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赵海凤:飞机“心脏”女设计师

赵海凤在装配车间指导技术人员 资料图

赵海凤在装配车间指导技术人员 资料图

姓名:赵海凤

年龄:36岁

工作单位及岗位:中航工业航空动力机械研究所主任设计师

株洲网(记者 李卉 通讯员 朱新艳)2015年度株洲市三八红旗手获奖者赵海凤是山西人,在湖南生活十多年,口音中少了浓重的北方腔调。留学生头,穿平底鞋和工装,不施粉黛,扑面而来的是满满的书卷气息。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秀气的女人,是如何扛起“飞机发动机”设计这样的重任的。

领导赞赏:说话“小女人”,工作“女汉子”

赵海凤所供职的中航工业航空动力机械研究所,又称608所。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是我国唯一集型号研制、预先研究于一体的中小型航空发动机、直升机减速传动系统研究发展中心。

因为从小就偏爱理科,她大学考上名校西北工业大学,学的是航空发动机专业,毕业之后就进入了608所。

2002年参加工作时,她是一名普通的设计员。单位领导告诉记者,赵海凤斯斯文文,讲话从来不高声,可干起工作来,却像个女汉子,耐得烦、霸得蛮,什么硬骨头都啃得下。工作十多年里,她先后参与了8个发动机型号的研制工作,她看着发动机从图纸到成型,陪着发动机闯关历练,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充满着期望。

她的敬业精神,从她那一大堆荣誉证书就可以看出来——部级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航空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三等奖、中航工业动研所科技进步奖4项。此外,还有许多省、市、研究所颁发的青年岗位能手、芙蓉百岗明星、先进工作者等。

2013年,她升职为动研所总体研究部主任设计师,担任一型先进涡轴发动机总体结构技术负责人。

发动机轰鸣声成生活中的“主旋律” 靠“听”力挽狂澜

因为日常工作就是跟发动机打交道,608所不少设计人员都有同样的习惯——坐在飞机上都睡不着,总是听着发动机发出的声音。

赵海凤说,这一点不假。在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发动机的轰鸣声就是主旋律。

“发动机好不好,点火时发出的那一声轰鸣就听得出来。如果说发动机是一个人的身体,那我们设计人员就像医生,病人身体有状况,我们就得把病因、病根给找出来。”赵海凤平时话不多,但说起发动机时,两眼就放光。

这份痴迷让她刻苦钻研技术,这份痴迷,也让赵海凤曾几次力挽狂澜。

在2014年的一次发动机整机性能试验中,屏幕上不断闪烁着海量数据,这些数据就是发动机各项性能是否达到要求的指标。在看数据的同时,赵海凤也在仔细听着发动机传来的声音,突然,她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从数据上看,并没有报警。但根据多年经验判断,我觉得这个声音是不应该出现的,应该是有些小问题。”赵海凤说,当时,她经过短暂的思考分析,提出了终止试验的请求。后来,发动机下台分解后发现主轴承严重磨损,如果继续试验,后果不堪设想。

同事说,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几桩。

小小螺丝钉有大文章,为一颗“失踪”螺丝钉,她找寻四五个小时

发动机研制没有小事,哪怕小小一颗螺丝、螺帽都关系重大。

2014年,某发动机首飞出厂前的一次装配。赵海凤在现场关注着工人师傅的每一个动作和报出的数据。当听到装配工报出某安装节螺栓拧紧力矩的数值时,她立刻叫停了装配。

“当时我一听到那个数值,就知道不对。我们查了规程,发现工人师傅是按规程操作的,他并没有搞错。但这个必须弄清楚,因为拧紧力矩有偏差,可能会造成发动机螺栓松动,搞不好就是机毁人亡的事情,不能掉以轻心啊。”赵海凤经常说,他们吃的是地上的饭,干的却是天上的活儿,试飞员的生命、飞机研发的成败都攥在自己手里,不较真,能行吗?

通过查阅图纸,发现是工艺规程标注出现错误。赵海凤说,后来,厂里立刻更正了工艺规程并将未出厂的发动机全部贯彻正确力矩,同时将已出厂的发动机从飞机上拆下,重新拧紧螺栓,一个巨大的隐患得以解除。

还有一次,飞机发动机已经组装完毕了。赵海凤却发现少了一个螺丝钉,她坚持要找到。有些人不理解,觉得一颗螺丝钉才值多少钱啊,而且那么小,可能掉在哪个角落了吧,何必那么较真呢。但赵海凤非常坚持,甚至不惜拆解刚刚组装完毕的发动机。

这是为啥?赵海凤说,万一那颗螺丝钉掉在了发动机里面,就像是医生落了一把手术刀在病人肚子里,能不出事吗?

就是凭着这样的牛劲,赵海凤硬是找了四五个小时,终于在一个地板夹缝里,找到了这颗小小的螺丝钉。

全家人一起吃顿手擀面就是大大的幸福

除了在单位,赵海凤基本都在家里。半年也难得去一次市区,连网购都很少,但她有着简单的快乐。

她喜欢养花,“和花儿们待在一起,我的心里特别宁静。”她最喜欢的运动是乒乓球,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还经常打,现在任务重、压力大了,次数也少了。

赵海凤喜欢吃面条,10岁的儿子也随了她这一点。有空时,全家人一起擀顿面条吃,就像开派对一样开心。为了满足儿子的胃口,她还买了个压面机,可以比较迅速地解决问题。

丈夫谢买祥跟赵海凤是同事,他深深理解妻子的不易,“我心态比较纠结啊。我支持她工作,希望她实现人生价值,获得满足感,但又觉得她实在太辛苦了,有时候看着她加班到零点以后回来,随便睡一觉,清早又去上班,就觉得挺心疼的……”

去年,因为工作比较忙,赵海凤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脱发的困扰随之而来,甚至出现了一大块斑秃。“我当时急得偷偷哭了好几场……”赵海凤现在提到这事儿还带着哭腔,十足小女人的样子。

赵海凤:航空发动机研制确实很难,但是你想想,我们的前辈以前在那么艰苦困难的条件下能够把“玉龙”发动机(“玉龙”发动机工程曾获得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研制出来,现在我们的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我们还拿不出合格的发动机,真的愧对国家,别说在外国人面前,就是在自己同行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天空中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赵海凤特别喜欢泰戈尔说过的这句诗。

责任编辑:段志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