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法治株洲 > 正文

补张诚信“票”,重回“纯真年代”

【核心提示】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胡文洁 通讯员 殷滋)“以前逃票的人很少很少,后来多了,有一段时间,许多人你不催他、不问他,他就不买票。”“现在呢,逃票的人又很少了。”2月25日,说起株洲公交车上的逃票现象,已在公交公司工作超过30年的老公交人王姣燕满是感慨。

关于逃票与补票,株洲最近发生了两个感人的故事。3个多月时间里的两次“补票”,跨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跨越了20多年的时空,让“诚信”两度成为全城热议的话题。

不少如王姣燕一样的“过来人”,对上世纪80年代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单纯劲,总是充满怀念。单单从社会诚信角度看,我们又是否真在重回或者努力重回那个年代呢?

2015年11月3日,市公交公司结算中心一位点钞员在清点T36路公交车的运营收入时,发现1张百元纸币。

点钞员以为是乘客误投进了投币箱,直到她在投币箱中发现一张小纸条,才知道是一对年轻人特意投的。纸条上写着:

“感谢好政策,感谢株洲公交的热情服务。想替所有有意和无意漏投、少投车票的人补票,希望社会博爱谦让。”

今年2月18日,一名点钞员在清点T2路公交车的营运收入时,发现一个用材料纸包着的“纸包”,里头有两张百元大钞。材料纸上同样有字:

“迟补票款,那时三四十元/月,两个孩子又比同龄人高,逃过票。”

无论是年轻男女为陌生的、可能存在的“逃票者”补票,还是无名大妈,为曾经逃过票的两个孩子补票,100元、200元都不算多,但他们却用自己的微小行动,补漏这个城市的诚信,撑起了更大的城市文明。

人以诚立身,城以诚立心。诚信作为一种价值理念,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它是构成城市灵魂的基石。古往今来,诚信都是社会不可或缺的运行规则,是社会进步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

株洲的两起补票事件发生后,不少市民认为,只有文明高度发展,诚信才能成为社会大众的一种自觉,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无论是年轻男女为他人补票的“博爱谦让”,还是无名大妈20多年以来的“内心自省”,他们的举动,值得点赞。

我们正在重回“纯真年代”

“那时候的人,普遍十分单纯,能坐一下公交车,都高兴得不得了啦,哪有不买票的呢?”今年49岁的王姣燕18岁起就在公交车上工作,先后当过售票员、驾驶员,现在是一名公交调度员,在她看来,多年来,株洲的公交车换了一茬又一茬,而乘客的文明程度,也在经历一定的起落后,最终到今天,“乘客与驾驶员之间‘相敬如宾’,相处得非常舒服。”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商品经济的大潮席卷全国,伴随着物质生活的多样化,人们的思想观念不再只停留在传统文化所营造的世界观里,观念的更新当然是好事,但同时也带来了一定时间内一定程度的价值观震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本世纪初,那时候的公交车票价始终是5分或者1毛,由于私家车还不多,公交车运力不足,车上总是人挤人,一些人常常趁乱逃票。”王姣燕回忆。

也有人认为公交公司服务做得不好,就该逃票。“那时候,哪有空调车!我们出一趟车,全是车子一身泥,身子一身汗,当时公交车的服务环境不好、等很久难来一辆,乘客确实有些意见,对买票自然会产生些抵触情绪。”

改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后来,我们的公交车换了新的,变宽敞了、准点了,公交司机的服务水平,也在不断升级,票价普遍长期维持1元不变,群众生活也变好了,逃票者越来越少,有意逃票者更是几乎绝迹。”王姣燕认为,正是因为公交服务水平在提升,以及人们思想观念在变化,逃票者才越来越少,重拾社会诚信,成为像“补票大妈”一样的大多数人思考的问题。

那些感动你我的诚信故事

株洲,从来就不缺乏诚信故事。

记者从市文明办了解到,自2008年“中国好人榜”开评以来,我市先后有34人登上了“中国好人榜”。他们中既有“最美护士”何遥、“无声警察”陈国营、“回乡种文化的赤脚教授”夏昭炎等一批时代楷模,也有9名坚持诚信,以点滴坚守感动大众的“诚实守信好人”。

1981年出生的洪少明,1998年来到株洲后,在芦淞市场租赁了一个3平方米的小摊位,开始摸爬滚打,做起零售、批发小商品和服装的生意,生意不断做大后,他依然坚持“揣着良心做买卖”,从未卖过一件假货。一次,洪少明与客户签订了布料期货合同后,布料价格突然上涨,供货成本提高。在信誉和利益之间,洪少明选择了前者,宁愿亏损10余万元,也履行了合同。近年来,洪少明坚持赞助公益事业,捐款捐物累计达数百万元。

