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吴进超:从“门卫”到“市劳模”的9年蜕变

吴进超要对自己的生产车间负责,所以他必须知道车间里的一切大小事

吴进超要对自己的生产车间负责,所以他必须知道车间里的一切大小事

以前工作的门卫岗亭,现在已经搬走了,吴进超每次路过都要看看

以前工作的门卫岗亭,现在已经搬走了,吴进超每次路过都要看看

◆记者 赵露/文  记者 张媛/图

从门卫到操作工,再到班长,继而到车间主任;从初级工到中级工,再到南车高级工。仅拥有初中文化的吴进超在人生选择中,付出了别人双倍的努力。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从“保安门卫”到“株洲市劳模”,在9年的时间里,28岁的吴进超完成了身份蜕变的传奇经历,在株洲县渌口一时传为佳话。

门卫时期努力勤学

每次从渌口的家出发,沿着1815线行走上班,吴进超都会回望一个地方。10年前,这个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厂区大门,18岁的吴进超站在门前的两级台阶上,以门卫的身份值岗了1年。

10年后,这个大门已经封死变成了围墙。吴进超也从门外走到了门内,历经几级跳跃,成了厂区里的车间主管。他的人生轨迹,就如当时台阶旁种植不久的绿化樟树相似,如今也长成了参天大树。

吴进超家在株洲县王十万乡,父母均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吴进超之上,还有两个哥哥。因自小家庭贫困,父亲为了改善家庭条件,在上世纪90年代,利用农闲时期奔赴郴州,进入当地煤矿挖煤。

天有不测风云,父亲所在的煤矿发生坍塌事故,所幸逃跑及时得以逃生,但右腿却严重骨折,不能再从事体力活,家中顶梁柱的倒下,让这个贫寒家庭更加度日维艰。

吴进超自小学习成绩就不错,初中毕业时还收到了数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但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16岁的他只身来到株洲市区,进入株洲市某保安公司,做起了保安。

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后,吴进超被保安公司分配到株洲市棉纺厂执勤。当时在棉纺厂内有些许空置厂房仓库,就租给一些私企做生产。

吴进超对机械比较感兴趣,恰好在巡逻时发现了厂区里有一个私人机械公司,就主动找到那个私企老板,表示希望闲暇时到里面打杂,不需要老板给予任何费用。吴进超说,“当时虽然还未成年,但也想赶快学点东西。”

私企老板时常出入厂区门口,和吴进超有过多次照面,惊叹于吴进超的勤奋和勇气,就答应了吴进超的请求。

后来,每天下班后,吴进超就跑到机械厂里做学徒。作为学徒,吴进超做事却一点都不含糊,他勤快耐劳,时常跟随师傅们一起加班加点,技术水平迅速提高。

没过多久,机械厂的老板就找上了他,希望他辞掉保安工作,到机械厂来工作,并答应给予他两倍的工资。

涉世未深的吴进超并没有答应进入机械厂。“因为不熟悉环境,身上也没有钱,突然辞职了就过不了日子。”

他是我带过的徒弟里面最出色的

2005年,南车时代新材绝缘产品事业部整体从原株洲田心租赁场地搬入株洲渌口新生产园区,吴进超被保安公司从棉纺厂调到了这里上班。

门卫的轻松让这个18岁满怀梦想的小伙子看不到希望,看着公司来来往往的生产技术工人,他觉得自己不能这样碌碌无为,应该学点技术,成为一个技术型人才。当时,厂区的车间主任老杨烟瘾大,因为是从事化工生产的高危行业,厂区内完全禁烟。老杨烟瘾上来时,就跑到厂区门口抽上一根。

门口抽烟的次数多了后,老杨就和在门口执岗的几位年轻人熟络起来。老杨发现,年纪差不多的几个门卫,吴进超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从事过保安工作的人都知道,在当了一两年保安后就成了老油条,浑水摸鱼,每天无所事事混日子。

吴进超不一样,他闲暇时就打扫卫生,整理登记资料,接访来宾时动作标准利索。让老杨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下班后,吴进超总能知道哪个办公室门、空调、灯没关,而其他门卫对此却从未有过记录。

2006年初,因为厂区有工人离职,便在内部招聘工人。吴进超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填了申请表格,没想到竟然顺利被录取了。让他意外的是,他录取比任何人都简单,连面试的环节都省了。

后来吴进超才知道,是车间主任老杨给他做了担保,亲自要了他,让他走了一次“后门”。

吴进超说,当时除了喜悦,还有很大的压力。“老杨给我做了担保,我就想该怎么做好这份工作,才不能丢他的脸。”

2006年3月,吴进超被安排进入涂料车间学徒。这个对涂料一无所知的初中生,白天跟着师傅学习,从配料、过滤、湿润、研磨到调色,他不放过每道工序的任何细节。晚上一个人躲进车间休息室学习钻研工艺文件,出师转正时间只用了短短的1个月20天。那时带他的师傅都竖着大拇指说:“吴进超刚进涂料车间时才19岁,脸上还带着稚气,但那股冲劲和干劲是我带过徒弟里面最出色的。”

2010年,吴进超正式担任涂料生产班班长。去年年底又升任车间主任,27岁就接替了老杨曾经的位置。

最年轻的市劳模

2009年,南车时代新材在轨道交通高铁凸台树脂产品市场中标数千万,下半年进入交货高峰期,3个月时间交货不少于1300吨。这比平时生产整整多出了400余吨。在艰巨任务面前,领导首先想到的就是吴进超,并派他担任凸台树脂生产班班长。

于是,吴进超带着班组成员通宵达旦赶生产。那时交货期紧,懂树脂生产的工人又少,吴进超带头冲上前,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

而身怀六甲的妻子因为没人照顾,被送往益阳南县的娘家,直到小孩出生,他也没顾及得上。在妻子眼中,吴进超就是一台24小时待命的机器,只要工作需要,他随时都能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吴进超和他的班组成员交货1400吨,比原计划还超出100吨。

吴进超也经历过低潮时期,2010年厂区订单大降,经营出现了困难,许多工人纷纷离开工厂另谋出路。当时吴进超的女儿刚1岁,每个月要不少的开销,老婆在家带孩子没有收入。一家三口挤在两百元月租的房子里,靠着吴进超微薄的工资度日。吴进超说,“上班只有基本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后每个月不到一千块钱,我也想过外出打工,但想到公司的人对自己都很好,便坚持了下来。”

吴进超还是个拼命三郎。几年前,厂区里的稀释剂泄漏,有毒液体流入了排水沟里,排水沟连接着外面的农田、鱼塘,如果排放到鱼塘鱼就会死掉,排到农田农作物就会枯萎。作为高危化工生产企业,厂区搬到渌口时,附近农民一直有微词。吴进超说,如果毒水流入了农田,不仅给农户、土地造成巨大损失,也会影响到公司形象。

为了防止有毒液体扩大,吴进超急忙跑到排水沟里,用勺子把稀释剂弄到桶里搬走。专业处理人员来到时对吴进超又佩服又担心。吴进超说,该类液体毒性强,接触必须要穿戴专业防护手套和衣服。

今年初,吴进超被株洲县作为市劳动模范推举到市里。如今,距离在市委大礼堂领取“株洲市劳动模范”的那一刻已过去好几个月,但吴进超想起来依然兴奋不已,“当时一直以为劳模是想都不敢想啊,没想到竟然选上了。”不仅如此,28岁的吴进超,还是今年最年轻的劳模。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段志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