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省内新闻 > 正文

单亲妈妈生下重病男婴想放弃 热心市民微信筹款

单亲妈妈生下重病男婴想放弃 热心市民微信筹款

10月29日,湖南省儿童医院,单亲妈妈袁秋英亲吻着哭闹的儿子。图/潇湘晨报记者华剑

(原标题:还好有你我没放弃 )

2个月大的小刚从来没看见过父亲。他差点被母亲两次放弃。

还在母亲腹中时,“不想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小刚的母亲想将他打掉;如今,小刚患上重病,孤立无援的母亲也曾想过把孩子丢在医院不管了。

小刚是幸运的。在这两次快要被放弃的关口,有两个人的坚持,让悲剧未发生。

气温15℃,秋雨带着寒意淅淅沥沥。袁秋英顾不上冷,一大早穿着短袖从省儿童医院跑出去,前往湘雅二医院找专家,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小刚(化名)做手术。

在前一天,她还想把儿子丢在医院不管算了,“反正医院也会想办法。”纠结和挣扎了一晚后,她还是决定要救治自己的儿子,尽管儿子的生父,早已不知踪影。

“不知道他家在哪,现在电话也打不通了。”说起孩子的父亲,袁秋英倒是很平静,在她看来,恨也没有用。让袁秋英欣慰的是,同在病室的叶星佚开导她,并且组建微信群为小刚募集爱心款。

“不想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10月29日,湖南省儿童医院的病房里,两个多月大的小刚被外婆抱在怀里,睁得圆圆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坐在一旁的妈妈袁秋英。

袁秋英从母亲手中接过孩子,轻轻在额头上一吻,小刚的小手抓起一把袁秋英的头发,“呀呀”叫了两声,显得挺激动,他还不明白母亲的烦恼。

今年29岁的袁秋英是湖南永州双牌县人,因为弟弟和父亲在2005年与2010年相继去世,多年来只有她和母亲两个人生活,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就靠袁秋英打工赚钱。

2013年袁秋英来到永州一家餐厅打工,认识了餐厅里的厨师李华(化名),在袁秋英的眼中,李华为人老实,对自己也好,一起工作的时候,也给了她很多的帮助,“好像是自然而然的,我们就在一起了。”

还没在一起时,袁秋英也曾问过李华是否结婚或者有女朋友,李华说自己单身。今年1月,袁秋英发现自己怀孕,本想将这个好消息与李华一起分享,李华的态度却让袁秋英感到奇怪,“你要生就生,生下来后孩子你要自己带。”

袁秋英心想:毕竟是两人共同的孩子,就算要自己养,李华也会一同照顾的。怀孕4个月后,袁秋英工作的餐厅里来了一位带着孩子的女人,“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女人是李华的老婆,他早就结了婚。”抱着孩子,袁秋英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袁秋英毅然和李华分手,李华给了袁秋英2000块。一开始,袁秋英想打掉孩子,“我不想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母亲的坚持让她有了勇气和信心

“不能打!”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遭到母亲邓福玉的坚决反对。不管袁秋英如何解释,邓福玉一定让女儿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不养我们自己养,生下来这个孩子就姓袁。”

因为袁秋英弟弟和父亲相继去世,邓福玉一直希望家里能添一个成员,得知女儿怀孕,邓福玉高兴坏了。她劝袁秋英将孩子生下来,“我跟你一起养。”

今年8月,小刚在永州市中心医院出生,邓福玉非常激动,“手软软的,长得真漂亮。”回到家中后,邓福玉24小时照顾着孩子,一家人的重心,全在这个小家伙身上。

可才出生10多天后,小刚身上的皮肤开始变成淡淡的青色,而且呼吸不畅,“一开始以为是新生儿黄疸,就去到县里的医院去检查。”却在医院被告知,孩子可能是先天性心脏病,必须去长沙的医院进行治疗。

坚持

第二次想放弃,陌生人给予帮助

孩子患病后,袁秋英尝试着联系李华,却发现对方已经换了号码,“我们在一起时他就住在职工宿舍,我不知道他家在哪。”

10月25日,办理好新农合大病救治手续后,袁秋英带着孩子住进了湖南省儿童医院心胸外科。经过检查后,医生告知袁秋英,孩子病情严重,心脏大动脉转位,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如果要做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不建议孩子进行手术。

湖南省儿童医院医护人员称,最佳的治疗时间是小孩出生后的2周至4周,超期就需要采取非常规分期治疗,孩子目前的状态,建议家长去咨询其他医院。

“好几次想放弃治疗,想把孩子留在医院,医院总会照顾孩子的。”

了解到小刚的情况后,与袁秋英在同一病室的叶星佚主动找到了袁秋英,并安抚她的情绪,“我自己也有一个1个月的孩子,我能明白母亲的心情。”

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治疗,叶星佚在微信建了一个群组,取名为“小刚的生存力量”,40多位爸爸妈妈加入到群组中,并主动为孩子捐款,短短两天的时间,叶星佚筹集到了1万8千元的治疗费。

一边为小刚筹集医疗费,叶星佚还经常安抚袁秋英的情绪,“我们现在都在帮你,你怎么可以放弃孩子的治疗机会。”为了让袁秋英积极面对,叶星佚每天都要来到病房照顾小刚,并与袁秋英一起讨论如何照顾孩子的问题,“都是妈妈,一聊到孩子就停不下来了。”叶星佚说,只要有希望,就会继续帮助袁秋英治疗她的孩子。

“非常感谢叶星佚的帮助,没有她,就可能真的要放弃孩子了。”病床上,抱着孩子的袁秋英说。

对于孩子的父亲,袁秋英不想再联系,“恨他也没有用。”现在的袁秋英,已经坚定了要治疗孩子的想法,准备出院寻找能够治疗孩子的医院,“就当是给我,也给孩子一个机会吧。”(潇湘晨报 记者 王诗颖 夏盛 )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