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省内新闻 > 正文

O2O血战一年炮灰遍地 美容师月入近万平台却赔钱

■制图/王珏

如果要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如今的O2O市场,“烧钱”恐怕再合适不过。从打车到团购、从订餐到家政服务、从电商到支付、从洗车到美容,几乎每个细分领域动辄就是数亿美元的融资,O2O一度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

商家们的地推打得火热,用户们捡便宜自然是乐此不疲。记者体验多项O2O服务,一天应支出216.5元,靠补贴节省109.49元,实际花费107.01元。与此同时,一些职业刷单人利用O2O公司的漏洞,通过刷单攫取高额补贴。而O2O平台却在烧钱的路上越走越远,那么问题来了,靠烧钱能烧出O2O的未来吗?■记者 蔡平

【记者体验】

靠补贴省的钱比花的钱还多

1999年9月3日,一场72小时网络生存实验证明了借助互联网,足不出户就能获得日常所需。

16年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每天都在重复着这场实验的内容:餐饮、家政、美甲、洗车等,借助O2O都可实现,而各家O2O平台给客户的见面礼则是优惠券和红包。

近日,记者借助手机,通过O2O安排了一天的生活。

上午用“滴滴出行”叫了辆专车去采访,路费总计48元,因为账号里有张6折最高能抵扣12元的赠送券,仅付了36元。

采访完回家,中午在“饿了么”上的“食尚筷乐”点了一份蒜苗肉丝和一份木耳炒肉,两份餐共计24元,由于新用户享受1分钱吃大餐优惠,省下11.99元,最后付了14.01元。

在等外卖的过程中,记者打开了“云厨电商”,在上面买了几样零食,由于“每日一爆”优惠,平台还送了20元的优惠券,最后买了5样东西,花费0元。

做完这些,前一天预约的“58到家”的家政阿姨到了门口。由于是首次体验享受10元体验价,省掉了50元。

晚饭和朋友聚餐,通过“美团外卖”下的订单,3个菜外加饮料,总计63元,满减优惠16元,最终只付了47元。

全天下来,记者共享受了5项O2O生活服务,原本应该支付216.5元,在各个平台的补贴下只花费了107.01元,足足省下了109.49元,省下的费用比花的钱还多,而这部分补贴都由平台方提供。

【生存状态】

美容师月入近万,平台却在赔钱

服务比线下好,价格比线下低,消费者无疑是O2O最大受益方。而来自平台的补贴,提高了消费者的消费频次,提供服务的签约手艺人或者商家自然而然地成为另一大受益方。

签约了某美业O2O平台的美容师顺子就是其中一位。这位80后妈妈去年7月份加入平台,通过手机接单提供上门美容服务,每天工作6-8个小时,月收入近万元。

在顺子看来,签约美业O2O之后的状态与她之前在美容院打工时大不相同:没有业绩压力,工作时间可自由安排,收入更高。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北京,美业O2O签约手艺人最高的月收入能突破10万元。

签约的服务人员虽然收入都还可以,但美业O2O平台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

美业O2O平台是如此境况,其他类型的O2O日子也好不到哪儿去。百度CEO李彦宏表示,和当年电子商务刚兴起来一样,现在做O2O的都在烧钱赔钱,百度也不例外。

“O2O市场需先获得流量和用户,才能考虑变现问题。”湖南商学院一位教授表示,“但前提是能留得住用户,从竞争中活下来。”

现象

O2O血战一年

炮灰遍地

据了解,去年下半年以来,天使投资基金天使湾陆续投资了10多个O2O项目,涵盖了配送、运动、出行、家政、洗车等各个细分领域。

此后,免费洗车、免费钟点工、免费外卖来袭……在铺天盖地的优惠中,O2O似乎已经成了补贴烧钱的代名词,而用户在乐此不疲地享受各种补贴的同时,O2O也已不再是“红海”,更像是一片“血海”。

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大大小小的APP参与竞争,而很多O2O项目也因此不幸沦为炮灰。

光烧钱不盈利,又面临层出不穷的竞争者,一旦没有资本接盘只能认赌服输。这让眼下在一家O2O公司工作的袁新林想到了曾经的团购网站。

目前,网上流传着两份《O2O项目死亡名单》和《O2O项目败局手册》,列举了包含餐饮、社区、美业、旅游、教育、母婴等16个细分市场近千个失败的O2O项目。

“只烧钱不盈利,这些项目死亡的原因有很多,归根结底是投资方不愿意再给钱了。”长沙一名风投人士表示。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移动互联网+”中国双创生态研究报告》显示,去年一年,国内美业服务方面的创业项目数量达到140个,增长率为150%。但不到一年的时间,大多数项目就沦为了炮灰。

正因为此,天使投资基金天使湾一名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在O2O领域的出手会谨慎一点。

怪象

O2O烧钱催生专业刷单员

O2O烧钱不断,还造就了一些“商机”,催生出职业刷单手,且收入不菲。

“现在补贴少了,限制多了,钱来得比较慢。”说这话的人是位姓刘的小伙子,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职业刷单员。

偶然的机会,接单送外卖的小刘发现了平台漏洞,便开始专职刷单。在跟一家餐馆老板协商后,双方开始合作。

小刘用多个手机号码分别注册了饿了么、美团外卖等餐饮平台账号,合作的这家餐馆也与这些平台有合作。

记者在和小刘的沟通中了解到,一般会根据平台的补贴额度选择刷单平台,小刘此前的刷单大多数选择饿了么。

记者在饿了么手机APP上发现,某餐馆“满40元减12元”,减免的12元由饿了么平台补贴给商家,不过在刷单过程中,餐馆收到了订单并接单,但实际上并不需要送餐。

“每天每个手机号可进行两次下单,每个号码每天可从平台获得补贴是24元。每次点完餐后还可获得1-5元红包下次使用。”小刘介绍他每月能刷上万元。这笔收入,小刘和餐馆老板对半分成。

观点

裸泳时要想好上岸路线

知名媒体人路北在《大潮来袭,美团能否上岸》里写到:采取补贴策略吸引用户,实际上价格敏感的用户很难说什么消费粘性和忠诚度,一旦美团停止补贴,或是竞争对手增加补贴力度,那么趋利避害的用户就会去选择相对来说更实惠的平台。

在互联网观察家吴俊宇看来,只要没有形成盈利模式,妄图靠烧钱来获取用户习惯的做法都只会导致恶性循环:获得融资——扩大业务规模——更加激烈的烧钱大战——亏损更加严重——急切寻求更大规模融资——资本市场失去耐心,最终成为炮灰。

吴俊宇认为,未来的O2O平台光有钱不够,必将延伸成产品、服务体验、资本、上下游产业链等综合实力的竞争。各家企业应从自身服务对象入手,在裸泳阶段就应该有明确的后期发展思路。

诚然,O2O行业的烧钱大战,裸泳可以,但裸泳爽过之后,一定要有上岸路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