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儿时拜年用扁担挑礼物 如今拜年一个红包就搞定

过年,走访亲戚,都要带上拜年礼物。现在,送礼的习俗仍在,但随着时代的变迁,礼物的选择和送礼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儿时拜年,用扁担挑礼物;如今拜年,一个红包就搞定。

在符瑜四五岁时,每逢春节拜年,符瑜父亲会用扁担挑一对箩筐,左边的箩筐里,放拜年送亲戚的礼物,右边的箩筐,是符瑜坐着的地方。

符瑜家的亲戚很多,通常需要走上半个月才能结束。从初一开始,父母就会带着符瑜挨家挨户的去亲戚家拜年。符瑜很馋,父亲会瞒着母亲,从箩筐里拿一包糖果,让她在路上吃,符瑜坐的箩筐内放着软绵绵的毯子,还算舒服,再加上美味的零食,符瑜到哪里拜年,她都乐意。

符瑜仍记得,左边箩筐里,装着白酒,肉,包装好的红枣、葡萄干,袋装的麦片,瓶装的罐头等,这些礼品,根据亲戚的亲疏来送,最亲的亲戚,送的礼物最贵重,普通的亲戚,送的礼物简单点。平均一户人家,送3-4种不同的礼品。

等到符瑜6岁时,父亲购买了一辆自行车,拜年时,符瑜就坐在把手后的杆子上,后面的座位,用来挂2个大篮子,里面装着拜年用的礼品。

符瑜回忆,每到一户人家,父亲先是说恭喜发财一类的话,然后把礼品交给这户人家的主人,寒暄一会后,起身去另一家亲戚。这时,主人会挽留吃饭,父亲会视情况选择在哪户亲戚吃饭。

临走前,主人会封一个红包给符瑜。“我会假装不要,跟主人有一番推辞。”符瑜说,这些都是妈妈事前嘱咐过的,说亲戚给红包不能马上接,要在几轮拒绝后,才能收下。

“一般情况下,特别亲的亲戚封的红包在50-100元之间,普通亲戚封的红包在10-40元之间。”回到家,符瑜会悉数把收到的红包交给母亲,虽然小时候馋,但符瑜从不“贪”这里面的一分钱,因为她知道,这里面是人情往来,母亲要根据这个数量,选择给来家里拜年的亲戚的孩子封红包。

现在过年,符瑜和父亲再也不用大包小包带礼物了,虽然拜年都是开车,有充足的空间放礼物,但一个红包就搞定了。每到一个亲戚家拜年,送一个红包,200元-500元不等。临走前,亲戚家也会回赠一个红包。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