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小时候过年,最大的乐趣是放鞭炮

“小时候过年,最大的乐趣是放鞭炮。”在90后男孩易文眼里,儿时放鞭炮的那种兴奋和期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小时候的大年三十晚上,易文一边心不在焉地看春晚,一边等待着0点的到来,大约在23点30分,他和父亲就开始准备放鞭炮了,是那种很大的圆盘鞭炮,可以响很久。

“10,9,8……”当电视里响起倒计时的声音,易文快速地走出去,从祭祀的台上抽出一根燃着的香,和父亲一起点燃鞭炮,“噼里啪啦!”不绝于耳,他们从滚滚的浓烟中走出来,头发上全是鞭炮屑。此时,天空中呈现一片红光,鞭炮声此起彼伏。

鞭炮燃尽后,他会去鞭炮屑里寻找没有放响的鞭炮,发现一个,就捡起来,放在口袋里。“要知道,父亲给我玩的只有一挂一百响顶多二百响的小鞭炮,要想玩得过瘾,就只有多去捡些鞭炮。”易文说,到了正月里,很多人家还会放鞭炮,他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看到谁家放完鞭炮后,就一窝蜂拥过来,抢那些没有放响的小炮,根本不顾大人们的呵斥。

最开心的莫过于玩“恶作剧”了,正月里,孩子们在一起玩耍,每个人的兜里都有鼓鼓的鞭炮,手里拿着一炷燃着的香。易文回忆:“大人是不敢惹的,胆小的女孩成为我们的目标,远远的看见女孩从道路的另一头走过来,我们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等走到跟前,冷不丁,抛出一个鞭炮,‘嘭’的一声在她的身后或眼前炸响,女孩尖叫一声马上蹲下身去双手捂住耳朵,胆小的会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们笑得前俯后仰。”

有时候也会玩些新花样,易文说:“小伙伴们看到空的易拉罐,都会捡回来,放在一块,堆起来也有六七个,然后我们就将一个个易拉罐扣在点燃的鞭炮上,迅速跑开。几乎就在同时,在一阵阵‘嘭啪’声和欢呼声中,易拉罐升上了天空。”

记忆深刻的,还有一回。易文拜完年回家,闲着无事,看见土灶上在煮饭,估计水已经开了,妈妈已把柴火取了出来,只有柴火的余烬在慢慢烘烤着锅底。他突发奇想,往灶膛里扔了几颗鞭炮,会是怎么样……几声脆响之后,他被炸得满脸灰蒙蒙的,一屋子乌烟瘴气,为了避免被发现,他第一件事是去洗脸。

(记者 杨如)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