今年初,93岁的攸县老人刘发生,因最近三年陆续把70年前欠下的旧债一笔笔还清,被人尊称为“信义老人”,成了乡邻之间的美谈,并登上2015年12月“中国好人榜”,上了央视《夕阳红》栏目。“不把钱还上的话,我入土都不会心安。”话不多的刘老这一句话,掷地有声。

当然,也并非所有坚守诚信者,都能登上“中国好人榜”,还有更多社会上普普通通的人,因为坚守,让人动容。

就在2月22日晚上8点多,炎陵县公安民警郑英培下班后带着妻子骑摩托车回家,不料被迎面开来的小车远光灯闪了眼睛,导致摩托车撞坏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车,“我把别人车给撞了,车主知道后肯定很着急,毕竟人要有责任和担当。”郑英培说,由于小轿车里没有人,他和妻子决定等车主出现。当时下着小雨,室外气温比较低,他们等了1个半小时,车主才出现。

“其实车主也让我们夫妻感动。”事后,郑英培说,车主坚持没让他们赔。虽然郑英培执意留下了电话号码给车主,但车主至今没给他打电话谈赔偿事宜。

“让我们尽到责任。”简单的一句话里,有多坚定的诚信担当!

失落的失信者与不孤独的诚信者

这些天,在石峰区某单位工作的王强(化名)很心烦。“谈了一个女朋友,今年想买房结婚,可因为一件以前认为是小事的事情,这个计划可能要推迟5年了。”

婚姻是人生大事,因为一件“小事”,缘何推迟5年?

原来,王强几年前开始使用信用卡,至今,他的信用卡上,因为各种原因,留下了十几条逾期未还款记录,“我想用住房公积金、银行贷款购房,都因为征信报告上有这样的记录,不被通过。”王强告诉记者,他来自农村,在株洲打拼的这些年,积蓄有限,“如果不办理贷款,拿出全款买房,实在无能为力。”

最近,因为这事,他正在千方百计想办法,“信用记录至少保留5年,没有其他方法能消除,现在真后悔!”

王强还有另外一个疑惑,“几年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真的不那么完善,那个时候,提信用惩戒也很少很少,我逾期不还信用卡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确实,经历了十余年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各类道德问题集中暴露后,近些年,重拾社会诚信,已经成为社会大众的共识。“失信者寸步难行,诚信者处处收益”的社会风气,已基本形成。

目前,我市已有2万多户企业和260多万自然人信用信息录入央行征信系统。近年来,我市每年都对全市数千家企业进行社会保险诚信等级评定,并将评定结果录入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管理系统,作为相关部门、金融机构给企业信贷融资、受理招投标申请的参考,让不按规定参保的不诚信企业受到相应惩戒。

同时,我市司法系统加大了对失信者的惩戒力度,全市法院已对5000余名未履行生效判决义务案件的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实行联动制裁、限制高消费、悬赏举报等,并将“老赖”名单在媒体、LED广告牌上滚动播放,让不履行法律生效文书的不诚信者,“寸步难行”。

强大的信用惩戒制度基本建立后,越来越多的不诚信者,开始反思自身,并回归正途。这是社会所希望看到的,毕竟,补漏诚信,任何时候都不晚。

记者手记

每个个体,都应为诚信“补缺”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胡文洁)诚信社会,是充满准则与可预见的社会,生活在诚信社会的每一个个体,在依循正确的取舍标准时,都将受益于诚信所带来的各项红利。

正是因为明白诚信之于个人与社会的意义,株洲一对年轻人,才会为那些可能存在的逃票者补票,并希望“博爱谦让”;20年前因生活相对困难,而放任年幼的孩子逃过票的母亲,才会选择在20多年后“偿还诚信欠债”。两次超越自我、超越时空的补票行为,补漏的是城市诚信,撑起的是城市文明。

我们不否认,至少在当下,社会上依然存在大量的不诚信者,他们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日益完善的当下,依然以无信对抗有信,甚至攫取非法利益。也正因为如此,对抗无信者,给诚信者撑腰,依然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每一个人既是城市诚信的受益者,也应该是城市诚信的自觉建设者、维护者。当我们每一个个体,都认真践行诚信的价值观时,世界必将“回报以歌”,给你一个更安定、更有秩序、更美好的生产生活环境。

责任编辑:梅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纯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