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她说越剧:“每一个眼神都是一个故事”

爱越戏剧社在周末剧场演出《盘妻索妻》时的谢幕照,左六为廖硕芳 受访者供图

爱越戏剧社在周末剧场演出《盘妻索妻》时的谢幕照,左六为廖硕芳 受访者供图

株洲网讯(记者 肖蓉)“每一个眼神都是一个故事。”说起越剧,今年65岁的廖硕芳眼睛里充满神采。她是我市民间团体爱越戏剧社的团长,常在剧中扮演老生、老旦等角色,也是爱越戏剧社上台年龄最大的演员。

幼时没钱看戏,只能凿壁偷看

廖硕芳今年65岁,是湘潭籍人,幼时就同父母来到了株洲市,住在芦淞区老解放街一带。上世纪50年代末,她家一墙之隔有个和平剧院,时常有些戏班子在那表演。

在她7岁多那年,来了一个越剧班子在剧院里唱了20来天。“第一次隔着墙壁听越剧,我就被那婉丽清幽的唱腔吸引了。可当时看一场戏要2毛钱,我家经济条件不好,看不起。”廖硕芳说,为了看越剧,她将家中土泥巴墙凿开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墙壁那头正在上演的越剧《梁祝》,演员水袖轻舞、声腔清幽婉丽、伴奏优美动听、故事情节动人。正是这惊鸿一瞥,让还是小女孩的廖硕芳有了学越剧的念头。

廖硕芳10多岁那年考上了市艺术学校,父母却认为“戏子”上不了台面,不愿她走上艺术的道路。此后,廖硕芳成为了石峰区民政局的一位公务员。

成员经常自费学习,免费演出

2007年成立的株洲爱越戏剧社,是我市首个民间越剧社。退休后的廖硕芳偶然得知了这个戏剧社,心动了。但她有个担心,自己已经58岁了,戏剧社还会不会要她?

“当时爱越戏剧社的创建人凌向东团长说,艺术是不分年龄的,只要喜欢越剧,他们就欢迎我。”廖硕芳说,正是凌团长的这句话,让她融入了爱越戏剧社这个团体。2010年,凌团长由于工作需要,不再继续担任团长职务,在社团成员的推选下,廖硕芳成为了爱越戏剧社的团长。

据了解,爱越戏剧社是一个民间团体,现有成员30余人,其中有医生、公务员、企业中层干部等,年龄从30多岁到70多岁不等,成员们都是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探讨、排练越剧。爱越戏剧社的副团长任潇称:“以前戏剧社没有场地练习,我们就在公园里、路边上练习;没有购买化妆、服装、道具的费用,我们就自己凑钱买;没有专业老师教导,我们就跟着电视电影里学唱,对嘴型、学扮相。”2014年,成员们花费半年时间排演了越剧大戏《梁山伯与祝英台》,去年又排演了《盘妻索妻》等脍炙人口的经典越剧和折子戏。

如今,在株洲市文体广新局、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株洲市群艺馆以及石峰区文体广新局等多个部门的大力扶持下,爱越戏剧社也有了练习场地和展示平台。在我市的周周乐、周末剧场、元宵节晚会、百团大汇演、戏迷过把瘾等活动中,爱越戏剧社共为群众免费带来了多场越剧演出。在业余时间,他们还送戏到社区、养老院,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近年来,爱越戏剧社被多次评为我市的优秀文艺团体、株洲市四星级群众文艺表演团队、最佳团队等多个荣誉。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段志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