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社会 > 正文

一家人围着火炉聊着这一年的收获,谈着来年的期望

除夕夜,窗外绽放的烟花,照亮夜空,而在室内,炉火正旺,映得满屋通红。

小时候,年夜饭过后,我和父亲,母亲,还有弟弟,以炉子为中心,团团而坐。座位旁,有热气腾腾的茶,有摆放好的一大碟瓜子、花生和糖果。

炉火一直烧着,越来越旺,越来越红,照得炉边的人个个容光通红。这时,父亲会跟我们聊家常、谈人生、谈规划、谈轶事故事。窗外呼啸的寒风声,远处邻家的犬吠声,天边绽放的“噼里啪啦”鞭炮烟花声,这些都隔绝在这些气氛之外,这里只剩下温暖、亲情和受益终生的教诲。这样的围炉夜话,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现在回忆起来,仍清晰如昨。

一家人聊着过去一年的收获,还有对来年的期盼

吃完年夜饭,我和父亲,母亲,还有弟弟,围坐在炉子旁。炉子上放着一壶水,渐渐的,炉火越来越旺,越来越红,不一会儿,壶中的水就磁磁作响,贤惠的母亲,会起身把茶壶里的开水灌到热水瓶中,灌不下了,就不放茶壶了,任炉火烧得更旺。此时,我家的“围炉夜话”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了。

起先,父亲会先总结他这一年的收获与得失,然后说新一年的计划和展望。父亲从小就教导我们,“有志不在年高,有理不在声高。”他在说新年计划时,也会询问我和弟弟的意见。虽然那时我才10来岁,弟弟才五六岁,根本不懂事,但父亲从不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父辈,而是以朋友身份来和我们沟通。

父亲谈完他的总结和计划后,让我和弟弟分别谈这一年的学习、生活情况,还有新学年的规划。若获得了“三好学生”奖状,父亲会给予鼓励,他那温和而亲切的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欢欣的力量;若没获得,他不会责怪,反而肯定了我们的努力。其实,这样的肯定,让我们更加不好受。当时,我和弟弟就暗下决心,学习上多努力,后来我和弟弟的奖状,陆陆续续贴满了宽敞的新房间里的大半面墙。

一次偶然,我从妈妈口里得知,年后开学,我和弟弟都去了学校,父亲会用手一张一张去触摸这些贴在墙上的奖状,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念着上面的文字……

“啪”的一声轻响,埋在火堆里的几个鸡蛋就熟了

若总结过去,规划新年,是“围炉夜话”的开篇,那中间部分,父亲给我们讲《增广贤文》中的话语和故事。

《增广贤文》跟朱漆大红柜、精致雕花拔步床、朱漆雕花直扛箱等一样,都是奶奶的嫁妆。出生在富有家庭的大家闺秀,奶奶从小读过书,能写一手好字,出嫁时,特带了一大箱子书。到现在,70多年了,这些家具完好无损,大红柜的漆面仍光亮如新,遗憾的是,那些书,在伯伯们阅读和玩耍过程中,渐渐被破坏。作为奶奶最小的儿子,父亲到了能识字的年纪,就只剩了连封面也没了的寥寥几本书。

父亲最喜欢读《增广贤文》里的话,有的能倒背如流,除夕夜,他讲得最多的是:“读书须用意,一字值千金。”、“平生莫做皱眉事,世上应无切齿人。”、“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父亲还会解释这些话的意义,并结合他经历的一些故事,加以分析。我和弟弟听得很入迷。

母亲一边听着,一边打着毛衣,有时会在红红的火灰里埋几个鸡蛋,只要听到“啪”的一声轻响,就知道鸡蛋熟了。我和弟弟虽馋,但听父亲讲这些,总是把鸡蛋紧紧攥在手里,生怕在吃的同时,错过了父亲讲的内容。

听的次数多了,《增广贤文》里的话,我和弟弟也能记住一些,围在火炉前的我们,就玩接龙的游戏。先由一人说上句,谁知道就接下句,其实父亲全知道,但他一定是等我和弟弟都想不出来时,才开始接。

围炉烤火时,父亲还给我们讲《警世恒言》中的故事和轶事。有些故事即便我后来在学校图书馆,仔细读过,可都没父亲讲的那样生动,令我记忆深刻。

父亲讲得多的是“三苏”、秦少游和苏小妹之间的故事。如“笔底才华少(有),胸中韬略无(双)的典故等,当时,我和弟弟被苏洵的智慧和苏小妹的率真深深折服。还有苏东坡为了撮合秦少游和苏小妹,看着秦少游被小妹拒之门外,口里念着“闭门推出窗前月”,来回踱步,心急如焚时,东坡灵机一动,拾起一块石头投入水中。秦少游看了,立即对出下联“投石冲开水底天”……

后来,在一次课堂上,语文老师正在讲苏轼的诗词,讲完后,特意考考我们的课外知识,说:“你们有谁知道‘闭门推出窗前月’的下联和典故?”

老师正欲解释,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站起来,大声说出下联,“投石冲开水底天!”这下,全班同学50多双眼睛,全落在我红扑扑的脸上,老师也惊讶地看着我。

又到除夕夜,父亲已不再讲故事,而是想听听我们在外打拼的故事

光阴荏苒,我大学毕业后,从事的文字工作。到了除夕夜,我再让父亲讲故事时,他总是笑着说:“这些故事,你们都听过无数遍了,知识早超越了我,我也讲不出新东西了,要讲的话,就让我听你们讲工作上的故事吧……”

(本版采写 记者 杨如)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