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三名持刀抢劫少年 到看守所时大哭

民警自述

株洲网讯 “叔叔,你真的要把我们关进去啊?”前天下午,警车驶到市第二看守所大门口时,坐在后车厢的3名黄头发少年口气突然软了下来。

见我点头,15岁的小梁哭了,另外2个也跟着哇哇大哭。

见警察问询,17岁少年问是否要“单挑”

我是石峰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一名民警,今年1月5日晚上9点,我们接到一名17岁学生小侯报警称,他从网吧回学校路上被4名年轻男子持刀恐吓,被抢走一台手机。

随后,我们从网吧监控中发现了这4名年轻人,他们看起来还很稚嫩,都烫染了黄头发。在小侯下机离开网吧后,4人随即起身尾随。

3月5日下午,我们在荷塘区一家网吧内找到了小杨,他是这4名年轻男子之一。

“你是小杨吧?我找你问点事。”当时他正在打游戏,我扶着他的肩问。

“是我,你哪里的?”说话时小杨眼睛一直盯着屏幕。

“我是警察,你抢过一个学生的手机吧。”我说完这句,小杨停下了游戏,回头看了看我:“你是来找事的?要跟我单挑?”

说实话,当民警快10年了,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无畏”的年轻人。

小杨今年17岁,邵阳人,一年前因打架被治安拘留过。根据他的交代,另外2名作案者——15岁的小梁和小江很快找到了。还有一个没到案。

听到儿子反口骂人,梁父突然放软了口气

小梁今年15岁,株洲县人,被抓获时正在酒吧跳舞。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几个人中的“老大”,抢劫的主意是他出的。

因为都没满18岁,问询时我们通知了孩子的家长到场,但来的都是父亲。一问才知,3个家庭都是父母离异,孩子归父亲抚养。

“你又在外面丢我的脸,信不信我打死你。”梁父骂孩子的声音最响,如果不是我们拉着,可能真要打人了。

小梁好像挺不耐烦,听了父亲几句责骂就反口骂回去。梁父突然放软了口气说:“崽啊,你别在外头调皮啊。”

他平时给父亲打电话都是要钱

小江也只有15岁,株洲县人。他父亲在广东做生意,家里给孩子请了保姆。

据我们调查,小江平时出手阔绰,经常出入酒吧,每次消费几百到上千元不等,连续一个月和朋友住在宾馆。

“我儿子一个月没回家?我怎么不知道?”接到我们的消息,江父立即让司机开车送他回株洲。

江父说,儿子读完初中就辍学了,当时想着再过两年,就带他一起做生意。

“以前是因为他成绩不好打他,后来是他学坏,现在打了没用,我也懒得打了。”江父说,他离婚后一直没再娶,是怕后妈对孩子不好。

他平时忙生意,儿子给他打电话一般都是要钱,每次要500、1000块,他都给,今年过年还给了儿子2000块钱。他愣是没想明白,儿子为什么还要去抢劫。

曾因被喊“非主流”,他们便亮出刀具

根据3人交代,从今年1月起,他们先后在荷塘区、石峰区作案4起,持刀抢劫了3名学生,除了一台手机,只抢到100多元钱。另外还偷了一辆电动车。

刀具是他们通过熟人买的,平时就随身藏在衣袖里。有一次,他们几个人在合泰附近吃夜宵,有人冲他们说了句“非主流”,他们便抽出刀具威吓那人。

他们曾在一个学校读书,之前并不认识,但都因成绩差或受处分,没有一人读到高中。几人是在酒吧相识的,因为家庭、经历相似,很快互称兄弟。

根据规定,已满十四周岁的人犯抢劫罪入刑。他们好像一直以为这次顶多被治安拘留几天,就可以出去“重新做人”。直到我们要将他们送进看守所,3名少年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株洲晚报记者 伍靖雯 通讯员 牡丹)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段志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