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奶奶给每个孩子发的压岁钱 都是特意留着的崭新钞票

16

小时候,快过年了,岚岚除了期盼新衣服、放烟花,以及很多好吃的零食,当然还有压岁钱。每年除夕的晚上,岚岚总能收到爷爷奶奶给她的压岁钱。

按照惯例,每年除夕的傍晚,岚岚和父母,还有伯伯叔叔和堂兄姐妹们,一起去爷爷奶奶家辞年。所谓辞年,也就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到爷爷奶奶家,告别这一整年,初一时,再去拜年。

爷爷奶奶的压岁钱,也就是在辞年的时候给。岚岚记得,除夕这天的下午,妈妈会给岚岚精心“打扮”一番,换上新衣服,戴上新帽子和围巾,把皮鞋擦得锃光瓦亮。下午四五点,岚岚一家三口,就美美的出门了,前往石峰区湘氮小区——爷爷奶奶家吃团圆饭。

岚岚一家到达后,大伯、二伯和婶婶,还有堂哥堂姐、堂弟堂妹们,也陆陆续续赶到。爷爷奶奶家,20多个人聚在一块,很是热闹。大人们坐在一起喝茶、吃瓜子、唠家常。

岚岚和堂哥堂姐、堂弟堂妹们,则被奶奶叫到她的房间里,看着她从棉袄最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布包,一层又一层的打开,最后,展现在眼前的是10元,20元,50元大小不等的崭新钞票。这些新钱都是爷爷奶奶平时舍不得花,特意留到过年的。“好厚的一沓钱啊!”孩子们欢喜极了。

岚岚和其他孩子们一样,眼巴巴瞅着奶奶发压岁钱,奶奶眯着眼看着这个,望望那个,嘴里念叨着“岁岁平安”。奶奶脸上的笑是幸福而满足的,就像岚岚得到压岁钱时一样。

小时候,岚岚不懂,为什么每年奶奶发压岁钱时,嘴里都会说一句“岁岁平安”。后来,岚岚渐渐明白,这四个字里包含了奶奶对子孙们的关爱和期盼。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岚岚已经长大了,毕业了,如今在石峰区某大型企业工作了,拥有一份不错的薪水。工作后的岚岚,再给奶奶拜年时,发现她的头发差不多全部白了,耳朵也听不太清楚了,背微微有点弯曲了。

一进门,岚岚大声叫“奶奶!”,奶奶唤着她的名。岚岚走到奶奶身边,她依然是用布满皱纹、干裂的手,从棉袄最里面的口袋里,掏出压岁钱,放在岚岚的手中。

“奶奶,我都长大了,自己能赚钱了,压岁钱不要了。”岚岚说。

奶奶说:“在我这儿,你永远都是小孩。有我在,每年都有压岁钱。有一天,我不在了,就没了。想要也没了。”

(记者 杨如)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