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大寒小寒,杀猪过年,亲朋好友来聚餐

13

“大寒小寒,杀猪过年。”过年杀猪,对农村里的人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回忆起小时候的年,今年67岁的朱建国,印象最深刻就是杀年猪。

“每年到了阴历12月20以后,村民们就开始筹备宰杀年猪的事宜了。”朱建国在荷塘区一家单位退休后,就住在西子花园,儿时出生在宁乡煤炭坝村,村里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养鸡为吃盐,养猪为过年”。他说,在农村,杀年猪是一种民俗,更是一种情结。无论家穷家富,无论人多人少,都要杀一头猪过年。

村里人平时生活艰苦,省吃俭用,但每到过年前,都要杀一头100多斤的猪,杀猪当天,还会宴请亲戚和邻居。剩下的大部分猪肉,就会撒一些盐,然后挂在厨房后的灶上方,任时间慢慢熏烤。浓浓的木柴火烟,熏得金灿灿的,便成了腊肉。

朱建国还记得杀年猪的场面热闹而隆重。自家杀年猪时,父亲会提前算好日子,约定好屠夫,让母亲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到了这一天,村里的邻居,多数是壮汉,也会来帮忙,把养了大半年的猪,从圈里赶出来,三下五除二把猪捆在大红桌上。杀猪的屠户还会用一根绳子把猪的嘴捆住,然后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刀,瞄准位置,一刀子就进去了,又狠又准,正所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时,朱建国能看到母亲连忙用木盆接住喷出来的血,拿几张纸钱沾点血,焚香烧纸,默默祭祀,而这猪血也是过年时的一道美味菜肴。

有时,倔强的大肥猪,还会在桌子上挣扎一阵子,慢慢的,就不动弹了。小时候的朱建国,见这场面,有些害怕,后来,见的次数多,也就习惯了。

朱建国在一旁看着,屠夫娴熟地打水修毛,开膛破肚,一个多小时后,就大功告成了。桌子上,摆放着长条的白花花的肉,地下还有猪蹄、排骨、内脏等。

这一天,朱建国家会宴请亲朋好友和要好的村民吃饭,桌上的菜都是与猪有关,猪血、猪肉、猪肝、猪蹄等,可谓“满席全猪”!

朱建国说,那时候,农村里养的猪,从来不喂饲料,猪肉细嫩得很,做的菜,很香很下饭。现在根本吃不到那样的猪肉了。

退休后的朱建国,一直有个愿望:自己在农村的老家或者城市里的某个偏避地方,建一个小猪圈,养一头猪,全用菜叶和米饭喂养,养到过年,就屠宰着吃,给亲戚和儿子们,都分一点,吃自己喂的猪,重温儿时猪肉的味道。 (记者 杨如)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亲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