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法治株洲 > 正文

市民不满铁老大霸王条款欲索赔

核心提示: 炎陵的刘爹爹投诉称,3月4日,他乘坐高铁从深圳西至株洲西,下车时不慎把车票遗忘在车上,出站时,检票员明明查询到他的购票信息,仍要求他补一张车票。

刘爹爹的女儿说,这就是父亲补买的车票 记者 肖蓉 摄

刘爹爹的女儿说,这就是父亲补买的车票 记者 肖蓉 摄

刘爹爹网购车票的截图 受访者 供图

刘爹爹网购车票的截图 受访者 供图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唐小璐) “我有购票短信,上车前又经过了检票,可最后铁路部门为何对我像对待逃票的旅客一样?”昨日,炎陵的刘爹爹向株洲晚报投诉称,3月4日,他乘坐高铁从深圳西至株洲西,下车时不慎把车票遗忘在车上,出站时,检票员明明查询到他的购票信息,仍要求他补一张车票。“我认为这是铁路部门的霸王条款,不合理。我准备打官司象征性索赔0.01元。”

乘客投诉

明明查到我买了票,为何还要我补票

3月4日上午,70岁的刘爹爹从深圳出发来株洲的女儿家。他告诉记者,他在铁路官网上购买了G1006次高铁的车票,通过支付宝支付了368.5元,收到订票成功的短信后,在深圳西站换取了纸质车票。

“我当时一个人坐车,又大包小包的,下车的时候把车票忘在车上。”刘爹爹说,出站时,他主动到检票员面前说明情况,又把身份证交给检票员查验。查过之后,检票员说:“虽然你买了票,但是还得补票。”

刘爹爹说,他让检票员打电话给G1006次高铁列车员,让列车员到他之前坐的座位上找找,看能否找到车票。检票员表示车上都是卫星电话,联系不上列车员,坚持让他补票,理由是:“虽然查出来你确实买了票,但是别人捡到你的票一样可以出站,那样的话你就给车站造成了损失。”

最终,刘爹爹补了张耒阳西至株洲西的高铁票,票价84.5元,加上2元手续费,一共花了86.5元。

铁路方

检票员的做法符合规定,乘客进出站都需要车票

记者拨打了12306铁路官方热线反映该情况,客服工作人员解释:“网上只能查到旅客的购票记录,但没有旅客的乘车记录。一旦乘客取到纸质车票,纸质车票就成了有价凭证,乘客有保管的义务,不管是进站还是出站,都需要持有纸质车票。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通过一票共用的方式恶意逃票。”

客服工作人员称:“该车站检票员的做法是按照规定来的。”在12306铁路官网的铁路常识内关于《旅客丢失了车票怎么办》中提到,如果旅客购买实名制票后丢失车票,可在上车停止检票前20分钟到车站售票窗口办理挂失补办。旅客购票后乘车前未办理车票挂失补办或者乘车后丢失车票的,请另行购票。

同时,《铁路旅客运输规程》中明确规定了旅客的义务,其中包括“支付运输费用,当场核对票、款,妥善保管车票,保持票面信息完整可识别”。在《铁路互联网购票须知》中也写明了一点,换取纸质车票后,电子票失效,因此须凭纸质车票办理进出站检票和列车验票手续。

对此,刘爹爹仍旧表示不理解,既然铁路部门实行车票实名制,检票上车时,要求票、证、人一致,为何会存在他人逃票现象?明明是铁路系统方面的疏漏,为何要乘客承担损失?

刘爹爹及其家人表示:“虽然补票的钱不多,但我们认为这是铁路部门的霸王条款,太不合理了。我们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要求铁路部门退还自己补票的86.5元,同时象征性索赔0.01元。”

律师说法

◆车票不是运输合同唯一凭证

晚报法律顾问聂炜律师表示:“刘爹爹作为旅客,虽然有保存好纸质车票的义务,但并不说明纸质车票遗失了就要承担责任。刘爹爹有证据证明自己购买了车票,铁路部门还要求他补票,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88条规定,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在该案例中,纸质车票虽然是双方运输合同的基本凭证,但在现行铁路实行实名制购票情况下,纸质车票不是确认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双方权利义务关系唯一的凭证。纸质车票遗失,不能说明双方没有了合同关系。

“我非常支持刘爹爹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聂炜律师建议,刘爹爹如打官司,要保留好自己的购票证明,比如订票短信、银行扣款信息、补买的车票等。

◆防止恶意逃票的举证责任应属铁路部门

湖南天桥律师事务所律师程超同样支持刘爹爹维权。“防止恶意逃票的举证责任应属铁路部门。”程超认为,目前实行的是实名制购票,车票上有乘客的相关个人信息,铁路部门可以通过相关证件查验乘客是否逃票。“铁路部门理应对营运风险有充分的认识和预判,并采取合法合理的措施来防范,但不能将这个风险转嫁给乘客。”

相关新闻

1 2014年3月,旅客何奎从武汉乘坐高铁回长沙时,不慎在车上遗失了车票,出站时被铁路部门要求全额补票。何奎后将铁路部门告上法庭。

2014年10月19日,法院一审判决相关铁路部门退还何奎的补票票款。法院认为,何奎提供的购票短信、银行对账单以及到站所补车票,足以证明其购票、乘车、到站补票的事实。

2 2014年11月27日,南京的罗先生通过12306网站购买一张南京至无锡的车票,到站后发现车票遗失。出站时,他出示了订票确认信息和身份证,仍被要求补票并加收手续费。罗先生后将上海铁路局告上法庭,要求其退还补票款及手续费。

2015年12月14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驳回罗先生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有效客票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电子客票,另一种是纸质客票,但这两种形式不能同时并存,乘客取得纸质客票后,电子客票即失效,凭证具有唯一性。罗先生虽然购买了客票,但因自身疏忽丢失车票,未能充分履行旅客运输合同约定、同时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自身存在过错。罗先生表示不接受和解并将提起上诉。

网友声音

刘爹爹的女儿刘女士就此事在株洲网论坛上发帖,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

网友“一湖清水”:虽然叫买了票的老人再补票不合理,但是工作人员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逃票的人捡到你的票一样可以出站。

网友“保护野生动物”:如果居民身份证丢失被他人冒用,冒用者及相关部门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丢失证件者无须对自己未实施的行为承担责任。同理,即使有人冒用刘爹爹的车票出站,损失也应该由铁路方承担。

责任编辑:肖芳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