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乘客发病,飞机降落50分钟后才开门

因耽误治疗时间患者被切除0.8米小肠,南方航空昨日登门致歉

11月22日,网友“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布微博长文《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讲述了自己两周前乘坐南航的生死经历。

“如果机舱门能早点打开,如果他们能少点争执,早点送我去大医院,我的情况可能要比现在好很多。”直到前天,张先生回忆起11月9日的那段经历,心里仍然有些堵得慌。

事发

乘客飞机上突发急症

11月9日,张先生从沈阳搭乘中国南方航空CZ6101次航班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张先生称,飞机起飞约5分钟后,他感到腹部疼痛。张先生随即向空乘人员反映,空乘人员表示可能是气压问题引起,并没有进行处理。

张先生回忆称,之后自己腹痛的情况越来越严重,“9点20分左右,我已经疼得没办法坐在座位上,身上也在不断冒虚汗,所以我又跟空乘人员说了,希望他们帮我叫一辆救护车。”张先生表示,空乘人员赶紧帮他预约了救护车,之后还在航班上进行了广播,询问有无医护人员。“但当时只有一名妇产科医生在飞机上,没办法处理我的症状。”

张先生告诉记者,9点40分左右,飞机滑行后停在了机场,空乘人员通知张先生称救护车已经达到机舱外,并把他扶到头等舱前排靠近舱门的座位上。“但是舱门一直不打开,飞机就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先生多次向空乘人员提出要求要下飞机,但空乘人员回复称,机场塔台那边没给信息,没给指定的停靠位置,而且没有梯子过来,就是开了舱门也没办法下去。“我从机舱窗户那里看到了救护车,就离我不到10米远,当时我真想跳下飞机去。”

争执

谁来抬病患僵持不下

张先生称,10点30分左右,机舱门打开了,其他乘客下飞机后,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上了飞机,催着让空乘人员扶他下去。“我当时浑身没力气,站都站不起来,只能求助别人。但没想到的是,空乘和医护人员为这个争执起来了。”

张先生告诉记者,当时空乘和医生双方都在互相指责对方不负责任,医生说空乘应该把乘客送下去,说外面的旋梯很滑,如果摔着了他们没法负责。而南航的工作人员表示病患应该由急救车这边的人来抬,他们不管。“大概吵了五六分钟,我当时还有些清醒,就说我自己下去吧,然后就半蹲半爬下旋梯,爬到了救护车的担架上,整个过程中,身后连个扶我一把的人都没有。”

张先生很庆幸,自己当时还有些清醒,能够挪步到救护车上,但又很困惑,如果是一个已经完全昏迷的重症病患呢,双方也要为此争执吗?

结果

张先生最终被切除了0.8米小肠

此外,张先生回忆称,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告诉他可以要求南航派一个工作人员陪护,但这一要求随后被南航方面拒绝。而救护车开动后,医生告知张先生他们不能去市区,将张先生送往最近的首都国际机场医院,并向他收取了几百元的费用之后,就离开了急诊室。

最终,辗转几家医院后,张先生被确诊为腹内疝,切除了0.8米小肠后才得以挽回生命。张先生称,如果到达机场后,舱门能够及时打开,医护人员和空乘没有起争执,如果救护车能把他及时送到大医院诊治,可能他的情况会比现在好很多。医生说,如果确诊及时,患者的小肠可能不需要被切除。

回应

急救和空乘各有说法

前天,记者致电中国南方航空的客服人员,就张先生遇到的问题进行咨询。对方回复称,舱门何时打开需要听塔台那边发出的信息,这是规定。其次,如果遇到张先生这样的情况,舱门打开后,救护车内的医护人员上飞机后,病患就完全交给医护人员处理。“我们不能随意搀扶病患,应该由现场的医护人员判定情况,并把病患抬到救护车上。”

之后,记者又电话咨询了首都国际机场医院的工作人员,对方回应称,凡是飞机上发生的事情都应该由航班的工作人员负责,旅客在飞机上突发急症,应该由航班工作人员搀扶或者抬上救护车。

另据这名工作人员称,像张先生这种情况,航空公司应该派人陪护,“他的行李都在飞机上,又是一个人,应该派个地勤人员或者服务人员跟着去医院处理一些急事,基本上很多航空公司都会这么做的,因为救护车能负责的只是把病患运送到急诊室门口。”

最新

中国南航登门致歉

针对日前有旅客发布《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文章,中国南方航空23日通过官方微博对旅客表达歉意,称对在与救护人员配合中发生的协调问题,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加强与相关单位的沟通协调,完善相应的工作流程。

中国南方航空称,已经指派有关领导和部门专程登门看望并致歉,并且,已经启动了内部调查工作程序,经初步了解,CZ6101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对此,将进一步查明原因。

(综合北京青年报、人民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