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法治株洲 > 正文

投资“好钱景”的项目后 他们过上了逃亡般的生活

“投资”虚拟金币,声称每天有分红 推荐人还有奖励、提成,半年可翻倍……

燕子(左)正在向本报记者倾诉 记者 龙行天 摄

燕子(左)正在向本报记者倾诉 记者 龙行天 摄

株洲网讯  投资1500元,6个月翻倍;推荐一个人进来可得200元开拓奖,直推9个单后,在下线“9层”内,你可以享受每单1.8元/天的“领导奖”,你每个工作日都可从中牟利,利润呈几何级暴涨……

诱人的“钱”景,让一个又一个株洲人加入到这个疯狂的游戏中来,然而击鼓传花式的游戏,最终换来的是早就注定输赢的庄闲对赌结局。

怀疑

校友向她推介“好项目”

昨日上午,株洲晚报民生新闻部办公室,晓丽(化名)如约而至。

精致的面容、得体的衣着、大方的谈吐,她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比较精明的商人。事实上,她曾在株洲和长沙经营多家商铺,日子原本过得滋润多彩。

“这一件事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让我过着一种逃犯般的生活……”谈起这事,晓丽明显心情暗淡下来。

2015年3月,晓丽接到校友沈某的电话,沈在电话中告知有一个好项目推介给她。“我认识沈某时,他是我市某大型国有企业的办公室主任,曾和我有过业务往来。”她说,经商多年的她,一听到什么项目之类的名字就有点反感,因为所谓的项目,绝大部分都是骗局居多。但出于礼貌,她没有直接拒绝。

信任

尝到“甜头”,不断增加投资

2015年4月,沈某来到了晓丽的门店,向她推介起这个项目:只要投资1500元,在我们的平台上注册一个账户,除开双休日,每天可以分红……

晓丽说,碍于朋友面子,加之又只要1500元,她以自己哥哥的名义进行了注册。

“大约7月份,我哥哥找到我,要我再借点钱给他‘补单’,要补满10个。”晓丽说,当时她一听,觉得就是一个骗局,质问沈某。沈某借机邀请晓丽“听课”。

“在一个饭店,有20多个人一起,吃完后就在饭店包厢开始‘讲课’。”晓丽说,这一次她仔细聆听了讲课:沈某所说的平台是“美国一个公司耗资100亿美金打造的平民化项目”——富爸爸现金流交易平台,投资1500元,购买1500个金币,在网站上注册一个账号,每天分红15个金币(双休日除外),每满100金币就可兑现100人民币。

“这还只是静态的投资。”晓丽说,最诱人的是动态投资,推荐一个人可得200元开拓奖;拉一个单,做这个单的人就算你的下层,这个人再拉的单也算你的下层,一直可以推到九层,你的所有下层中的每一单,都可以享受1.8元/天的领导奖。

“沈某随后还讲了这个平台的安全性、收益的稳妥性、合法性……”晓丽说,因为她哥哥的第一笔1500元已经赚回,她随后为哥哥补齐了9个单,自己也购了10个单的金币。

2015年的8月-10月这3个月,晓丽陆续投资了6万多元,每月都按时收到了沈某兑现的收益,收入大约为5万元左右。

从此以后,晓丽对此“项目”深信不疑,认为自己确实找到了一条发财的好门路。

梦醒

收益无法兑现,被人“追账”

很快,晓丽拉了7个关系最好的朋友和亲戚加入到这个平台,想让这些人一起发财。

“最多的有7万多元,最少的也有几千元。”她说,每周都聚会,沈某会在会上“洗脑”。她参加了10多次类似聚会,就她了解的参与到这个项目的人就有几百人,骗走的现金可能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

但到了11月中旬左右,问题出现了:

“新人购买的金币都是逐层往上兑现。”她说,因为自己收来的金币越来越多,而沈某却一拖再拖,不兑现她收到的金币,这让她很是着急并开始怀疑起来。

“我自己垫付了17万多元现金兑现收来的金币。”晓丽说,她随后找到了沈某,沈某信誓旦旦说,公司没有任何问题。

“因我不断找沈某要求兑现,沈某随后找来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威胁恐吓我,并将我的手机设置进黑名单,微信和QQ都拉黑了。”晓丽说,沈某开始玩“失踪”。其他投资者去沈某单位,单位领导回复,沈某已请长假。晓丽这时才彻底意识到受骗了。

“我介绍的朋友都找我要钱,但我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钱兑现。”晓丽说,因为“要账”的人不断,自己无奈之下,关闭了多家店铺,陌生电话不敢接,过着一种逃亡般的日子。

发酵

有的父母急晕,有人差点离婚

晓丽她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微信群名称叫“讨回血汗钱”。

群里的燕子(化名)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两度泣不成声。和晓丽类似,去年8月份,燕子经朋友叶某介绍,开始投资“富爸爸”平台,刚开始通过平台赚到钱后让她深信不疑。她和4个朋友总共买了63笔金币业务,总计8万多元。

“有投资的人拿着菜刀来到我家要钱,我80岁的父母急得当场晕倒,几次住院。”燕子说,现在大家都血本无归,有些人为了找沈某,多次通宵蹲点,想要回血汗钱。

“据我所知,起码有几百人参与进来了。”燕子说。

“我不听我老公劝阻,强行投了几千元,至今只拿回几百元。”另一受害人小宇(化名)说,老公为此事和她吵架多次,差点要离婚了。

2016年正月初十,晓丽无意中在天元区碰到了沈某。晓丽当即喊来几个受害人,拦住沈某,并扣下了沈某的小车,沈某支付了3万元赔偿金。“沈某的父亲在天元警方报案了,说我们抢劫、绑架。”晓丽说,公安机关已经找她做了相关材料。

追寻

沈某手机无人接听,单位称已请假

记者昨日多次拨打沈某的手机号码,手机处于正常开通状态,但是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来到沈某的工作单位。据该单位保卫处负责人介绍,自从今年春节后,沈某就请了工伤假,据说是因交通事故伤到了腰,一直没有来上班。记者欲找该单位人事部门以及主要领导核实情况,保卫处以“人不在”、“沈某的事是个人问题,与单位无关”为由拒绝记者进入沈某公司办公大楼。

记者昨日从天元公安分局了解到,今年正月初十,沈某同投资“富爸爸”平台的玩家之间冲突,实施人涉嫌对沈某非法拘禁,目前已经被立案调查。至于玩家们报案称投资受骗,目前尚未立案。

律师说法

典型的传销行为

湖南方正园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文正解释,类似案件在全国比较罕见。该案中,网络平台提供游戏虚拟币(金币),平台本身不利用虚拟币(金币)赢利,从目前材料来看,无法判断该平台盈利模式;“游戏中”有9级分利行为模式,属于一种利用网络游戏实施的典型传销行为。网络下游戏币交易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受害人可向公安机关报案以维护自己权益。

(株洲晚报记者 姚时美 龙行天)

责任编辑:肖芳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