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陪护工罗丽红:习惯就好

清理呕吐物、接屎端尿、洗脸擦身、喂水喂饭,所有本该最亲近的人做的事,都是她做了……

2

3

1

5

4

6

8

7

株洲日报记者 罗小玲/文  谭浩瀚/

再次去找陪护工罗丽红的时候,正是株洲久雨初晴,她在病房里忙碌,我在走廊跟心内科的护士长尤苗聊天,尤护士长问我,今天外面天气很好吧,我说是啊,她回答,早晨到医院太早了,没看到太阳出来,等下班回去时,天又晚了,也看不到。我看了看罗丽红,想来她和其他陪护工也跟医生、护士一样,把医院当成了自己的家,晨钟暮鼓,在医院这方小天地转悠。

母亲带路,走上陪护工这一行

62岁的王满珍是罗丽红的母亲,已是中心医院的老陪护工了。据她介绍,她最早是做保姆的,那家的老爷子生病后,她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一年多的时间,医院里医生、护士都认识了她;而老爷子出院后,她就没有再回去做保姆,而是做起了陪护工,也就是他们嘴里说的“陪人”,这一陪,就是12年。从最初的20元一天,到现在150元一天。王满珍个头小小的,体重只有80多斤,但我亲眼见她给高自己一个头、体型大一倍的人轻巧翻身。

王满珍告诉我,她喜欢做陪护工,以前给人当保姆,主人家诸多挑剔,自己得忍气吞声,还不如在医院陪护病人;病人就算脾气再不好,毕竟有身体原因,她都能忍,反正陪护时间只有那么长,不像做保姆,有看不到头的感觉。

因为自己做陪护工还行,王满珍陆续带动了不少人来医院,按她的说法,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个亲戚朋友一起在医院里面做。女儿罗丽红是6年前来的,当时她在茶楼做服务员,后来家里欠了债,王满珍便劝她过来。从内心里来说,一开始罗丽红是对陪护工这个职业有些抵制的,所以当时是白天茶楼,晚上医院两头做,但后来情势所逼,也因为陪护工确实挣得多些,便索性丢了茶楼的工作。

6年过去了,现在家里不欠债了,日子也走上正轨。我留意过罗丽红,虽然终日在医院里,她的衣着打扮却干净利索,即使是才忙了一圈满头大汗的,停下来,就会把自己的头发捋一捋,衣服抻一把。

忍一忍,习惯就好

我和罗丽红在聊天的时候,对于我提到的问题,她给的答案都很简单。我的问题包括,碰到挑剔的病人、脾气不好的病人怎么办?或者家属因为给了钱,对她呼三喝四的怎么办?有时因为病人病情严重,连续数天不能沾床怎么办?我能预设到的难题,而她回答的都是习惯就好。24小时守在医院里,时间最长的一个病人罗丽红陪护了8个月,清理呕吐物、接屎端尿、洗脸擦身、喂水喂饭,所有本该最亲近的人做的事,都是如罗丽红一样的陪护工们做了。

她的母亲告诉我,确实碰过难侍弄的病人,因为手术后心情不好,诸多不满意,她们怕影响病人病情,便换着人来照顾,“总有一个陪护工会让病人满意的。”我却想着罗丽红被病人挑剔后,背后无言的泪水,都是女人,受了委屈不流泪的没几个吧。

“我照顾过一个一米七多的大男人,因为是骨折,我每天要把他从床上背下来,再背到轮椅上,然后送去治疗,有好几个月吧。”她抡起胳膊给我看,“别看我瘦,我很有劲的。”和她母亲相比,罗丽红也就是显得结实一些,整体上还是偏瘦的。“我们做久了,其实是有技巧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累。”她说的时候,我想起前几年自己开刀住院,老公一个人照顾我几天,累到脱相的样子,还是觉得这个工作应该是累的,不过是她说的“习惯就好”

我注意到病床边有张椅子,那是罗丽红睡觉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其他病人晚上回去休息,可以在他们的床上眯着,但只要我陪护的病人有点声响,就要马上起来。”尤其是刚做了手术的病人,她们几个小时都不敢挪窝,连续几天只打打盹是家常便饭。“病人快出院的时候,我们就轻松些了,他们可以睡得安稳了,我们也能跟着睡个囫囵睡。”这是我们交谈中罗丽红最愉快的一句话。

陪护是病人的需要

为了方便陪护病人,罗丽红在医院对面租了个房,但她没时间回去,老公女儿都住在出租房,大多数时候,是他们到医院里来看看她。她真正的家在雷打石,那幢红墙黑瓦的房子,已是久不见主人回来了。罗丽红的母亲说自己12年来,每年都难得回去一两次,与罗丽红的父亲算是两地分居,幸好女儿跟她在一起工作。

做得久,来找她们的大多数是熟人,现在罗丽红陪护的病人,就是前年来住过院的病人。在医院久了,一些医学术语、名词什么的,罗丽红也能如数家珍,她说,给神经外科的病人做陪护是最辛苦的,保守治疗的病人相对轻松些,但她们没有选择的权力,病人家属来找她们,她们就会答应。

