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一位株洲老干部的“西藏往事”

他曾怀揣手榴弹进藏,参与昌都平叛 在藏工作多年,感叹“西藏人民讲义气,重感情,特别质朴”

9

宣传队队员在西藏的合影 记者 谢慧 翻拍

10

3月29日,曹小中老人拿着自己写的书  记者 谢慧 摄

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7周年纪念日。81岁的曹小中老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面播放着西藏人民在布达拉宫前庆祝的场景。他的身后,是46年前他与战友在布达拉宫的合影。

1959年,24岁的曹小中随部队一起,从北京出发,到达西藏昌都地区,参与昌都平叛。当时,他担任部队机要员,从事部队电报翻译、发送工作。

之后,曹小平从缜密的电报译员,到事无巨细的革命工作调解员,再到与文艺工作者打交道,在西藏度过了21年时光。

由于工作出色,他赴北京学习,期间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50多年过去了,回首过往岁月,他把在西藏度过的时光写成一本书——《魂系西藏》。

进藏时怀抱一把枪兜里揣着4个手榴弹

曹小中是湖南沅江人,1951年夏天,中央代表团来到他就读的湖南人民革命大学招生,他成功入选,前往北京学习,随后被分配到公安司令部机要处。

1959年初春,以达赖为首的西藏反动上层集团发动叛乱,党中央做出进军西藏的决策。进藏官兵中,翻译密码电报、无线电的机要人员紧缺。本已被调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机要处的曹小中自告奋勇,与战友踏上去西藏的路途。

曹小中所在的进藏部队作为先遣部队,从北京乘火车到汉口下车,再坐船到重庆,进入四川雅安地区后,部队开始徒步行军,每人负重都在五六十公斤以上,第一关就是要翻越海拔3600米的二郎山。这里天气无常,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大雪封山。当时,叛军占领山头,每个路口都有叛军的大型车队。曹小中听说,此前,许多战友在这条路上遭遇叛军伏击而牺牲。

没有实战经验的曹小中有点胆怯。他还记得,自己当时与其他城市兵一起坐在进藏车队的第一辆车中,每人怀中揣着一把老式步枪,兜里揣着4个手榴弹。从雅安到昌都,他们一路见到许多被叛军炸毁的桥。他们就这样走了17天。

部队到达西藏昌都后,遭到叛军阻止。昌都位于澜沧江源头,也是进军西藏必经的战略要地。因此,拿下昌都事关重大。

夜晚在帐篷点蜡烛工作室外气温低至-20℃

曹小中回忆,1959年,他作为机要兵,被分派到一个营做译电员,参与昌都平叛。

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工作环境,用曹小中的话说,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很多时候,帐篷外是呼呼大风,曹小中与战友用嘴叼着手电筒,或者把手电挂在脖子上,以装密码的皮包为桌,坐在地上工作。时间长了,腿会麻,脖子也酸了,他们就趴在地上。“机要室的灯光到深夜都不会灭,有时候大家甚至通宵达旦工作。”

1959年11月,组织给了曹小中一个单独执行的任务:随一五七团一个营的指挥所参加一号地区的平叛斗争。出发当天黎明时分,一行人爬上海拔5000多米的瓦合大雪山,直到第二天凌晨才下山。当时,室外气温已低至-20℃,他扫开一块积雪,在潮湿的地上铺上雨布和羊毛毡垫,支起帐篷,点燃蜡烛后开始工作。早上醒来,帐篷倒了,外面是漫天大雪,而他,就在雪地里睡了一夜。

当天,部队奉命直奔横跨在怒江上的嘉玉桥,消灭在那里集结的叛匪。随后,曹小中被调回昌都。之后的几年,他与战友一起搜剿散匪,期间受到了许多藏族牧民的帮助。

前往北京学习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接见

昌都平叛结束后,曹小中从机要处调到西藏军区司令部任政治干事,一直工作到1962年。1966年,“文革”爆发,他被调到西藏自治区党委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办公室。

1969年,他与两名同事前往北京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期间,他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接见,也第二次见到了周恩来总理。“毛主席和蔼可亲,和我们挥手致意,周总理也平易近人,因为他也是机要人员出身,我们还说过几句话。”

从北京学习回来后,曹小中在藏区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任副队长,负责思想宣传工作。1974年,他被分派到西藏军区文化工作站任站长,分管电台、报社、电影、文化教育工作。此后6年,曹小中接触了许多藏区文艺工作者,如因唱《北京的金山上》走红的才旦卓玛。他也接触到了更多藏民,由于不会藏语,他用手比划与他们交流,“西藏人民讲义气,重感情,特别质朴。”

关注西藏现在的发展

将藏区工作经历写进书中

1980年,曹小中转业回到湖南,被分配到株洲洗煤厂工作。

虽然离开了西藏,但他与在西藏的一些战友一直有联系,时常会进行聚会,也会有书信、电话来往,回忆在西藏的岁月。这两年,他把自己在西藏的经历及一些书信、老照片撰写、整理成一本书,取名《魂系西藏》,全书近20万字。

“我现在很关注西藏的发展,看到藏区人民生活好了,心里也会跟着高兴,我对西藏有特殊的情感。”曹小中在《魂系西藏》中的“自序”中是这么形容自己对西藏的感情的:我曾想过,百年之后,要把老骨头埋在西藏。但现在看来,难以实现,但即便“葬身潇湘”,我也要“魂系西藏”。

(株洲晚报记者 王娜 实习生 李翠雅/文 记者 谢慧/图)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