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过年看场皮影戏 相当于现在看了一场明星演唱会

洁白的方形幕布背后,灵巧的双手让一个个人物变得活灵活现。那妙趣横生的独白,那诙谐幽默的调侃,让人大笑不已…… 这就是皮影戏。而在李琛看来,,相当于现在看了一场明星演唱会。

走上10多里,只为看一场皮影戏

“听说村里放皮影戏了,孩子们个个欢呼雀跃,我更不例外。”今年65岁的李琛,回忆起儿时过年最难忘的事,莫过于看皮影戏了。

李琛和父亲,都是皮影戏迷。李琛儿时的家在株洲县农村,方圆几里甚至十几里路,只要听到放映皮影戏的消息,他们都会争着去看。

第一次看皮影戏,是李琛六七岁时,父亲听闻邻村放皮影戏,父子俩早早吃完晚饭,来到放皮影戏的那户人家,为了抢占靠前的位置,父亲带他抄小路,从田间横过,破旧的鞋子弄湿了,还沾满了泥巴,他一点也不觉得寒冷,一边走着,一边嗑着瓜子、花生,还一边想象着今晚的皮影戏唱的是什么,“别提多高兴了!”

离目的地还有很远,李琛就能听到响亮的敲锣打鼓声,能看到灯火通明的戏台。

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戏的村民,源源不断,把皮影戏台围个水泄不通。有经验的村民,看皮影戏前,会从自家带个小板凳,站累了就会坐一会,有的大人,会让小孩子骑在自己的肩上看,精彩处还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李琛和父亲,很艰难地挤到观众最前排,好奇的他,从侧面望过去,能看见皮影戏台幕布背后,几个艺人一边操纵着影人,一边用花鼓戏曲调唱述故事,同时配以各种打击乐器,“很神奇!”如今回忆起来,李琛的眼神里仍放着光。

小孩子最爱看武打场面的戏

灯光下,影人在幕布上跳跃、翻腾,根据情节发展需要,配合不同的语言对白和音乐,村民们个个伸长脖子,注视戏台上的起伏变化,那妙趣横生的叙说独白,那诙谐幽默的逗趣调侃,以及那抑扬顿挫的音乐伴奏,让人感到格外神奇和美妙。

李琛说,对于年纪小的孩子而言,对一些复杂点的剧情看不太懂,最爱看的是武打戏,当屏幕上飞跃着影人厮杀、打闹的场景时,大伙看得聚精会神,几个回合下来,一方终于抵挡不住,连连败退,忽听见一声惊堂木响,对方突然反向一击,将“坏人”打败,李琛和孩子们,个个咧开嘴,开怀大笑。

在李琛的记忆里,皮影戏班不大,只有四五个人。演戏的行头和道具也很简单,一两个可以提着走的箱子就可全装下。李琛笑着说,用“银灯映照千员将,一箱容下百万兵”来形容皮影戏,真的再贴切不过了。一般每只箱子里都有几百个不同的影人头和人身,皇帝大臣、市民百姓、妖魔鬼怪,一应俱全;花草树木、亭台楼阁、花草鱼虫,应有尽有。一只小箱装下了一个大千世界。

皮影戏班里的人,多才多艺,都会随身携带一两件乐器,如二胡、笛子、鼓、锣等,根据剧情的需要,会运用不同的乐器。

令李琛最神往的,莫过于屏幕后操纵的那个人,皮影的轮廓被投影到屏幕上,表演者在幕后为戏中的人物配音和演唱,屏幕上的影人千变万化,演绎出一个又一个惟妙惟肖的故事。文官的儒雅、武官的勇猛、帅将的威风、坏人的丑恶、好人的善良……靠的都是皮影人千锤百炼磨打出来的功夫。

小时候过年能看一场皮影戏相当于现在看了一场明星演唱会

李琛说,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甚至连电视机都没有普及的年代,皮影戏是他们能够接触到的不多的艺术之一,在他看来,小时候过年能看一场皮影戏,相当于现在看了一场明星演唱会。

“即便有些情节我们看不懂,也不知道皮影人在唱些什么,但我们就是喜欢去看,大人们看的认真的时候,我们小朋友就在一起玩游戏,一起追逐打闹,这是非常美好的回忆。”李琛最爱看的皮影戏是《封神榜》、《岳飞传》、《杨家将》、《西游记》、《武松打虎》、《白蛇传》等。他说,这些戏不仅伴随他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时光,更重要的是,无偿地做了他的历史启蒙老师,早早地,使他认识到祖国的历史和文化。

通过皮影戏,他认识了精忠报国的岳飞、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勇猛顽强的杨七郎等,这些精彩的故事和独特的人物形象,在李琛儿时,那个信息匮乏的年代,绝不是胸无点墨的父辈们能讲得出来的,是“一口述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皮影人,把这些故事深深地,嵌入了李琛童年挥之不去的记忆里。

(本版采写 记者 杨如)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