院期间,他与朝廷重臣陶澍的相识相交,也由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当时,醴陵知县得知两江总督陶澍回乡扫墓,将路过醴陵,于是特意准备了馆舍。左宗棠应知县之邀写了副对联,以示欢迎和敬仰。谁知陶澍一到馆舍,立刻被这副对联所吸引: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对联既表达三湘子弟对陶澍的仰慕之情,又突出陶澍引为“旷代之荣”的一件大喜事,即皇帝亲笔为陶澍少年读书的“印心石屋”题匾。

陶澍对此联大为赏识,马上要求见左宗棠,与他深夜纵论古今,引为知交,后来更是与他结为儿女亲家。渌江书院也因此成为左宗棠步入仕途,位列清廷重臣的人生转折点。

D作育英才,传承湖湘文化的精髓

醴陵自古文风鼎盛。据醴陵县志记载,自南宋始,醴陵一口气兴创了九所颇具规模的书院,即使在清初“不许别创书院”的严格文教控制政策之下,固执的醴陵人还是创建和重修了东莱、近思、昭文、西山、江东、超然这六座书院。

而渌江书院则始建于宋淳熙二年,原址为西山书院,是在宋、元、明基础上建立的学宫。清乾隆十八年(1753),知县管乐于城东学宫地(今一中校园内)振臂倡修,正式命名为渌江书院。道光年间,知县陈心炳以“城市喧嚣不宜治学”为由,将书院迁于现址。清末废除科举后,光绪三十年,渌江书院改为高等小学堂。次年,又被改为渌江中学,即现在醴陵第一中学的前身。

“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一部中国近代史,半部由湘人写就。纵观历史,这话的确不假。湘楚之地本是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理学家的摇篮,醴陵就更是如此。不提名儒皮龙荣、杨大异、吴猎三人,也不赘述汤非凡、阳明珠、彭道儒等科学家发明家的成就,单看从醴陵走出的程潜、陈明仁、耿飙、左权、宋时轮、蔡申熙等这一长串的名将名单,就不难看出醴陵人对近代中国的影响,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在渌江书院就读。可以说,渌江书院为振兴文教、培植英才作出了巨大贡献,是醴陵千年书院文化的核心载体。

现状

醴陵已启动渌江书院保护整治工程

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渌江书院也经历过一场浩劫。在文化大革命中,张栻、王阳明、左宗棠的画像被付之一炬,只留下了一幅朱熹的画像。书院也被转给了一家工厂作为厂房仓库,直到1979年春邓小平亲自批示,才得以收回。2013年渌江书院被正式公布为国家级的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悠久的渌江书院,积淀下来的巨大的品牌价值和文化价值不容小觑。为了保护这座珍贵的古老书院,醴陵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自今年3月起启动了渌江书院保护整治工程。9月30日,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所有限公司的专家到达醴陵,对书院的保护整治修建方案与醴陵市的相关单位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基本确定了相关方案。

规划

修旧如故,重新打造渌江书院

如何才能有效挖掘书院深厚的文化内涵?如何避免书院开发建设的同质化现象?这些都是负责该项目的相关单位与专家们讨论的重点。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公司的专家从渌江书院的现状分析及历史意义入手,坚持“修旧如旧、旧中有新”、“化繁为简、敢于留白”、“延续精神、传承文化”的原则,以渌江书院的鼎盛时期的布局造型为蓝本展开修复,还原书院“依山傍水、师法自然,山水林田要素齐备考究”的历史原貌,全面保护、深度开发渌江书院的历史文化资源。

根据项目规划方案,渌江书院将恢复传统山水格局,拆除与文物、历史建筑保护无关的建、构筑物,同时修补由于现代城市建设而遭到破坏的重要山体和水体,恢复传统山水形胜和书院选址格局,恢复书院码头,以及码头上的渡亭。并根据历史记载结合景观设计,恢复涧水鸣雷、洞天日月、修篁蔽日、宝藏轮旋、石坡高砌、古樟参天、心泉映月、禅窗秋静这八处历史景观。此外,规划显示,或将于渌江书院文物本体西侧恢复农田景观,结合历史水系的恢复与书院景观氛围,塑造可游可憩的核心景观林景区与生态山林景区。

未来,该项目还将在保护前提下植入新的展示手法,于每一个重要景点前设置二维码扫描点,游客可利用手机等工具获取景点的详细讲解和历史原貌三维图形等信息。他们还计划参照雅典卫城等成功景区的展示理念,将渌江书院源远流长的各个时期建设变迁历史做成实体模型进行展示,为游人提供更为直观的文化体验,以便于对渌江书院形成更全面深刻的认识。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醴陵市计划利用渌江书院的文化资源,塑造“文承六脉、延续至今”、 “风水宝地、治学佳境”、 “经世致用、知行合一”、 “道崇东鲁、秀毓湖湘”四个主题片区,打造多个景观节点丰富的游览内容,形成一条人车分行、由核心游线和多种步行体验组成的游览空间,使其成为醴陵市公园绿地的组成部分之一。

进展

拆迁、建设、修缮、布展四项工作同步启动

周晓理曾表示,“渌江书院”建设项目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和实事,醴陵市将全力以赴打造好这张醴陵历史文化名片。

渌江书院建设项目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陈德政说:“根据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安排,我们现已完成了项目前期的各项准备工作:项目规划方案已经通过规委会评审,确定了规划设计,目前,正在制作园林景观和建筑设计的施工图;集体和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工作已经正式启动,各相关部门正在全力开展征拆工作;完成文物本体修缮招投标工作,湖南文保古建工程施工有限公司正对文物本体进行修缮;邀请了顶级专家教授——湖南大学的邓洪波教授和广东集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王润强先生对文化展示部分进行设计。我们将积极协调好各部门的关系,积极整合各方面的力量,群策群力,多管齐下,争取市委市政府即定年前实现渌江书院开园的目标任务。”

根据记者目前拿到的“渌江书院项目方案”,该项目规划范围占地约7公顷,包括醴陵市林业局、醴陵市公路局、醴陵教师进修学校、少量民宅。陈主任表示,下一步醴陵市还将启动募捐工作,成立募捐组委会,向社会进行筹资。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