罗丽红认识的陪护工有一百多个人,以女陪护工为主。来做陪护工的,大多如她刚来时一样,经济上有困难。陪护工虽然辛苦,但收入不算太低。做陪护工是经济所迫,而病人对陪护工则是需求,我问过罗丽红现在陪护的病人,她说家里孩子要上学,老公工作忙,自己父母年纪也大了,她是腰椎滑脱,在医院一躺就是一个月,“只能找陪护工,要不,家里人吃不消啊。”大多数找陪护工的病人家属都表示,不是不愿意照顾自己的家人,而是上有老、下有小,又要上班,实在没有精力在医院长期陪护。

株洲市中心医院护理部的刘丽萍主任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目前陪护工行业缺乏统一的规范与培训,医院的陪护工大多是病人或家属自己聘请,也有一部分是物业公司安排,虽然医院不直接管理他们,但他们24小时都在医院,对于医院来说他们是一群很容易引起医患纠纷,关系到医院诊疗程序能否正常开展的群体。她呼吁:陪护工是一个关系到百姓生活的职业人群,希望政府有相应的扶持方法。

“这种行业状态还属于一种原生态,陪护工没有从业门槛,也没有经过技术培训,存在很多的隐患。” 护理是极其脏累的一项工作,医院人手严重不够,所以才会滋生陪护工这个群体,但陪护工是自由群体,不属于医院管理,也未经过培训,给医院管理带来一定的难度。比如,安全问题。陪护工大多没有经过体检就上岗,容易对病患造成二次伤害。比如,追责问题。由于没有挂靠专业机构,陪护工一旦在护理上出现问题,患者无法追责。还有价格问题。过年期间,一天的陪护工资高达450元,但拿了费用后,又出现陪护工临时决定回家过年,不管病人的情况。再有操作问题。陪护工由于缺乏专业系统的培训,从业人员素质和服务水准较低,无行规、行标,专业素质得不到保障,操作也不规范。

就医院方而言,他们了解病人的需求,也知道随着经济发展,这种需求会日益扩大。但他们希望能像其他城市一样,由政策或机制来管理,让医院更安全、更安静。

记者手记

陪护工是一种需要,也让医院困惑

作为护士的补充角色,目前,住院病人对陪护工的需求日益增加。然而,由于资源不足,不可避免地,也引发了一些纠纷。曾经,在北京某医院还发生了陪护工因争抢病人与他人冲突,刺伤民警的恶性事件。

出现这一情况,主要原因是目前的医政管理没有将基本的护理工作视为医疗工作的组成部分,陪护工始终徘徊在医疗管理的体制外。

所谓“三分治疗、七分护理”,疾病康复,良好的护理管理不可或缺。19世纪50年代克里米亚战争期间,英国的战地伤员死亡率高达42%的,后南丁格尔率领38名护士抵达前线,加强了对伤员的护理管理,仅仅半年左右的时间,战地伤员的死亡率就下降到2%。

然而,在我们的医疗管理中,护理始终扮演着尴尬角色,以至于在很多医院的管理中,护士几乎是一种负担,他们劳动之后获得的护理费,在医院的收入中几乎忽略不计,在这种情况下,护士的数量能减就减,护理工作日益缺失,制度外的陪护工由此应运而生。

在内心里,我很同情陪护工们。因为他们承担了护理工作中最苦最累的工作,没有他们,很多病人将失去依靠。但由于这些陪护工直接从患者手里领钱,因此,医院很难对他们进行管理,所以,不规范的事例必然就会发生。

其实在国外,对基础护理十分重视,例如在英国,护士被分为8个等级,其中最低的A、B两级,就可以理解为陪护工,他们可以不经过护校培训,直接从非专业人员中聘用,但医院必须对他们进行短期的临床培训,然后从事基础性护理工作。其收费也纳入医院的统一收费中。

或许,我们也应该逐步将陪护工的工作纳入到医院的统一管理中,作为护理工作的合理组成部分进行管理。或者,建议有关部门对护理进行重新定价,对于基础护理的部分,医保还应该予以适当的支持,以减轻患者负担,保证陪护工的合理收入。只有这样,护理服务才能到位,陪护工也就能成为名正言顺的护理人员了。

相关链接

天津市全面推广医院无陪护制度缓解患者家庭压力

天津市以三级公立医院为重点,利用3年时间全面推广无陪伴和营养包餐制。2015年,天津医院、第三中心医院、泰达心血管医院等5家医院率先启动,2016年年底在全市三级医院单体建筑或全院全面开展。医院将规定统一的住院病区探视时间,配备与医院规模相适应的医师、技师、护士和厨师等营养专业人员,统一聘用负责基础生活护理的护理员。2016年年底前实现住院病区所有护理员持证上岗。

什么是“无陪护医院”

“无陪护医院”,就是住院不需要家属或陪护工陪护,病人的生活护理都由护士承担。“无陪护医院”并不是禁止家属探视或聘请陪护工,而是把护士原本该做的、目前由家属或陪护工代做的日常护理,由护士承担起来。“无陪护”并非只是护理技术的要求,它更应是护理人文关怀的表现。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罗丽红